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10 steps to Love(下)

[NS]10 steps to Love(下)




人物角色穿越

N先生生賀!

CP複雜, 蠢白雷(X

OOC

與實際人物、其他衍生作品無關







06





事情演變的有些奇怪,田茂青志這樣想著,但是這並不妨礙他舒舒服服的坐在球場旁邊接受著這名陌生男子的服務。

"所以說影山先生也是來調查這次事件的?"伸手又拿了一個scone,田茂已經能夠熟練的接過影山遞過來的香濃奶油。

"是的,身為大小姐的執事,是有必要幫大小姐分憂呢。"穿著執事服的男人笑笑,似乎對於自己作的點心能夠受到喜歡而顯得相當高興。"而且這一次的事件,我也非常的有興趣。"

"是麼?"

"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以前我也曾經立定志向想成為一名職棒選手。"影山眼見田茂杯中的紅茶即將飲盡,又拿起了一旁點綴著漂亮瓷花的茶壺幫忙倒茶。"所以看到棒球場,就忍不住想多看一會。"

"這樣呀......"腦中不知道為什麼浮出了眼前這個男人穿著執事服打著小領結在投手丘上投球的樣子,田茂青志連忙搖了搖頭將奇怪的影像逐出。

不對,現在應該想的不是這個,就算攝取了過多澱粉導致血糖升高也不應該出現這樣的妄想。

重要的是眼前的事情。田茂這樣想著清了清喉嚨,抬眼看向那個盯著球場上學生微笑的男人。

"所以影山先生對於這次的事件已經有眉目了嗎?"

"嗯?"正在看著球員練習的影山似乎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回答的話語並不是剛才用的那些標準敬語,取而代之的卻是尾音稍稍上挑的鼻音。

還有那種像是想上場打球、帶著期待閃閃發亮的眼睛。

"啊、我是說、那個........."這樣尷尬的情況下田茂有些結巴,但好在影山馬上就回復了原本的樣子,十分有禮的急忙向他道歉。

"田茂老師,真是抱歉是我一下恍神了。不過關於這次事件......"銀邊眼鏡在夕陽下閃過銳利的光,影山一下子湊的很近,嚇的田茂青志有些想後退,但最後卻只是跌坐在了椅子上。

"恕我失禮,連這次事件的真相都看不出來,您當年升上東大難道是靠猜答案進去的嗎?"

糟糕了,血糖好像升的有點高呢。覺得有些頭昏眼花的田茂一下子拿不定主意到底要用哪一句話去反駁他,卻又聽到另外一個拔高的聲音刺痛了耳膜。

"影山!我在那邊辛辛苦苦的收集證物,你居然在這邊吃下午茶!這次我一定要開除你!"

"大小姐,俗語說能者多勞,您所作的事情一定能夠讓案情更加清楚的。"影山不急不慌的面對踏著大步走來的套裝女子,禮貌性的鞠躬然後接過對方拿來的一大包東西。

"大小姐,請問這是?"

"這是風祭警部叫我收集的證物啦......就是那些染血的球棒。"女子扯下綁著頭髮的髮繩,伸了伸懶腰。"但是我今天覺得累了,就麻煩你幫我送到那個什麼新成立的犯罪跡證處理中心去。"

"我知道了,那這樣我先送大小姐您回──"

"不用,我要先去走一走,聽說夏季新品出了我想去。"想打發掉一直跟著自己的影山,寶生麗子瀟灑的揮了揮手。"我自己坐taxi去就行啦。"

".........我知道了。那就由我代勞將這些東西拿去吧。"影山朝著遠去的寶生家小姐欠身,回過頭卻看到田茂還站在那邊。

"田茂老師,今天您也辛苦了。不如我也順道將您一起載回去吧?"

"不。"田茂青志指了指影山手上那一包東西,不滿的抿起嘴。"我也跟你一起去,我學生的事情不能不搞清楚。"

而且我還沒原諒你剛才那句話呢。忿忿的坐上加長型禮車的時候,田茂陷在過度柔軟的坐位中這樣想著。





07






"你們就是風祭警部所說的緊急case吧,請往這邊走,我們安排了專門人員來幫你們驗證。"接待的人員看到穿著執事服跟輕便服裝的兩人明顯的愣了一下,但是隨即又發揮了良好的專業心態將他們兩人領進去屋內。

這也真是了不起呢,這麼大規模的新興設備。田茂青志好奇的看著周遭的儀器一邊往裡面走去,到了盡頭的時候一下子沒注意到還差點撞上帶路的人員,幸好影山一手拉住了他。

"幫你們作緊急驗證的人就在裡面,你們........."帶路的人員似乎有些猶豫,看了他們兩人一眼之後從門邊退開。"你們就自己進去吧。"

