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The Bule Happiness

The Bule Happiness


童話走向

OOC

腦洞

跟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世界觀混亂




櫻井王子穿著米色的大衣走在森林裡有些擔心,手上的地圖被捲了又捲,另一手提著的籠子空空的。

不能在這邊退縮呦,這都是為了整個王國的人好。櫻井王子定了定心,拿出羅盤確認完方位又挑了一條小徑走,努力的說服自己。

因為年長的國王即將退位,面對自己要接掌的王位,櫻井王子不自主的擔憂著自己到底能不能勝任這個挑戰。

不管是年幼的弟妹還是已經背負這個重擔好幾年的父母,以及幾萬每天默默努力的人民,都希望能夠得到幸福呢。

這樣想著的櫻井王子在接掌王位的幾個月前突然想起了從幼年就一直聽著的睡前故事,說王國南方的森林中有著能夠帶給大家幸福的青色鴨子存在。

如果青鴨大人能夠來到王國中的話,大家一定就都會幸福了吧。櫻井王子下了決定,隔天就揹著糧食水與傳說中的地圖,和一個漂亮的小籠子跟準備要給青鴨的小斗篷就出發了。

路途上沒有人跟著,櫻井王子單純的認為這種事情並不需要勞師動眾的。

而且根據只是一個童話故事什麼的,是不是太幼稚了呢?櫻井王子有些擔憂的一次又一次的確認了路線,嘆了口氣。

但是他就是下意識的認為這個童話是真的,沒有任何根據的。

好在一路上並沒有什麼危險的路段,他所要作的只是穿過草原然後進入森林,找到傳說中的小屋跟青鴨大人就行了。

茂密的森林中不太好認路,櫻井王子撥開擋在自己面前的樹葉,正想繼續往前走一小段然後找個地方休息,卻在邁開步子的時候感覺自己的大衣下擺好像被什麼東西鉤了住。

"咦?"櫻井轉頭本來想看看是不是樹枝勾住了衣服,卻發現是一隻不算大的柴犬咬住了自己的衣角。

這個地方怎麼會有柴犬?跟動物相處有些苦手的櫻井王子小心的扯了扯衣服,卻見對方私毫沒有想鬆口的意思。

"是想吃東西了嗎?我這邊有乾糧喔。"櫻井王子這樣猜測著,從口袋中拿出了食物在柴犬面前晃了晃,卻見對方還是死咬著自己的衣服,連聞都不聞一下,甚至濕漉漉的眼神中還好像帶了點不屑。

居然有不為食物所動的狗簡直太稀奇了。櫻井王子想起以前跟王宮中那些狗相處的情形,有些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不過驚訝歸驚訝,現在他被眼前這只小狗扯住了無法脫身是事實,無奈之中他只得蹲下身,保持著衣角還被咬著的狀況。

"吶,汪ちゃん有什麼事情嗎,"櫻井王子小心的伸出手來摸摸柴犬的短毛,意外的沒有遭到抗拒。"這樣子我沒有辦法前進呀。"

"不前進的話我可能就找不到青鴨大人,找不到青鴨大人的話,也許我們王國的人就無法得到幸福了......"櫻井手指在柴犬頭頂柔軟的毛中輕輕揉著,想著這幾天擔憂的事情越講越小聲。"所以你讓我走好嗎?"

或許是安撫起了作用,原本柴犬咬緊的牙關好像鬆開了一些,卻還是咬著,只是這次扯了扯櫻井王子大衣的衣角,朝著路的另外一個方向。

"嗯?你是叫我不要往前嗎?可是地圖上是這個方向呀......"看著柴犬點了點頭又搖搖頭,然後開始扯著櫻井的衣角往後走。"等、等一等。"

要忽略柴犬小小的力氣是可以的,但是這樣一定會傷到小狗的吧,櫻井有些遲疑的想著,只好任著對方把自己往完全相反的方向走去。

反正自己也不確定是不是真的要往這個地方走,乾脆就先跟著這隻小狗走好了,櫻井王子看著眼前用輕快步伐走著的小身影,心情莫名的好了些。

小柴犬或許也是猜到了櫻井的心情,看他跟了上來就也不再扯著衣角,只是在前面帶路,偶爾在櫻井跟不上的時候停下來等一等他。

所以還真是隻特別的小狗呢。看著柴犬在水源邊停下來等他的樣子,櫻井會意的走到了柴犬旁邊,然後坐下來補充水分。

"你真聰明,跟我們家養的那些狗都不一樣。"看著柴犬也在自己身邊趴下來的樣子,櫻井伸手過去摸了摸小狗脖子附近的軟毛,然後看柴犬舒服的瞇起了眼。

"是說你認識青鴨大人嗎,我只在小時候的故事書中看過,那本書還不知道是誰給我的。"櫻井側頭回想著有些模糊的記憶,印象中好像是個男孩子借給了他,但是他之後卻一直沒有還。"要是真的可以跟故事書上一樣,給大家幸福就好了。"

"因為要做到讓大家都幸福什麼的,一直很沒有把握呀........."

