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しょうかっこ , 4

OOC

片段

小故事

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櫻井翔所任職的公司終於經過了兩個多月的忙碌期恢復成了普通的日子。

就在所有同事開完最後一次發表會之後興高采烈的約著去喝酒時,櫻井心裡也不知道為什麼雀躍了起來。

抱著公事包,在比平常多人的電車上想著,雖然是周二,老闆應該不會計較他把消夜改成晚餐吧?

但是今天又會有什麼樣的特別菜色呢?想起每次年輕老闆都裝著一臉不情願的樣子給他偷偷加菜,櫻井就覺得自己手上那碗比什麼都好吃。

除了偶爾放假回家以外,一個人的生活已經很久沒有這樣感受到來自另外一個人的關心了,雖然說只是在這樣極為細小的地方。

他喜歡這攤子、喜歡販賣的食物、喜歡有點褪色的布簾所圍出的空間、喜歡有點掉漆的木牌菜單、也喜歡裡面時不時閃爍一下的昏黃燈泡。

最後這些東西湊在一起,就形成了坐在他身邊的、有些瘦小的身影,拿著茶杯一口一口的喝著,默默的等著他吃完後將一點湯汁都不剩的碗還回去。

這個時候那個人就會露出一點點笑意,像是不小心從布簾細縫洩出來的燈光,又像是耳邊突然變大的心跳聲。

想到這裡櫻井忍不住有些臉紅,還是依照著平常的習慣一路往熟悉的攤販位置小跑,突然很想見到那個人,想看到今天他為自己準備的特別菜色。

小小的攤販依然在那邊,因為時間比較早的關係可以看到已經有兩三個人背對著坐在攤販前了,但是這並不阻礙櫻井的腳步。

直到走到小攤子前的時候,他才因為一句話而停了下來。

"Nino!今天也要特製的麻婆豆腐魚丸喔!"

"笨蛋,不要老叫我做這種東西。"

"可是Nino每次都還是準備了嘛。"有點沙啞的聲音嘿嘿笑著,櫻井幾乎可以想像攤子上的年輕老闆是怎麼樣以厭煩的表情將東西盛到碗裡。

因為那個表情跟動作,他是再熟悉也不過了呀。不自主的退了半步,櫻井的腳步突然有些踟躕。

布簾遮去了兩個客人的大半身影,但是推斷應該也是20到30歲左右的男性,間斷傳來的對話與笑聲讓櫻井覺得這兩人跟老闆一定是認識了很久很久的朋友。

他突然覺得自己沒有那麼餓了,就像他突然發現其實他一點都不了解那個在深夜守著小攤販的老闆。

忍不住咬緊了下唇,趁著那兩個客人還沒有吃完起身的之前,他快步離開了那條巷子,走過幾條街到家門口才想起其實自己已經很久沒有往冷凍庫塞微波食品了。

縮起裹在大衣中的身體,櫻井轉頭往超商走去,路上用力吸了吸鼻子。

明明就已經快三月了,怎麼還這麼冷呢。


"Nino,你今天怎麼準備了那個。"時尚的圍著圍巾風衣的客人挑起濃眉,指向鍋子旁邊某個角落放著的、不起眼的小包裝。

"那不是蕎麥麵嘛?"瘦高的客人用著像是發現未知生物一樣的語氣,興奮的拿了起來。"吶這是給你說的那個溜肩上班族吃的對不對!"

"才不是呢笨蛋さん,還回來。"貓背的年輕老闆一個手刀往瘦高的客人頭上招呼,然後另一手就奪回了包裝好的麵條,小心的放在了爐子下的空間。

"你對他真好。"看著年輕老闆的動作,另一個客人只是撐著頭擺出了比雜誌上模特還閃閃發光的姿勢。

"上次在他皮夾中看到有蕎麥麵店的傳單,我可不能讓客人跑掉。"被稱為Nino的年輕老闆轉過頭去,但是隱約在遮住耳朵的髮間可以看到一點點的紅。

"所以我們今天還是得早走了?"

" 對了因為今天是周二嘛......."揉著剛才被老闆打的地方,瘦高的客人擺了一臉可憐兮兮的表情。"吶我們真的不能夠留下來偷看他一眼嗎?"

"不准。"

"嗚哇Nino好小氣。"

"那你就把上次欠的餐費跟利息都付完了再走。"

"......小潤我們走吧不要妨礙Nino營業!"

二宮看著自家竹馬一手抓起還擺著pose的松本,連最後一口湯都沒來的及喝完就丟了零錢逃走,撇下了嘴角就開始拿起抹布收拾桌面。

看了一眼時鐘,距離末班車到站還有一個半小時。

想起那人每次掀開布簾時有些驚喜的可愛表情,他就忍不住自己上揚的嘴角。

今天,會喜歡他特別準備的菜單嗎?

將需要的食材預留起來,二宮拿起了遊戲機縮在以往的位子上等待著。








================================

讓模特組出來打醬油(

再一篇吃貨系列就要結束啦!

周末要更Listening或To the End完全取決於我想不想要肉(X

评论(10)
热度(39)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