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To the End <3>

OOC

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閱讀順序:


One and Half(上)

http://serotonergic.lofter.com/post/380322_111afa5

One and Half(下)

http://serotonergic.lofter.com/post/380322_111af88


[歌曲點文活動No 002] To the End  <1>

http://serotonergic.lofter.com/post/380322_111a8d0


To the End <2>

http://mondsuchtig.lofter.com/post/2004d8_12b2c16





<3>






好きですよ

擰開水龍頭,二宮和也站在鏡子前面,看著裡面的倒影。

す─き─で─す─よ──

一字一字的拉長發音,無聲的念著。

鏡子裡面面色有些蒼白的人張嘴,拉開嘴型最後再閉上。

就這麼簡單的一句話而已,有什麼特別的。

只要他想,隨時隨地什麼對象,都可以講出來。

但是那天晚上,一向堤防他的櫻井翔卻就是因為這句話,而停下了趕去大野智身邊的腳步。

他想起那天他看著櫻井翔在昏暗燈光下裸露的身體,背對著他就要離開。

就算是他伸出手摟住了他,讓自己胸腔內跳的快速的位置貼上櫻井的,對方依舊沒有想要留下的樣子。

他突然覺得從來沒有這麼不甘心過。

不要伸手去扳開我的手,不要背對我離開,不要這時候眼裡還看著其他人。

不要去破壞我的計畫。

於是他像是脫口而出一樣,講出了這句話。

櫻井翔的動作停了下來,手上的顫抖二宮和也看得清清楚楚。

所以他又講了一次,這一次櫻井轉過頭睜著大大的眼睛,眼神裡太多不明不白的東西讓他突然覺得心痛,於是探頭就湊過去吻他。

先是細碎的吻落在嘴角,接下來就轉成黏膩的缱绻親密,一手將不再反抗的櫻井翔拉回床上。

親吻著那人紅腫的唇時,他挺了挺腰讓下身緊密的接合,深深的埋進對方的身體。

櫻井的內部一如往常的炙熱緊緻,之前幾次留下的體液很好的充作了潤滑,也因為這樣他幾乎是一進入就忍不住動作了起來。

床頭小小的一盞燈剛好照亮了櫻井半瞇的眼,眼角有些濕潤是因為快感而分泌出的生理性淚水,平常禁慾正經的臉在這時候反而透出了點可憐的感覺,讓二宮和也聯想到以前打聽到的、櫻井翔的小名。

吶,瑟瑟發抖的斑比,今天晚上我是不可能讓你離開我的。二宮和也吻上櫻井胸口心臟的位置,思考著這時候大野智的下場,就忍不住笑了起來。

那時候櫻井只是緊緊的抓住了他的肩頭,那塊地方到現在還可以看到指甲痕。

但是隔天他卻被告知了狙殺失敗的消息,然後看著那修長乾淨的手指緊緊捏住大野智身上的毛毯。

伸手將水潑上鏡子,二宮和也看著蒼白的影子被水弄得模糊,滴落的水滴讓他想起了那天趴在大野智肩頭的身影。

す─き─

他張口想再說一次,卻發現鏡子裡的人繃著臉看他,瞪著對充滿血絲的眼睛。

"Nino,好了沒,我們要出發了喔。"有些沙啞的聲音從門外傳來,然後門板被重重的拍了幾下。"你該不會在拉肚子吧?"

