Petty thing (下一)






OOC, <家族遊戲>跟<白金數據>角色衍生

神樂隆平/隆 X 吉本荒野/田子雄大

可視為<aNSwer>本中收錄<something more than DNA>與lofter中短篇<Nothing>中間發生的故事

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他覺得自己就像溺水的人,努力著鼓起胸腔卻無法呼吸到空氣。

但是奇蹟一般的,每跟眼前這個青年接吻一次就像是得到了一點點氧氣,終於可以開始像平常人一樣的呼吸著。

用親吻來讓心臟跳動。

用擁抱來讓血液流通。

幾乎是連狀況都來不及說明的,吉本只是下意識的抓緊了隆,毫無章法的讓自己的唇可以緊緊貼上。

他知道被自己抓住的青年一定有些不知所措,也知道自己根本就是在利用對方對於自己的信任,但是這一刻他卻無法放手。

閉上眼睛,原本是為了防止自己的眼淚會不停的奪眶而出,卻也同時變成了障礙讓他無法看到青年的表情。

對方終究是沒有推開他,反倒是也同樣收緊了手臂,有樣學樣的開始配合著接吻的節奏,甚至還偶爾偏開一點角度才不會讓冰冷的眼鏡鏡片撞到他臉上。

在兩個人都有些喘不過氣來的時候隆稍微將他推開了一點,然後將整個臉埋到了他頸窩處,他仰著頭可以感覺到對方的唇輕輕貼在自己的動脈上。

有些迷茫的看著天花板,吉本只覺得自己的血液在動脈之下流動著,不斷擴張著血管壁。

隆,喜歡你。

他張著嘴像是被拖到岸上的魚,卻無法說出聲音來。

吉本荒野真的有辦法愛上一個人嗎?如果喜歡上一個人的話他還可以繼續這樣堅持著道路嗎?

但是身體裡面的另外一個人又似乎在掙扎著什麼,努力的想向青年伸出手求救。

求求你,請.........






"せんせい,我喜歡你。"隆軟軟的聲音從自己的肩膀處傳出,簡單的話語卻讓吉本忍不住顫抖起來。

"真是的,要講的話都被你講完了,我應該怎麼辦呀,也為老師我想一想呀。"努力的保持平時講話的語調,伸手去擦眼角的淚水卻像怎麼樣也擦不乾淨,只得紅著一雙眼看向同樣頭髮凌亂的青年。

"但是......"被這樣責怪的青年有些委屈的扁了嘴,那可憐的樣子讓吉本終於忍不住笑出了聲。"但是還是喜歡。"

"這樣啊......"

比起自己的害怕、自己的忌諱,青年的感情就只是單純的喜歡而已,吉本有些迷茫的看著眼前認真的表達自己的隆,遲遲無法作出反應。

到底應該像是吉本荒野一樣,露出微笑推開對方,想辦法無視這段感情?

還是應該......?握緊拳頭想抑制住心裡的那句話,卻不想被對方湊上來的表情跟近似請求的話語給打了亂。

"せんせい也可以喜歡我嗎....."講這話的時候隆是低垂著眉眼的,聲音並不像平時隆那樣帶著點撒嬌或是親密的意味在,反倒是有點像道歉一樣的、坦白著自己的希冀,那樣的表情再加上現在帶著的眼鏡,一瞬間吉本荒野突然想起了資料上所看到的神樂龍平。

那樣志得意滿的青年、那樣作什麼事都理性著追求真相的青年,現在卻像是跟隆的人格完全融為了一體,半斂著眼瞼向他講出這樣的願望。

吉本只覺得自己像中了蠱一般緩慢的點了點頭,然後就被對方按住了肩膀又一次的抱住。

被壓在有點冰冷的地板上接受著對方在自己脖頸與胸前的吻,他不禁弓起了身體用力喘息著,感覺心中那個人終於掙扎著爬了出來,占據了身體的主導權然後向身上的青年伸出雙臂。

求求你..........他用力咬緊下唇卻還是抑制不住,小小的聲音帶著點哭腔。

求求你讓我變回人類。








先寫到這邊, 周末補完

希望大家不介意我斷在這 ; v ;


评论(6)
热度(20)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