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 Listening ( part four)



OOC,

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four>





"感謝聽眾的收聽,今天的Listening就到這邊告一段落,下周一晚間十一點再相約見面,晚安。"

跟以往的毎一個星期一一樣帶著耳機蹲在電腦前面的二宮和也點了點頭,鼠標熟練的點擊著操作錄音軟體,卻沒有像之前一樣默念著回答對方道別的話語。

取而代之的,將放在身邊的手機拿了起來,走到窗邊收訊最好的地方,瞇著有些近視的眼睛去看床頭的電子鬧鐘上頭的數字。

12:05

距離節目結束已經過了五分鐘,二宮和也將手機放在掌中旋轉著,然後又小心的用衣袖將觸控螢幕擦了擦乾淨,抬起頭可以看到窗外的街燈一閃一閃。

雖然並不想承認,但是他正在等那個人。

到底會不會打來呢?他曾經這樣懷疑過,卻又馬上否定了這個問題的存在。

一定會的,因為櫻花先生是個守信的人嘛。

這樣想著,手上的電話開始震動的時候二宮忍不住笑了起來,又想到什麼似的揉了揉感覺笑的太過明顯的臉頰嘴角,在房間中走了一圈冷靜下來之後才接通了手機。

"你好。"拿起手機對話筒發出聲音的時候二宮還嘗試努力的抿住嘴藏住笑意,過了幾秒才想起來對方根本看不到他。

"瑪利歐先生嗎?你好我是Sakura。"對方傳來的聲音有些微弱,二宮恍神了一下才聽清楚原來是因為帶著些許的喘息所以聲音沒有辦法跟平常廣播那樣清楚的傳達出來。

"櫻花先生,是發生什麼事了嗎,這裡聽不太清楚呢。"

"啊........"二宮的提問似乎讓電話一端的人有些遲疑,回答的聲音停頓了好陣子,直到二宮幾乎想懷疑今天電話收訊不良的時候才聽到對方有些降低聲量的一句回答。

"那是.....因為我從電台七樓一路跑下來,所以有點喘。"

"咦?"二宮愣了愣這才會意,有些好氣又好笑的抱著電話搖了搖頭。"幹嘛要用跑的呀,搭電梯用走的不就好了嗎?"

"因為我怕會遲到、也許就錯過跟瑪利歐先生聊天的時候了呢。"對方的聲音聽起來平穩了點,聲音也更加的靠近話筒,這能讓二宮完完整整的聽到對方不自覺像是在賭氣的語氣。

很可愛。二宮腦中想著那人鼓起腮幫子回答的樣子心裡又是高興又是心疼,這個作什麼都這麼認真的人居然只是為了跟一個不知道的人通電話,就這樣急急忙忙的從七樓衝下來,然後窩到一個透明的、還有點透風的小小電話亭中。

不知道如果他面對其它粉絲是不是也會這樣呢?

甩開奇怪的念頭,二宮定了定心神繼續抓著手機在窗邊地板坐了下來,漆黑的房間中手機螢幕顯得特別的亮。

"啊,不過跑這麼一點路就這麼喘,最近身體真的要加強鍛鍊了呢。"

"不是吧,應該是因為是大叔了吧?"一句話沒忍住二宮就像是跟從小到大的竹馬相葉相處那樣的吐槽,話一出口才覺得有些失禮。

糟糕了平常在電腦前面吐槽習慣了,居然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想法透露出來。二宮和也心裡有些擔心,卻聽到對方有些沙啞又帶著點壓抑的大笑聲。

"說的是呢,也差不多到了那個年紀了,不過應該還是勉強可以算是大哥哥吧?"與二宮擔心的不同的,那人笑著就跟上了他的吐槽。"不要直接就這樣擅自的把我歸類到大叔那邊去啦。"

說的也是呢,二宮和也這時候才想起其實他根本不知道櫻花先生的年齡,只是下意識的就覺得應該是跟自己同年齡的人。

這樣聽起來或許又更加年長一些,二宮和也單手搓著有點起毛球的蘑菇抱枕,猜測著對方的年齡。

28? 還是比自己大了一歲的29 ? 如果要講到大叔與大哥哥的分界的話就是30左右了吧?