"少廢話了,你先上車,我馬上到。"轉頭往門口喊了一句,隨即聽到那人好像念了些什麼,但是被水聲跟門板阻隔住,聽不清楚,只能大概猜到門外的人腳步聲慢慢遠去。

二宮和也關起水,又看了一眼被水滴弄得再也無法照清楚的鏡子,轉身走出廁所。

什麼喜歡呀,果然還是最討厭了。






大阪那群人失敗了。二宮和也坐在車上聽著部下的報告,心不在焉的單手玩著手機上的黑白棋。

一點都不意外,當初就跟他們講過狙擊的機會只有一次,深根在港區的大野家並不是甚麼好惹的腳色,一次失敗就得迎接公然宣戰帶來的無數報復。

對於不熟悉東京地區的大阪勢力來說,馬上就被攻打的潰不成軍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所以當初他也只跟他們訂下契約,軍火地點計畫由相葉這邊提供,並且調查好大野智一人單獨出沒的時機,剩下的自行負責。

而二宮和也的任務,就是留下櫻井翔。

不管是死是活,只要他能留下櫻井,大野智就像是少了一隻臂膀,整個任務的難易度也下降許多。

但是他們沒想到的就是休息了五年的大野身手完全沒有退步,甚至可以算是毫髮無傷的全身而退。

五年,整整五年。這段時間內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那個看起來精明能幹的櫻井翔所吸引走,卻完全忘記了一開始這片地盤就是由大野智一個人搶下來的。

二宮和也看過一次,那時候他跟相葉雅紀都還只是躲在旁邊的小手下,卻剛好在一次火拼中碰上了當時還染著金髮的瘦小身影。

那個時候櫻井翔已經在他身邊,眼裡閃閃發光只裝的下眼前的人,打贏之後走過他跟相葉雅紀躲藏的角落,連看都不看他們一眼。

就是那一刻,二宮和也心裡第一次浮出了不甘心的念頭。

"Nino,你還好吧,要到了喔。"耳邊突然響起了相葉的聲音,二宮和也抬頭一看才發現車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下來,相葉正從打開的車窗探頭進來叫他。

"精神不好的話,可以......."

"不用,何況我不在,誰知道你這笨蛋興致一高起來又答應了什麼奇怪的條件。"二宮和也收好手機,打開車門走了下來。"走吧。"






今天的談判是在相葉選定的中華餐館,二宮和也走入房間的時候看到了兩個身影。

"Oちゃん、松潤,你們好早到。"走在他身後的相葉雅紀依舊維持著high tension的向兩人打招呼,聲調震的他頭有些痛。

比起相葉的好心情,松本潤只是僵硬的點了點頭,寸步不離的站在大野智身邊,而大野則是扯出了軟軟的笑容,向他們倆人點了點頭。

櫻井翔沒來。

他一點都不意外,消息早就傳到了他耳裡,櫻井翔那天回去之後發燒了好幾天。

這也是當然的,那天他並沒有幫他做清理,櫻井翔又衣衫不整的在外面奔波了大半天,如果這樣還不生病倒真的是超人了。

這對他們有利,比起做什麼事情都準備周到的櫻井翔,用幾句話就輕易的炸毛的松本潤更容易讓他們佔到些便宜。

"對了,翔ちゃん沒事吧?"攤開港區地圖的時候相葉雅紀問著,又馬上向是想起什麼似的轉過身拿起菜單。"對了我想先點個春捲跟麻婆豆腐!"

"那我要豆沙包。"大野探過頭來看了眼菜單,然後又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翔くん身體不太舒服,所以我放了他幾周假呢。"

"咦──"相葉雅紀從菜單中抬起頭來,露出有些失望的表情。"不過也好啦翔ちゃん一直這麼緊繃,也該休息一下。"

"嗯不過還好小潤也很能幹喔,都幫我把討厭的東西除掉了。"大野說著轉頭往旁邊的人看了看,松本只是有些彆扭的轉過頭。"所以也沒有忙不過來啦。"

"真好,我也想放假呢,哪像Nino每天只會催我做事。"相葉不滿的抱怨,隨即後腦杓馬上被二宮賞了一掌。"好痛!"