"嗯,謝謝。"田茂青志並沒有很在意對方奇怪的態度,只是像以往一樣敲了敲門就往裡面推。"不好意思,打擾了──"

刷的一下推開門,裡面的情況卻讓田茂青志腦袋有些當機,只是呆站著直到感覺一雙手蓋住了他的眼睛,然後體貼的將他往後拉。

"百忙之中打擾了,一分鐘之後我們會再打開門。"感覺影山沉穩的聲音落在耳邊,然後緊接著是關門聲,而田茂青志只是呆站著感覺身後人身上淡淡的紅茶味一陣一陣的傳來,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好鎮定下心情。

嗯剛才看到一個男人跨坐在另外一個人大腿上一定都是幻覺那個坐著的人也不是以前東大風靡一時的天才神樂龍平。

"可以了嗎,田茂老師。"紅茶意外的療癒氣味跟影山貼近的體溫終於讓他鎮定了下來,田茂點了點頭然後就感覺到影山的手放開了他的眼前。

又重新見到光明的時候影山已經站到了他的前面,低頭敲著門的時田茂稍稍墊腳就可以看到包的緊緊的執事服領口露出來一小塊泛紅的後頸。

他覺得他突然對於剛才那個景象沒覺得那麼衝擊了。

至少受到文化衝擊的人不只他一個嘛。看著一臉鎮定走進去準備跟裡面的人交涉的影山,就覺得對方特別的可靠可愛。




08





所以說天不從人願,田茂青志還是再一次的肯定自己的記憶力良好。

那個坐在電腦前面一臉正經的人的確是神樂龍平。

當初學校中被譽為幾十年難得一見的天才科學家,田茂青志雖然晚了幾年入學但是還是有聽過這個人物的名聲的。

更何況,他們兩個之間還有另一件事情讓他有些在意。

"神樂ちゃん你看他跟你長的好像喔!"原本像只貓一樣懶洋洋趴在對方腿上的男人突然站了起來,像是找到什麼新玩具一樣的湊到了田茂青志面前,上下打量著他。

對於這樣的舉動田茂有些不知道怎麼反應,雖然說以前學校中就有很多人私底下議論著他們的長相,但是這樣直接而大膽的跑過來觀察他的人還是第一次遇到。

奇怪的人。躲開對方伸手想要戳上臉頰的手指,田茂退了一步然後撞上了身後的影山。

"吉本老師,應該夠了吧。"影山開口的時候田茂才發現這兩人有一雙太過相似的大眼睛,只是比起溫和的執事眼前這個人更多的是藏著點戲弄的意味在裡面。

"いいねえ~”就在指尖要碰上自己臉上之前那個人退開了一步,不知道有意還無意的往電腦前埋頭工作的人影看了一眼,然後又將視線回到自己跟影山的臉上來回巡著。"真是有趣........."

"是嗎,我倒是覺得很混亂。"被那雙與影山太過相似的眼睛弄得有些心煩,田茂避開了對方帶著笑意的眼神,偏過頭去看著一直默不作聲的那人。"分析的怎麼樣了,我還想早點回去交差呢。"

"檢測結果顯示上面的鮮血的確是屬於被害者赤岩的,但是球棒上的指紋卻只有一個人。"神樂毫不理會坐到桌子上興趣盎然的觀察著他們兩人的吉本荒野,推了推眼鏡就站起來將螢幕上的結果指出。

"只有一個人?那應該就是兇手了吧?"一想到自己終於可以今天一天混亂的情境中脫身,田茂青志恢復了一點精神。

"非常可惜,你的推測是錯誤的。"

"咦?"

"上面的指紋,是........"

"""赤岩自己本人的。"""

什麼?現在演的又是哪樣?田茂看著眼前三個人異口同聲的回答,突然有一種掉進詐騙集團圈套的感覺。





09






"所以說,你一開始就知道根本沒有什麼所謂兇手的存在了?"離開鑑識中心的時候田茂走在影山身邊,步行在盛開著櫻花的人行道上。

雖然很想問影山開來的車子怎麼辦,但是看著身邊那人放鬆的走著的樣子卻也不忍心提醒。

"是的,田茂老師。"影山不知道是也真的完全忘記了還是只是想走段路,不急不緩的腳步剛好可以讓他落在田茂青志半步之後。

這大概也是根深蒂固的執事屬性。田茂並沒有很在意,反而對方長長的睫毛在燈光下投映在臉上的陰影更加能夠吸引他的注意力。

真的是相當漂亮的面容呢,還有那對過於熟悉的大眼睛,究竟是在什麼地方看過呢?

