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Sealed secret (1)








One and Half 系列番外後續

講兩人之前的故事

OOC注意

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Sealed secret






二宮和也排隊等著冰淇淋的時候可以看到許多女孩子興奮的跑過去,隔著一條人潮洶湧的馬路轉頭就能瞥到站在樹下等著他的那人。

只是因為那人看到了小攤子然後眼巴巴的望著嘟起嘴,他就嘆著氣投降在八月中的下午乖乖排進不算短的隊伍。

是不是太寵他了呢,雖然錢還是他出的。二宮和也壓了壓棒球帽沿,企圖多阻擋住一點陽光。

身邊又是一群女孩子走過,二宮突然想起來今天這個地方似乎是有什麼人在辦演唱會。

想到這邊二宮又下意識的看向那人,他記得櫻井有陣子特別喜歡音樂,不知道現在還會不會想去聽這樣的演唱會。

櫻井遠遠的似乎察覺到了他的視線,大概還以為二宮正在因為自己強迫他去買冰排隊而生氣,趕忙比了個抱歉的手勢,遠遠看起來特別的傻氣。

二宮假裝鬧脾氣的別過頭去,臉上卻忍不住笑了出來。

他記得櫻井翔以前可不是這樣的。

就算記憶已經沉積了快十年,那時候的櫻井翔還是刺眼的只要一閉上眼好像就可以毫無困難的描繪出來。

染著金髮,表現的像個刺蝟的驕傲少年,放學後等人的時候就帶上耳機自顧自的靠在桌邊聽著沒有什麼人懂的黑人音樂。

相比起來二宮覺得自己那個時候真是平凡的過頭了。

高中時二宮並不覺得外表有什麼特別需要打理,頭髮要不是理成和尚頭就是讓它自由的生長,配上因為打遊戲而越來越深的黑方框近視眼鏡,一貓起背就像是個小孩子一樣窩在角落毫不惹人注意。

他還記得當時班上的女生總是嘲笑他的外表,念著說著就又講起三樓高年級的學長們有多帥,然後話題就自然的轉到了櫻井翔身上。

櫻井君成績雖然優秀而且也長的很帥氣,但是讓人感覺很難接近呢。女孩子們這樣下了結論,話題很快的又轉到別人身上去了,最後在相葉雅紀跑到教室門口跟他揮手的時候變成了尖叫聲。

"Nino我們放學有球賽喔,少一個人你要不要來?"相葉雅紀朝那些女孩子們露出一個太過燦爛的笑容之後繼續招呼著他。"來吧可以給你當投手喔。"

".........喔。"二宮和也窩在位子上繼續打著遊戲,只是單純的應了聲。

"よし! 那放學後記得到教室來找我喔!"相葉似乎不怎麼在意似的,繼續維持著相對的high tension。"等下見!會幫你把球衣跟球具都準備好的!"

"好啦好啦麻煩死了......"二宮看著螢幕上死掉的小角色碎念著,正抬頭想找剛才那個引他分心的人抱怨,卻發現對方已經蹦蹦跳跳的跑上樓梯回教室了,他只得放下熱得發燙的遊戲機趴了下來,順便揉揉同樣也有些痛的眼睛。

其實他有些不懂為什麼受女孩子歡迎的相葉會這麼喜歡跟他黏在一起,就算說是從小到大住在隔壁的竹馬,上了高中之後也沒有必要每天特地從三年級教室跑下來跟他一起回家吧。

因為我覺得跟Nino在一起很有趣呀。當初他問相葉這個問題的時候他是這樣回答的,眨著幾乎看不見眼白的眼睛有些疑惑的說著,然後馬上又將思緒轉換到今天晚上的麻婆豆腐。

完全習慣相葉型跳躍性思考的二宮癟了癟嘴,嘗試著去無視對方想放在料理裡面的特別加料。

什麼事只要感到開心就去作,覺得要是可以讓周圍的人都同樣覺得高興就好了,這樣像是太陽一樣散發著熱度的奇蹟男孩,二宮說是完全不羨慕也不可能,但也沒有想著去變成那樣的人。

