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しょうかっこ , 5 <end>

OOC

片段

小故事

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櫻井さん,辛苦了。”

"啊,辛苦了......."

"要跟我們一起去喝一杯嗎,就在附近的攤子而已。"

"不......不用了,你們去就好。"再三跟熱情邀約的同事婉拒,櫻井一邊收著包包一邊苦笑著擺手。

"咦,那家燒肉很好吃的,真的不去嗎?"

原來是燒肉呀.......內心偷偷鬆了一口氣之後還是打起精神搖頭拒絕,拿起了鼓滿的公事包準備離開。

雖然被笑著說是不是最近有了女朋友,所以才不跟他們一起去聚餐,櫻井翔還是說著抱歉抱歉衝進了電梯,然後快步走出公司。

搭上電車的時候櫻井才想起其實自己已經有大概快兩周沒有去那家小攤販報到了。

其實就只是吃飯而已,根本不用那麼在意的。櫻井翔心裡雖然這樣告誡著自己,但是每次在深夜下班經過那家小攤販的時候,總是在幾秒的停頓後加快腳步離開那條巷子。

也許是因為這陣子下班時間都沒有很晚的關係,小攤販上一般都坐滿了人,再加上布簾的遮掩,他根本看不到那個總是貓著背的年輕老闆。

但是等到真的回到家,有些茫然的從冰箱中成堆的冷凍食品中抽出一包來,放進微波爐的時候,那種委屈的感覺就跟著讀秒一起慢慢的湧上胸口。

他自己知道其實小攤販的老闆根本一點錯都沒有、但是還是委屈的抱著膝蓋蹲在了地上,將臉埋入手臂裡面直到微波爐的嗶嗶聲響起。

好寂寞。咬著有點沒有被熱透的義大利麵條,櫻井翔把整個餐廳的日光燈都打了開,卻還是沒有辦法模擬出小攤販上掛著的小燈泡那樣光亮的感覺。





就算內心覺得寂寞,日子還是要過下去,冰箱裡面的冷凍食品也一樣一包一包的減少,然後又被他補充上去。

公司的主管看他有些消瘦的樣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說櫻井くん今天帶你去吃頓好的,前陣子的案子表現不錯。

他笑著答應了,牽動嘴角的肌肉感覺耗盡了他全身的力氣。

酒會上是千篇一律的敬酒、喝酒、裝著黃橙酒液的玻璃杯碰撞交錯之間他卻只想起那個年輕老闆在他燙傷舌頭的時候推給他的一杯冰水。

整頓晚餐他沒吃下多少東西,假裝醉了去上個廁所就偷偷跑走,終於勉強搭上午夜的最後一般電車。

坐在電車上他突然覺得自己像個喝醉酒的大叔,靠在冰冷的扶手上忍受著胃酸在自己胃裡翻攪。

腳終於著地的時候,又是整個巷子都燈火黯淡的時間,剩下的只有路燈一路照過去回家的路。

櫻井突然想起了第一次他走到小攤販前的那天。

路上已經沒有任何店舖開著,他抱著有些重的公事包裹著大衣忍著胃裡的不適感走著,卻突然發現原來對面街上還有一個小小的攤子,白色的蒸氣從攤子後方往上瀰漫,昏黃的燈光從布簾的縫隙間透出來。

他咬了咬下唇站在原地,看著午夜依舊亮著燈光的關東煮攤子。

其實說不定他只是這攤子眾多客人裡面的一個,等到日子過久了久到老闆忘記有他這個客人,他就可以假裝第一次踏進這家攤販,然後坐下來問老闆你們的招牌是什麼,忘記那些完全不會出現在菜單上的特別加菜。

但是現在應該還不是時候,櫻井翔抓緊了大衣正想往家裡走,卻沒想到被誰從背後抓住了大衣下襬。

"喂,想去哪裡呢。"

櫻井回頭看到了圍著圍裙綁著毛巾的年輕老闆抓住他,等他回頭之後才放開手,叉腰皺眉看著他,上下掃視著他有些狼狽的樣子像是在想些什麼。

".........你,你好、晚上好。"突然被對方攔住的櫻井有些驚慌,想了想開口還是決定跟對方打個招呼,卻在那瞬間被對方扯住手臂然後往攤子上走。"請問怎麼了嗎?"

緊抓著他手的年輕老闆沒講什麼,只是將櫻井扯到了攤子上然後用力將他按在座位上,隨之綁好頭上的毛巾,氣勢洶洶的問了他一句。

"吃過飯了沒?"

"...還、還沒。"下意識的就回答了出來,過了幾秒櫻井才發現自己其實已經被主管們扯去喝了一輪,身上淡淡的酒味想必對方也聞的到。

但是胃裡面還是空的,所以這樣回答應該不算不對吧?櫻井翔看著年輕老闆繃著臉掀開鍋蓋開始從裡面撈出東西,一樣一樣往碗裡堆。

"那個......"櫻井眼見碗裡越堆越高,想出聲阻止卻被老闆瞪了一眼,只得乖乖閉嘴縮回去位置上。

最後整個大碗堆到像一座小山那樣老闆才停下手,小心的捧起來之後重重的放在櫻井面前,料的高度高到櫻井幾乎要看不見老闆的臉了。

"請問這是......"櫻井抬頭想問,卻沒想到老闆已經貓著背扯下毛巾坐到了他身邊,這次拿著的一杯像是清酒。

"快吃。"

"喔......."櫻井拿起筷子,偷著眼看坐在自己左手邊的老闆板著臉什麼也不說,心裡就覺得有些難過,轉向面前那一堆搖搖欲墜的煮物卻也不知道怎麼下手。

".........最近是找到別的餐廳了嗎?"正當著櫻井面對那一小山堆發呆的時候,抿著清酒的老闆卻突然悶出了這一句話。

"咦?"櫻井瞪大了眼,隨即反應過來。"沒有的事........"