就算從小就受了許多教育,也很多年之前就開始幫忙處理國事,真的降臨到自己身上來的時候卻還是忍不住擔心。櫻井王子講著講著有些垂頭喪氣的低了頭垂下肩,卻感覺到柴犬溫暖的軟軟身軀跳到了自己腿上,然後用尾巴拍了拍他的手臂。

"你是在安慰我嗎?謝謝。"偷偷吸了吸鼻子,櫻井看著小柴犬閃著光亮的褐色眼眸,忍不住笑了起來。"你真的很溫柔呢。"

小小的柴犬只是輕咬了一下櫻井修長的手指,然後將整個頭埋進了櫻井的大衣中,露出一對耳朵。





夜裡他是在柴犬帶領到的一個小山洞中休息的,撿來一些乾枯的樹枝葉子生了火,一人一犬就待在火邊取暖。

原本櫻井王子是不這麼容易放鬆的,習慣了王宮中溫暖的被子與柔軟的床,通常他也都只是淺眠休息,但是今天身邊有了一個小暖爐,櫻井抱著小柴犬就睡的特別快。

迷迷濛濛的進入夢鄉前他還是想著青鴨大人跟故事書的事情,到底是誰借給他這本書的呢?

印象中那人好像有跟小柴犬一樣的淡褐色眼睛,塞給自己故事書的時候好像有說了些什麼。

"要是大家都可以感到幸福就好了......"不自主的跟著夢境的內容,櫻井在睡眠中依舊念著這幾天一直心心念念的事情,沒有感覺到有一雙人的手摸上自己額頭,輕巧的順著自己的額髮。

"笨蛋,怎麼跟那個時候一樣都沒有變呀。"看著櫻井皺著的眉頭終於在安撫下逐漸紓解,不知道從哪裡出現的青年碎念了一句,卻還是小心的將手臂環上對方的腰間。

"愛操心的王子,安心睡吧。"





"喔喔終於到了,傳說中位於森林中央的小屋。"櫻井終於在小柴犬的指示下走到了想到的地方,興奮的歡呼著。"這樣的話應該很快就能夠找到青鴨大人了吧?"

看著在前面領頭的小柴犬搖了搖短短的尾巴,櫻井王子心裡一陣欣喜卻又有點失落,因為找到青鴨大人也就代表要跟這隻聰明的小柴犬分別了。

雖然只相處了一兩天左右,但是這只有點彆扭又好溫柔的小狗他真的好喜歡。

不知道牠願不願意跟我一起走呢?但是要是柴犬ちゃん本來就是住在這裡的那要他跟我走不是很不好嗎?可是會不會這次一分別以後就又看不到了呢?

櫻井越想越是難過,原本就有些溜的肩更加斜了,要不是小柴犬在前面發出了叫聲,他幾乎要撞上了一塊板子。

"這個是什麼呀......"摸了摸差點撞上的鼻子,櫻井王子先低頭看了一眼小柴犬,這才認真的研讀起牌子上有些難辨的古老語言。

雖然有些難懂,但是對於從小就一直修習古文學的櫻井王子仍是不成問題,但是解讀出來的內容卻讓他忍不住想慘叫出聲。

"咦?因為搬遷與支援事宜,青鴨大人要去隔壁國森林出差兩年?"櫻井王子瞪大了眼看著眼前的牌子,無法相信。"是要支援什麼呀?還有為什麼有出差!"

"柴犬ちゃ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原本帶著的希望破滅,櫻井王子忍不住攤坐了下來抱著膝看著眼前的小柴犬,欲哭無淚。"我本來以為可以成功了........."

連帶來幸福的青鴨大人都因為這種原因跟我錯過,我果然還是很難當一個好的國王吧......櫻井自暴自棄的丟下了特地帶來給青鴨的藍色小斗篷跟籠子,將臉埋進手臂中。

"汪!"原本一直不怎麼叫的小柴犬突然在這時候大叫了起來,櫻井有些訝異的抬起頭來才發現小柴犬銜起了被自己丟在地上、有些沾上泥汙的小斗篷在他面前坐了下來。

"這是......"看著柴犬不斷搖擺著的尾巴跟盯著他看的眼神,櫻井王子好像有些懂了牠的用意。"是要我幫你系上?"

小柴犬只是點了點頭,然後仰起了脖子。

有些不明白的從小柴犬口中接過了斗篷,櫻井用著有些顫抖的手指幫一動也不動的小柴犬綁上了有些歪歪的蝴蝶結,然後收到了一個有點鄙視的眼神跟舔上臉頰的軟軟觸感。

小心的抱起柴犬的小身軀,感覺溫暖的身體窩在自己肩上跟懷中的時候,櫻井王子開始覺得其實沒有找到傳說中的青鴨也沒有關係。

也許帶著青色斗篷的小狗也會有一樣的功效吧?用鼻尖蹭了蹭柴犬脖子間的軟毛,想起了以前那個塞給自己故事書的男孩子也有一樣軟軟的頭髮,走之前突然給了自己一個擁抱。

那個時候到底講了什麼呢?走在回去的路上,櫻井王子想不太起來,只記得當時得到了跟現在這隻小柴犬相處時一樣的溫暖與幸福感。

還是回去問問父母吧,說不定會有印象呢。看著跳下地然後在自己腳邊走著的柴犬,櫻井忍不住放鬆的笑了起來。

雖然故事有些不同,但是真的會得到幸福呢,柴犬ちゃん。






<tbc/end?>



是說我標起cp都覺得不好意思(?了



评论(14)
热度(40)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