只是覺得,在這樣的無聊生活中,有這種人在也算是不錯,雖然有時候覺得很麻煩。放學之後慢吞吞收好書包的二宮拎著水罐,開始往印象中相葉所在的教室走。

啊,忘紀問笨蛋さん到底是哪個班的了,二宮在已經幾乎走光的三年級教室走廊逛著,最後憑著印象走進一間教室。

而他就是那時候遇到了那個人,剛染的金髮跟窗外射進來的夕陽餘暉一樣閃亮,刺的他在拉開門的一瞬間差點睜不開眼。

為什麼會這麼閃亮呢,為什麼會這麼刺眼呢。二宮和也一下子不知道被什麼情緒占據著心裡,卻也不敢往前一步,只能站在門口小心翼翼的看著對方像只貓一樣半瞇著眼趴在桌上,耳朵裡塞著鮮紅色的耳機,在窗口底下懶懶的曬著太陽。

該怎麼辦、該說什麼話、該不該上前去。二宮在印象中沒有看過這麼刺眼的人,原本那種壯著膽子到處在三年級教室間溜躂的心情都沒有了,只能縮在門邊看著對方。

而好一陣子─或許才幾秒後對方張眼看向他的時候,他還維持著這個姿勢,貓著背抱著書包躲在門邊,小小的一團似乎讓對方覺得相當有趣,趴在桌上就笑了起來。

啊,走過來了。站直起身的對方有著白襯衫遮掩不住的肩膀弧度,身高比二宮稍微高了一些,眼睛裡閃亮亮的異色不知道是不是帶了隱形眼鏡。

要是黑色的應該更加漂亮,二宮這樣想著,呆愣的看著對方靠近自己,稍稍的彎下腰。

"喂,怎麼了。"那人修的漂亮的眉挑起,帶點挑釁的看著他。"走錯路了嗎?"

才沒有走錯路呢,只是偶爾想來三年級教室逛逛而已。要是平常的他肯定會這樣講,但是當時二宮只能沉默著點了點頭,抬頭看著那人努力的想把對方的樣子完全映入眼中。

"這裡可是3A,你要找的是誰?"對方似乎是判斷他沒有任何威脅性那樣,好玩似用手戳了戳他的臉頰。"還是要我直接帶你去找老師?"

才不需要呢。最後一句有點帶著嘲笑意味的話終於激起了二宮的怒火,腳步移動往後退了一些,低著身子小心的看著眼前的人。

被女孩子們嘲笑也好、被班上同學排擠也好、被當成怪胎也好、誰都可以看不起我,就你不可以看不起我。二宮和也惡狠狠的瞪著眼前彎腰與他對視的人,突然怨恨起自己為什麼要帶這麼厚的眼鏡。

"喂,你說──"

"翔くん──"另外一個懶懶的聲音響起,二宮和也轉頭一看才發現是一個留著半長髮的學長出現在自己身後,夕陽下的頭髮同樣閃閃發光染著金色。

"啊,智くん,怎麼這麼早就來了?"

"唔,美術社的作品提早完成了,所以就想說來找你。"

"好,那等我處理完那個學弟就──"櫻井低頭將視線轉回門邊,卻發現剛才跟自己對視的少年早已不見。"咦,人呢?"

"什麼學弟?"大野好奇探頭看了看教室裡面,然後又像突然想起那樣恍然大悟。"啊,剛才那個小小隻的對吧?"

"智くん,這樣形容不太對吧?"櫻井苦笑了一下,轉頭又看了一眼確定剛才的少年已經沒了身影,這才回頭抓起書包,朝大野走去。"算了,反正也不見人影,我們回去吧。"

"嗯。"大野拎著相對起來空很多的書包,跟著櫻井走出教室,很快就將之前見過的那個人影忘卻,甚至連有個蜷縮的身影窩在走廊轉角都沒有發現。

二宮和也蹲在陽光照不到的死角,聽著那兩人逐漸遠去的腳步跟交談聲,用力抱緊了已經皺掉的書包。

啊,原來那個人就是櫻井翔。他想起今天班上女生談論時所講的人名,毫無障礙的套到了剛才那人的身上,心裡升起一股不服輸的想法。

不過是個溜肩,憑什麼這麼看輕人。

至少跟對方說話的時候,眼神不准給我移開到別人身上呀,櫻井學長。






<TBC>



大概, 四篇完結!

上次忘了講了wwww 寫這系列的時候一直聽的都是這首

Bon Jovi - You Give Love A Bad Name

後來有很多翻唱版但是感覺要寫出NS那種偏激的感情原版最好呢(?



评论(11)
热度(45)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