又或許其實對方不服老,已經40,50了,畢竟二宮和也聽過看過太多聲音很年輕實際上卻已經有了數十年廣播資歷的主持人。

聲音是不會老的,這群人。二宮和也一邊在自己想像中的畫面增加細節,一邊繼續吐槽著,想趁機問出對方更多的訊息。

"沒辦法啊我連你幾歲都不知道呢。"

"是呢,這麼一想也是。"對方爽朗的笑聲繼續傳遞在電話線之間,卻沒有正面回答二宮的問題。

啊可惡,被逃掉了呢。一瞬間二宮有些沮喪,隨即又放軟了聲調。

"其實你可以不用跑的那麼喘的,我可不想明天就看到報紙報導知名電台主持人因為心臟病發而死掉。"

"哈哈哈才不會呢,再怎麼說我也不過前幾個月才剛滿30呀。"

Bingo!二宮悄悄的握拳,擺出了勝利姿勢。

"那還真是......現在說一聲生日快樂應該還行吧?"二宮抬起頭看了眼牆上的月曆,有些懊惱沒有早點知道。

"嗯當然可以喔,謝謝你。"對方停下笑聲之後的聲音放的低低的,像是突然轉了一個頻道那樣,深深的探入心底。"瑪利歐先生果然是一個很溫柔的人呢。"

"溫柔?我嗎?"二宮和也有些驚訝,手上的蘑菇抱枕轉了兩圈之後沒抓住就掉到了腳邊。

從小到大除了自己的母親跟姐姐之外,也沒有什麼人說他溫柔了,就算是穿同一條褲子長大的相葉雅紀也只是偶爾被欺負到怕了才喊著NinoNino你真彆扭。

"是啊,不但答應不認識的我這樣打電話的無理要求,而且還溫柔的祝賀我了不是嗎?"講到這邊對方又低低的笑了起來。"雖然說到要約會的時候,真的嚇了一大跳呢。"

"嘛,這也只是廣義的約會嘛。"說到這裡二宮不自覺的去摸了摸另外一邊沒有接著手機的耳朵,感覺有些熱度從耳根瀰漫。"我只是覺得直接約一個時間比較方便。"

不過想起當初說出那句話的時候就像是耗盡了28個年頭的勇氣一樣,連去公司面試或是終於將魔王關卡打通準備撿寶都沒有那麼緊張。

簡直就像是被Aibaga整個傳染上了熱血病毒一樣呢,腦子一熱就講出了那種話。





"我們以後,就用電話來個約會吧?"

"咦?約、約會?"對方原本低沉的聲音一下有些拉高了起來,驚訝的語氣讓二宮毫無阻礙的腦補了張著大大的眼睛被嚇到的樣子。

啊好可惜看不到。二宮和也這樣想著的時候心裡又有些坎坷,連忙加上幾句話補充。

"就是你每次這樣還要抓時間打來不是很辛苦嗎?萬一遇到我不能接兩個人都很困擾的吧。"二宮和也語調有些急的解釋,卻完全沒有注意這是以會一直這樣通電話下去而展開的假設。

"這樣呀........"電話那端的人似乎鬆了一口氣,隨後又用聽起來有些高興的語調跟二宮定下了時間。"那以後、就都約定在這個時間可以嗎?"

"可以。"二宮壓抑下內心的歡呼,緊抿著嘴才讓自己的聲調保持著冷淡的樣子。

"那這樣瑪利歐先生,我們就下周再見了喔。"在電話另外一頭的那人自然不知道二宮內心的各種小想法,只是愉快的表達同意。"畢竟已經很晚了呢。"

"嗯......"雖然還有些捨不得,但是對方已經說出了這樣的話,二宮也不得不跟著結束話題,卻又在道別的話語出口之前突然轉了個方向。

"櫻花先生,別忘了我們下周的約會,對吧。"偷偷在那兩個字上面加重了些許的語氣,二宮和也覺得自己的手有些顫抖。

他一點都不想要櫻花先生只是像在電台廣播一樣的回應他,也不想要那些制式的道別跟下周再見。

他可是保持著再怎麼樣都想再聽到這個人的聲音、再怎麼樣都想要在接到一次、只屬於他的電話,這才講出那句話的。

如果不是約會的話、不能讓對方感覺到不同的獨特性的話,他一點都不想要。

"是的,這是個約會呢,瑪利歐先生。"對方低沉而溫和的聲音將他從焦慮與緊張的情緒中成功撈了起來,然後心情就像在空氣與電磁波交錯中慢慢膨脹了起來。"我答應你的。"

