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Sealed secret (3)

One and Half 系列番外後續

OOC注意

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3>




二宮和也坐在樹蔭底下打算翹掉下午第一節課來完成自己未闖過的魔王關卡時,相葉雅紀剛好從他頭上翻牆進來,身上換的夏季制服遮不住的是跟人家打架所留下的烏青痕跡。

"啊。"

"喔喔這不是Nino嗎。"相葉雅紀毫不在意二宮只稍微瞄他一眼就重新沉浸在手上遊戲機的狀況,安全落地之後也不急著衝往教室,只是捏著空空的書包在二宮旁邊乖乖的蹲了下來,有點花粉症的紅眼睛讓他看起來像只大大的兔子。

"怎麼不去上課?"

"嗯。"

"我也不想去上課喔我們一起翹課吧。"相葉探過頭去看著二宮遊戲機上面的畫面,二宮卻像是有些嫌棄他身上因為奔跑而散發出來的熱氣一樣稍微別過了身,空出一塊位置之後又繼續攻略。

而相葉看到二宮這樣愛理不理的樣子也不覺得生氣,只是一次又一次的靠近二宮然後又被躲開。

"啊──夠了煩死了!"在手上的遊戲主角正式宣告game over的時候二宮終於放棄了躲開不斷靠近的相葉,轉過身準確的將遊戲機砸到相葉的懷裡,然後直接在草地上躺了下來。

"你不是三年級嗎,不用去上課準備考試喔?"二宮瞇著眼用手遮住樹蔭之間散落下來的陽光,在相葉一屁股坐在他身邊開始自顧自的玩起他的遊戲機的時候這樣問著,停頓了一會又加上一句。"對了弄丟我紀錄的話記得要賠錢。"

"喔......"相葉原本興致高昂想要大顯身手的表情一下子垮了下來,悻悻然的放下了遊戲機。"上課的話反正我時數夠了,以後不去大學也不用讀那麼好。"

"......也是。"想起之前看到填寫志願的問卷時,自己腦袋一片空白的情況,二宮覺得自己似乎也沒有必要浪費家裡的錢去上大學。

但是如果自己不繼續去念大學的話,到底要做什麼呢。

話說要是那個人的話,一定是可以順利的考進第一志願然後開始平步青雲的人生吧,也許跟他父親一樣當個大官什麼的。

"不過我如果不念大學的話,可能就得要繼承家裡的餐廳了耶。"相葉像是跟他想到同一件事情一樣,開始有些煩惱的用著順手撿來的小樹枝在地上亂畫著。

"如果你繼承的話,你們家的餐廳會倒吧。"

"才不會呢,我可是麻婆豆腐大使,會讓這個城市的每個人都體會到麻婆豆腐的美味的!"相葉有些忿忿的抗議著,說完又回過頭去繼續用樹枝戳著地上的螞蟻。"但是呀,這樣的話Nino不覺得很無聊嗎?"

"無聊?"二宮抬頭望著對面教學樓反射著陽光的白色牆壁跟打開的玻璃窗,暗自摸索著那個人可能坐的位置。

那個人現在應該坐在當初的位子上聽著課吧,雖然會因為已經學會了而撐著頭顯得有些無聊,但是還是認認真真的用著兩種顏色的筆好好的做了筆記。

這樣認真的好學生,跟我的世界真的是天差地遠呀。

所以才只有我可以看見你,你卻對我視而不見吧。二宮和也抬起手臂伸手像是想去抓住那人一樣,後來又覺得自己這樣真是矯情的厲害,想了想又將手放到了腦後墊著。

"嗯,很無聊,每天開店料理關店的日子,雖然好像很幸福但是卻覺得少了那麼一點什麼呢,就像這群螞蟻一樣。"相葉雅紀沒有注意到他奇怪的動作,只是孜孜不倦的不斷用樹枝將螞蟻背負著的食物弄掉,然後再一次的看牠們在逃跑之後又重新背負起來。

"像螞蟻一樣?"

"嗯,螞蟻喔。這樣的生活,Nino有辦法嗎?"

"我呀,只需要能夠定時買到新出的遊戲跟有足夠的錢繳稅就行了呢。"

"嗚哇,這種像是被甩失戀的句子,退出電影社之後的失落感簡直充滿了呀。"相葉說到這裡終於丟棄了一直拿著的樹枝,開始追蹤螞蟻的巢穴。"這樣下去不行!Nino不能這樣一直消沉下去!"