"再這樣下去我就讓你永遠放假。"二宮和也不耐煩的敲了敲桌面,無視旁邊相葉的哀號聲。"講正經事吧。"

"我知道這次你們受到大阪那邊的勢力影響,很多區域都出了問題,也有一些餘黨跑到了我們這邊來。"

"是呢,所以希望Nino能交出這些人。"大野依舊笑著,甚至像是累了一樣,整個人趴到了桌子上。

"但是畢竟人家也是尋求我們這邊的庇護,如果輕易出賣的話我們的名聲可是會變差的。"

"所以呢?"

"所以......"二宮和也瞇起眼,抿著嘴掩藏住笑意。"那就要看你們拿什麼條件來換了。"







"松本潤!"二宮和也在走廊上一把抓住想離開的包廂的男人,對方回頭過來時刻意裝的無辜眼神讓他氣握緊了拳。

"這不是二宮さん嗎?找我有什麼事?"

"......"二宮和也關上了包廂的們遮掩住裡面兩個吃的正歡的天然boss們,惡狠狠的瞪著眼前的人,半晌才擠出一句話。"......他在哪裡?"

"你說的是誰,剛才房間裡就只有我們四人。"

"是他告訴你如何談條件的,是吧?"二宮和也咬牙切齒的扯住松本的領口,難得的失態讓旁邊待命著的部下有些吃驚。

但是他現在沒有餘裕去管這件事。

因為剛才整體的談判當中他跟相葉雅紀都沒有佔到便宜,就像是對方早就想好可能的情況一樣,他提出一個條件松本就能提出另外一個他不得不答應的條件,緊緊黏著像是早就知道他的下一步。

他知道這只有櫻井翔才做得到,松本潤根本不可能這麼靈活的與他應對。

只有櫻井翔,才知道二宮和也在想些什麼。

但是他為什麼不來直接跟他見面?

為什麼又一次的將他視而不見?

為什麼又像當年一樣,僅僅只是走過卻連一眼都不願意給他?

他明明就已經足以站在他面前,變成阻礙他前進的路障不是嗎?

"他為什麼不來?"二宮和也單手抓住松本,另一手已經摸進了口袋裡小巧的冰冷槍身,卻沒想到松本只是聳了聳肩,然後從口袋中掏出了有點熟悉的小紙條。

那種折法跟紙質,二宮和也看過了很多次。

"雖然是大野家的地盤,不過你應該可以自己去吧。"扯開二宮抓在自己領口的手,將紙條塞進對方手心。"所以別來煩我了。"

二宮和也有些愣愣地打開紙條,上面有一行地址,筆跡是他所熟悉的那個。

死都忘不了。







二宮和也來到的是一個略嫌豪華的日式宅邸。

走過圍牆旁邊的時候可以看到從庭院中延伸出來的樹枝,上面開滿了粉色的櫻花。

他突然想起之前他跟相葉還沒有建立起這麼強大勢力的時候,聽到黑道白道上流傳的說法。

說是大野家有一棵超過百年的櫻花樹,守護著才讓大野家能在港區屹立不搖。

就像大野智有櫻井翔在旁邊幫忙,所以才能毫無後顧之憂的站穩腳步。

"所以說獨佔這麼漂亮的櫻花,真是過分呀。"跟著帶路的老管家一路走到裡面的房間的時候,二宮和也終於忍不住對穿著褐色浴衣、坐在迴廊的那人這樣說。

而那人僅只是咬著團子轉過頭來看向他,眨了眨眼。

"你來啦。"





=================================

過度章


嗯最近心情很灰暗呢, 

怎麼說呢 , 這件事跟本文無關, 只是覺得有些事情不太高興

偶爾也會有一天想當壞人

一天就好, 一天就可以, 明天起來我還是會當個好人

所以隨便說出口的喜歡, 就不用了吧?




但是最後我還是沒有勇氣講出這樣的話呀 ; v ; 

對了有跟我私信要密碼的朋友們, 有時候lofter好像會顯示不出有新私信or新回覆

如果兩天沒收到回覆的話, 就麻煩再用力戳一次喔, 密碼是只要你跟我要一定會給的! >w<



 

评论(17)
热度(32)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