"因為那些球棒的血跡,都只沾染在球棒頂端。"影山似乎是沒有注意到田茂打量的眼神,自顧自的解說著。"如果是真的要攻擊的話,一定是像揮棒那樣揮出球棒,而並非用戳刺的吧。"

"但是如果揮棒的話,那血跡就一定會沾染在球棒的側邊,而不是像這次一樣染在了多隻球棒的頂端。"

"那麼......"

"根據我的推測,赤岩同學可能是想一個人練習揮棒,但是卻因為貴社團部活室東西一直都沒有收的很整齊的關係,所以在抽出球棒的時候,反而造成整筒球棒都從櫃子上倒了下來,才打到了自己頭上吧。"

"........."為什麼這個人不能乾脆笨死呢,田茂青志開始唾棄著自己的學生,又下定決心明天一定要他們把部活室好好整理好。

"田茂老師,這裡有一個不情之請,想請您答應。"

"咦?"田茂青志抬頭起來才發現兩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回了城德的棒球場,影山正站在投手丘上面,夜間照明之下只顯的他的眼神閃閃發亮。

"請跟我比賽一場吧。"影山的臉上第一次出現了類似挑釁的表情,自信的揚起眉。"賭注是一個要求。"

"什麼都可以?"

"是的,可以向輸的人要求一件事,什麼都可以。"

"有趣,那我接受了。"田茂拿起放在旁邊的球具,走到了本壘之處。

就算推理的部分輸給了你,棒球的話可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輸的呢。看著舉起手臂的影山,田茂青志彎起了嘴角。





10





"吶,你覺得那兩人之後會怎麼樣呢?"吉本荒野坐在電腦桌旁邊,看著專心工作的那人側影。

".........不知道。"

哎呀,生氣了。吉本荒野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隨即將自己擠進那人跟電腦之間,討好似的環上對方的肩膀,低下身讓額頭輕輕相抵。

"不會喜歡上對方的喔,隆ちゃん。"

".........嗯。"被稱為隆的青年歪過頭任著吉本將他的眼鏡摘下,然後吻上了對方漂亮的唇線。

問題學生的話,有一個就夠了。任著隆環著自己的腰然後順從的跨坐上對方的腿,吉本荒野只是笑笑的咬上了對方微紅的耳垂。





Last




看著影山有些不自在的穿著便裝出現時,田茂青志覺得自己似乎被什麼東西戳中了。

"田茂老師,按照約定,這樣可以了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脫下了執事服,影山給人的感覺沒那麼事故成熟了,現在穿著便服的他看起來只像是個大學生。

還有些溜肩呢,田茂想著就伸出手想去摸摸那斜度,結果在中途遏止住了那股衝動,轉而取下了對方的眼鏡。

"田茂老師?"

"說好了要聽我的話對吧,今天就不要帶眼鏡了。"田茂青志看著因為視線模糊而有些沒辦法聚焦的影山,恍然大悟。

"仔細一看你跟我以前養的小翔真像,難怪我覺得特別面善。"

"小翔?"

"嗯,混在作實驗的小白鼠中被帶進來的倉鼠,眼睛黑溜溜的跟你一樣。"想著想著田茂有些感嘆。"嘛,只是之前實驗室搬家,他也不知道到哪裡去了。"

"..........."影山良好的修養沒讓他講什麼,只是緊抿著嘴有些不滿的看著地板。

"好了,你看不到也是麻煩,所以我們今天第一站就從找隱形眼鏡的店開始吧。"田茂青志一手抓起影山握緊的手,照著計畫就往事先調查好的店舖走。

對方依舊走在他身後半步,視力被剝奪掉大半的影山走得有些不穩,緊緊抓住田茂手掌的熱度讓他不禁心情好了起來。

愛情這種東西的話,跟棒球一樣偶爾也是要強勢點的,又一次在十字路口環住差點撞到人的影山的時候,田茂青志抿著嘴笑了笑,側過頭去在對方耳邊留下一句話。

"Don't mind,影山先生。"





<end>


N大大生日快樂! 總算寫出了我內心角色cp的文wwwww

最喜歡的隆醬跟吉本老師跑出來打個醬油(X

要是可以的話也真想讓太郎跟御村君也出來呢不過那樣太多人了寫不動(喂

總之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ww


评论(6)
热度(47)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