"就讓萬能的雅紀君來幫助你吧!"相葉突然舉起手站起來的動作讓躺著的二宮嚇了一跳,從一直躺著的草地上坐了起來。

"什麼呀你笨蛋さん不要隨便這麼大聲好吧。"

"Nino跟我一起加入幫派,然後來占據港區這塊地方吧。"相葉雅紀毫不理會二宮一邊扯著他坐下的動作跟四周正在上課的教室,大聲的像是在宣告些什麼。"將這裡的所有土地,都變成我們的遊樂場吧!"

"別異想天開了好吧.......而且這思維到底是怎麼跳躍的呀。"二宮不算大的力氣根本拉不住相葉,於是也只是意思的扯了兩下就放手。

"咦,這樣的想法不好嗎?"相葉雅紀歪著頭,疑惑的看著二宮。"只要佔據這塊地的話,那這裡的所有人、所有地方、所有東西就都是我們的了喔。"

"就算因為玩耍到弄壞,應該也不會有人來責罵的。"

"而且拿到想要的東西,Nino也會高興的吧。"

真的不會有人來責罵嗎?二宮看著在朝自己笑的眼白都快不見的相葉雅紀,有些愣愣的想。

真的就只要這麼簡單,就可以了嗎?

可以脫離在班上被嘲笑的命運、可以脫離母親在街坊鄰居被人家閒言閒語的窘境、可以不再只是窩在家裡玩著一個人的遊戲。

就算是那個人,也可以緊緊的抓住,弄壞他讓他後悔從來不去注意到自己?

連那個人的視線,也佔為己有。想起幾周前櫻井離開電影社發表的教室時,那樣冷淡的眼神,僅僅像是掠過陌生人那樣的掃了過去,連幾秒鐘都不留給他。

"而且最近帶我的大哥說,上面有些人已經群聚了起來,想要跟大野家那邊的勢力一拼喔,聽起來就很有趣不是嗎?"

"大野?"原本不甚留意的話語中突然出現了刺耳的姓氏,二宮的思緒一下子被扯了回來。

港區最大勢力的逐年衰弱、群聚起來的新興幫派、身為唯一繼承人的大野智、跟在他眼裡看起來幾乎是盲目崇拜的櫻井翔。

他怎麼就沒有想到櫻井翔也許會丟下一切,跟著大野智混進這個充滿黑色的泥沼?

又或著將兒子派到黑道世家中去,才是鞏固勢力的大好方法?二宮想起電視節目上據說是櫻井父親的那人不帶笑的眼神,突然覺得這種可能性也不是沒有。

這樣的話,是想著方法待在那個人那邊,幫助他讓他注意到自己,還是......?

二宮和也很快就下了決定。

"吶,相葉氏。"

"嗯?Nino你也想要來加入我們嗎?"相葉停下用手指點著腦袋回憶自己所聽到八卦的動作,看向他的一瞬間眼睛亮了起來。

果然是野生動物的直覺呀,二宮和也看著眼前這個情緒高昂的大男孩,笑了起來。

"是嗎是嗎真的嗎?"相葉興奮的盯著二宮,卻看著對方走近自己,然後朝自己露出溫柔可愛的有些詭異的笑容,隨後肚子就遭到了一擊。"唔!"

"那是當然的喔,笨蛋さん。"二宮朝著吃痛而蹲下去的相葉揚起嘴角,甩了甩手。"沒有我在,我怕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而且呀,我們要用最快的速度爬上去幫派高階喔。"

這樣的話,就輪到我來俯視你了吧,櫻井さん。

二宮無視蹲在自己腳邊喊痛的竹馬,朝著三年級的教室無聲的比了個宣戰的手勢,想了想又加上個鬼臉。







記憶像是被剪斷的膠卷,一直到二宮和也高中畢業了快六年之後他才再一次的、即將見到櫻井翔,這才重新將當年與現在連接上來。

這中間其實二宮和也間間斷斷都有聽到櫻井的消息,但是以前在學校他避著風頭躲開任何可能在某個場所看見他的可能性,一邊開始跟著相葉過每天努力用制服遮住瘀青的日子,出學校後他則將自己的心思放在別的地方,僅最低限度的維持著對那人的資訊連貫性。