"嗯,晚安。"二宮和也抓著手機窩進被子裡面,對於今天的收穫已經感到足夠滿足,卻又像是確定性的又重複了一次。"晚安,櫻花先生。"

"晚安。"

終於聽到電話掛斷的聲音,剩下乾燥的電子音隨著斷線訊號開始扯長,二宮卻始終沒有放開手機。

那天他就抓著鮮黃色的手機安穩的睡了一個好覺,夢裡一直都是那人低聲的承諾跟道別聲。





"......瑪利歐先生?"

"不好意思,有點走神了。"

"果然還是很累了吧?抱歉今天是我太晚下來了,下次我會跑的更快一點喔。"

"大叔就不要勉強自己了啦。"二宮和也嘴上吐槽,內心卻為了剛才自己的失神懊惱。

想上周的事情想到出神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可不是攻略角色中間應該出現的事情呢二宮和也。

"也不算勉強,就當鍛鍊身體吧。"對方在夜裡太過明顯的笑聲又一次的迴響在電話中。"也真的是該好好運動了。"

"櫻.....Sakuraさん。"

"......嗯?"突然轉變的稱呼似乎讓對方停頓了一下,卻還是禮貌的停下了話語。"怎麼了?"

"以後其實不用這麼急著跑下來,像大叔一樣慢慢走也沒問題的。"忽略掉電話那頭幾句才不是大叔呢之類的抗議,二宮和也只是吞了口口水繼續說下去。

"會等著你的電話的,所以不需要......不需要這樣跑了。"再怎麼說都覺得有些彆扭,但是如果太過直接卻又害怕會嚇到對方造成反效果,最後只得用這樣簡短的語句表達。

他以前在一期廣播中聽過櫻花先生其實會比任何主持人都早到,只為了先把明信片大致的看過一次、或著是對當周要介紹的人物或是事情先做好準備。

想著這人每個下午就背個包包走進大樓去準備,然後在長達一個小時的現場廣播之後又要這樣狂奔著下樓,他就覺得心裡一陣一陣的酸疼。

只是晚個幾分鐘而已,不打緊的。所以不需要把自己逼的這麼緊。二宮和也張口想講出這些話,卻因為電話那端的沉默而無法開口。

"...........謝謝你。"與一開始那種夾雜著喘息不同的微小聲量終於從聽筒中傳來,二宮下意識的壓緊手機在耳邊,努力的想從那之中再聽到些什麼。

但是對方終究是沒有再透露些什麼,只問了二宮下次能不能就約在了12點10分,然後就說出了晚安。

"瑪利歐先生,"在二宮即將掛上電話的時候對方又傳來了一句話,嚇的原本想從地板上站起身來的二宮又縮了回去。

"我還在,怎麼了嗎櫻花先生?"

"我想......不,下周你還是會聽我說話的吧?"

"這不是當然的嗎,都接了你電話了,就不會不聽你講的。"雖然有些疑惑,二宮還是點了點頭答應。

"也是呢。"最後對方傳來帶著點鼻音軟膩的笑聲,似乎很滿意這樣的回話,又小聲的說了一句下周見就掛上了電話,留下有點無法理解的二宮在線上。

意外孩子氣的30歲大叔。放下手機看著窗外燈光發呆的二宮和也自己偷偷給對方下了一個評語,像是計分一樣的記在了心上。

嘛,不過並不討厭就是了,也許就給個100分吧。






<tbc>


  


只能用一個感官去描寫人物真的很難呢

另外plurk上面的朋友們問卷繼續拜託了! (等等

現在是one and half大勝wwwww


這篇藏的東西有點多

不過其實很多話不能隨便講、很多話也不能漏聽呢

就是想用這種想法來寫Listening的!


评论(9)
热度(48)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