"那怎麼不來我這邊吃了?有兩個多星期了吧。"

"........"對方步步進逼的樣子讓櫻井一瞬間產生了自己像是浮氣被對方抓包的錯覺,但是想到那天聽到的對話,卻又有些委屈起來。

也許是空腹喝進去的酒產生了一些作用,櫻井眨了眨被眼前一大碗關東煮蒸氣薰的有些不舒服的眼睛,賭氣的放下了筷子。"我吃不下。"

"不准說你吃不下,這是你這麼多天沒來,原本給你準備的量。"

"反正你給誰加菜都可以,為什麼一定要留給我。"這句充滿醋意的話衝出口櫻井才覺得不妙,趕忙閉嘴的時候卻看到了對方張大的眼睛,隨即像是忍不住一樣勾起嘴角笑了起來。

櫻井覺得這時候他還想著對方帶點褐色的眼睛看起來非常好看,一定是不小心喝醉了。

"這句話說的不對呀......櫻井さん。"櫻井翔呆愣著任那人探過身來從他衣服間隙中摸出掛在胸前的員工證,看清楚上面的名字。"這家店還是有只有你能領的隱藏菜色。"

對方的身上染著淡淡的清酒味,跟之前在餐廳裡跟那些主管們喝的不同,是有點安心又讓人沉浸進去的味道,櫻井愣了幾秒終於回神別過頭去,卻覺得臉上像是爐子上煮滾著的高湯一樣燒了起來。

"我才不要麻婆豆腐口味的呢........."仗著酒力繼續小聲碎念著,聲音含糊到他自己都聽不清,卻聽到旁邊冒出了高聲調的笑聲,迷糊的想轉過頭卻發現對上的是對方湊過來的吻,剛好落在了自己還帶著點油膩的嘴角。

過於柔軟的接觸讓櫻井一瞬間反應不過來,只是感覺對方有點汗濕的額髮落在自己臉上,就像近距離看到對方閉著卻顫抖著的睫毛一樣,搔的心裡癢癢的,同時卻又像是第一次喝下了這小攤販賣的熱湯,空洞著的身體裡一點一點溫暖了起來。

事實上這個吻只維持了幾秒鐘,櫻井抬頭看著剛才彎腰下來吻他的年輕老闆,茫然的眨了眨眼。

"哪有人接吻不閉眼的呀......"老闆抱怨似的講著,伸出手捏了捏櫻井帶著熱度的臉頰,又撥開了他散落到額前的瀏海。

"好了,快點吃吧。"年輕老闆拿起毛巾抹了抹臉走到了攤子之後,看著櫻井還是拿著筷子對著那碗發呆,歪過頭想了想又補上了一句。"不吃完也沒關係的。"

"咦?"櫻井聽到這句有些驚訝的抬起頭,看著正想拿起遊戲機的老闆。"可是......"

"但是你之後每天晚上都要過來,不准去別的店家,也不准吃那些冷凍食物了。"

可是我連你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呀,櫻井翔低頭吃起碗裡的東西,用筷子將蘿蔔切成一段一段的。

"我叫二宮和也喔,"伸手拍掉了櫻井虐待碗裡食物的筷子,卻沒有放開對方的手。

"Ni....no.....?"印象中聽到的叫法,已經在心裡面演練過了無數次真正叫出來的時候還是有些猶豫,但是卻看到對方彎起了嘴角。

"是呢,櫻井......翔さん,"指著櫻井還掛在身上的工作證示意了一下,二宮順勢改了稱呼,然後滿意的看著櫻井從脖子開始到臉上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紅。"來的話,會給你特別的加菜呢。"

"而且可是每天限定一份喔。"


這樣太狡猾了呀,這種行銷手法。

櫻井這樣想著含糊的點了點頭,低著頭開始將碗裡的東西塞進嘴,思考著是不是該回去將冰箱裡所有的冷凍食品丟掉。

畢竟他應該會有好一陣子用不到他們了,偷偷抬起眼看向那個貓著背用著同樣的姿勢縮在凳子上打遊戲的二宮和也,心裡感覺跟碗裡的食物一樣,暖呼呼的。

他覺得他又要開始那種每天期待著晚上加菜的日子了。






<end>


吃貨系列結束拉!


講一下沒出場的大野師匠如果出場應該會是什麼腳色wwwww


基本上設定是給二宮先生批貨的魚商, 然後偶然一次遇到了剛好來用餐的S先生於是兩個人一拍即合的變成了好朋友。

於是二宮先生表示很不滿這樣wwwww(咦

至於模特組混熟了之後也常常會來跟著S先生蹭飯,鬧到最後常常就是五個人一起喝起來。

總之寂寞什麼的再也不會出現了呢


下周末.............想要肉! 想寫跟親愛的討論的肉!(喂

不過如果寫出來應該連lofter子博我都不太敢放了......應該會變成密碼制自行跟我申請吧

畢竟角色設定本身就有些雷, 嗯之後還是希望大家能喜歡呢wwwww



评论(12)
热度(58)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