櫻井翔畢業典禮那天他甚至還第一次抓上球棒跟著人家幹架去了,雖然以他瘦小的身材最多的就是幫忙給點戰術上的提議或是活用意外靈活的身體偷襲。

那也是他少見的看到相葉打架的模樣,帶點不要命的、胡亂卻又恰到好處的打法。

果然是奇蹟一般的男孩呀。領頭的大哥看著相葉帶著笑容揮舞著路邊撿來的鐵條,忍不住感嘆時二宮也少見的點了點頭。

但是奇蹟男孩靠的也不只是奇蹟,例如說可以拿出來炫耀的戰績、還有吸引人忍不住想跟他來往的陽光天然氣息、偷偷培養的眾多手下,還有最後在某次幫派跟大野火拼失敗全數被捕後,自詡為幫派副手的人衝進辦公室卻發現相葉雅紀已經躺在幫主專屬的沙發上啃著仙貝看著動畫,二宮和也則是貓在角落跟遊戲奮鬥。

"你們在這邊幹什麼!"

"這不是很明顯嗎,大叔。"二宮和也揮了揮手讓周圍躲藏的手下出來,堵住門口也包圍住那人,然後看著那人有些驚恐的表情就放下遊戲機抿著嘴笑了起來。"很可惜喔你們幫派的組長在剛才換成了一個笨蛋呢。"

身上已經帶著傷的男人看著相葉有些手忙腳亂收拾著散落在桌上的仙貝屑屑,有點不可置信的瞪大眼。"你說,讓這個笨蛋小子當我們的組長?"

"唔,雖然前面那句笨蛋是對的,但是他不是"你"的組長,只是"我們"的喔。"二宮和也放下手上的遊戲機摸了摸下巴,歪過頭看著那人又伸手關掉相葉一直看著的電視,換來一聲對方的慘叫。"因為你之後也會像之前那些人一樣,被警察抓進去吃牢飯呢。"

"難道你們──"

"嗯,沒錯喔,大概、也許就是你想的那樣。"二宮笑了起來,不再帶著眼鏡的眼睛瞇起來露出有些危險的神色。"告訴警察你們械鬥地點的人是我、早你們一步先行把幫派所有財產收括的人也是我、然後呢,讓你部下全數投降的......"二宮講到這裡頓了頓,手指向了正在尋找著電視機開關的青年,然後換來一個哭喪的表情。

"Nino,我正看到精采的地方呢......"

"那你不是看過四五次了。"二宮有些厭煩的把遙控器往旁邊一丟,躺回了長型沙發上。"趕快把事情解決了,這房間臭的我氣悶。"

"唔......好吧。"蹲在電視機前研究著按鈕的相葉雅紀終於站起了身,走向已經有些恐懼而退後到門邊的男人。"這位大哥,那我們可以來玩點有趣的,用來打發掉原本的動畫時間嗎?"

"不過,你也得努力一點才行呢。"相葉雅紀帥氣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靠近著男人的時候順手拿起了一旁靠在牆邊的球棒。






原本聯合起來對付大野家幫派在一夕之間換了組長,而且迅速重新整合組織起來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道上,包含著新組長是一個才二十出頭的小伙子的傳聞。

但是當時更惹人注目的是,那新組長的旁邊跟著的小個子,聽說所有的計畫都是他整合的,甚至懷疑他早就在很早以前派了臥底進入大野家,只為了抓住這一次的機會直接將整個組織鯨吞下肚。

於是當時立場還不明確的相葉雅紀跟二宮和也很快的就收到了大野一方送來的邀請函,地點很貼心的選在了中立區一家中國餐館,估計是打聽到了相葉對於中華料理的某種偏好。

二宮和也下車後看著對方陣仗不大卻又有著點壓迫感的接待,被人領著走進餐廳中最隱密的包廂的時候心底那久違的感覺又湧了上來,隨著每一下的腳步像打了嗎啡一樣開始充斥著全身。

會是他嗎?他即將看到那個人嗎?他心底的興奮像極了那時候他站在教室門口畏縮的望著金髮的青年走近,如今的立場卻像是反過來了一樣。

接待的服務人員拉開包廂廂門,做了個請的手勢之後就離開,而相葉雅紀則是一如以往一樣的蹦蹦跳跳的走進了房間,後頭的二宮和也則是慢吞吞的拖拉著腳步跟在後面。

但是他的眼神卻完全沒有錯過站在已經剪成短髮的大野身邊,那個繃著嘴角的黑髮男人。

這次我捕捉到你了喔。感覺到櫻井翔投射到自己身上的壓迫眼神,二宮和也像以前躲在教室的小角落窺探著金髮的學長那樣,低著頭笑了起來。









<tbc>




评论(7)
热度(42)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