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Arashi 二宮X櫻井 同人本<To the End > ] Recording 番外試閱

設定是導演N 跟GV演員S

承襲Recording 劇情與設定


沒有路人S情節, NS only
內容將會是18R(X
完全的OOC
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完整情節會收錄在書中




Archetype(Recording番外)





"Cut! 好,可以了今天就到這邊為止。"二宮和也坐在慣習的高腳凳子上揮了揮手上的腳本,向演員還有周圍的工作人員示意。

"都收工吧,辛苦了。"

二宮用著跟拍片一樣的、有些敷衍又懶散的語氣講完,然後就自顧自的收起了自己的包包,跟在剛從床上爬起來的赤裸演員身後走出了有點潮濕的小房間。

反正會有別的人將器材收好,那些已經用了好幾年的攝影機具也是處於保養了也沒什麼用的狀態,所以任意的找個角落堆起來就可以了。

就像今天的演員一樣,沒有興趣的素材,他的標準就只需要勉強滿足了他對一部影片的要求就好。

反正也沒有什麼人是真正的會認真的去看AV或是GV的吧,僅管他總是抱持著這種想法,主動表明說要請他拍的演員還是不在少數。

到底有什麼好的呢,二宮每次面對一大疊需要面試的演員表的時候就想嘆氣,隨意的用手指點著厚厚的紙堆,然後看是要隨便抽還是要用風扇去吹,想辦法從中間取出一張來。

我有什麼好的。二宮看著路過的便利商店玻璃窗上的倒影,上面有點小的身影貓著背縮著身體,看起來有些落魄。

那是二宮導演拍出來的片子其實都非常棒喔,似乎有一種獨特的風格呢。

二宮閉上眼,記憶中有著大眼睛的漂亮男人有一次窩在床上看他無聊的挑著演員表的時候,這樣認真的講著。

就算是GV也一樣嗎。

......嗯,就算是這種......這種片子也一樣。床上的人似乎突然醒悟到自己全裸的尷尬狀態,偷偷扯過了被子蓋住了佈滿痕跡的下半身,臉上卻遮掩不住的泛紅了起來。

二宮完全不明白那人口中所說的特殊風格是什麼,也沒有在拍片的時候特地去用些什麼手法,他那時候只記得要越過堆滿了層層履歷的小桌,湊過去奪取那人的吻。

說起來那人還是個記者呢,所以才會說出那種什麼"帶著特殊風格"之類的話吧。沒有注意到的時候,二宮才發現自己已經走進了便利超商,站在雜誌架前面發著呆。

說起來他也已經快一周沒見到那人了。這樣想著,最後二宮走出便利商店的時候手上不僅僅提了啤酒跟便當,還有一本櫻井翔幫忙撰稿的當期雜誌。




其實撰寫雜誌跟拍電影很相似,二宮和也在家裡咬著漢堡肉翻著雜誌的時候這樣想著,心不在焉的隨意看著雜誌的配圖跟文章。

真實的事情講多了就討人厭、但是一點都不透露又顯得做假的讓人厭惡。

想著要表達什麼,卻又不得不在意別人的眼光或是銷量,所以最後到了觀眾面前的東西都左刪右減的打了折,變成了半調子的東西。

記憶中這段文字好像是二宮哪一天在某一本隨手抓來的雜誌上看到的,那時候他在家裡宅了太久終於被受不了的好友相葉雅紀拖出去理髮廳剪髮,坐在位置動彈不得的頂著滿頭泡泡。

所以我非常崇拜一個願意將自己的想法率直的表現出來的導演,雖然再也沒有再看到他的新作品了。那段文字最後這樣寫著,二宮和也瞇著有些近視的眼睛看著模糊的小字,感覺那些字體都在眼前飄了起來似的。

願意寫這樣的記者也是很勇敢的吧,雖然沒有明文標出是哪個導演。

就像記者所喜歡的導演沒有新作、雜誌文章的作者也沒有把人名與作品寫出來,都是在最後的時候選擇了退卻。

二宮翻著雜誌的手指最後在某一頁停了下來,上面是去採訪新銳藝術家第一次個人展的報導,引起二宮注意的不是那個藝術家大大的照片上那過度熟悉的黑炭麵包臉,而是文章下方小小的作者名。

櫻井翔採訪、撰稿。

二宮和也鎖性放下了便當和筷子專心的看了起來,文字中不難發現櫻井對於那位藝術家的羨慕與感興趣,連對談中都似乎可以感覺到兩人近乎聊天的輕鬆氣氛。

二宮長著薄繭的手指忍不住將雜誌的紙張有些捏皺,卻又按耐著性子繼續看了下去。

文章內容是相當一般的慣例問題,但是引人注意的是到最後的時候雜誌編輯似乎也來了惡趣味,放了一張與眾不同的照片上去,上頭是一個穿著西裝外套的拿著小筆記本的男人,彎腰專心的看著黏土捏的人型。

下面被編輯注解了一句,跟正文完全不同的字體彰顯著並非出自同一個作者。

"在大野さん的相機下,也變得特別帥氣的記者さん!"

雖然完全理解這種編輯為了趣味而加上去的小欄位,但是二宮還是忍不住心裡那股怪異的感覺,充塞著身體連原本的飢餓感都所剩無幾。

他回想起在他攝影機下,跟這張照片中完全不同的、迷濛的眼神跟濕潤的大眼睛。

二宮和也一把把雜誌推離了自己,丟下桌上的雜物窩到了自己存放帶子的矮櫃邊,另外一手撥起了電話。





櫻井翔背著工作用的大包包,提著一袋啤酒與零食急匆匆的在已經接近深夜的街上走著,腳底下踩的路線一步比一步更加熟悉。

距離他第一次跟二宮和也見面已經有一個多月了,這中間他時不時就會接到二宮和也的電話或是mail,通知他去接受特別的"指導"。

說是指導或是課程,對於櫻井翔來說僅只是一次又一次接近二宮的機會,就算僅僅只是他自己單方面的喜歡與接近,他卻也沒有覺得後悔。

二宮實際上對他已經算是非常溫柔,他自己知道。

不管是察覺到他並不喜歡那個拍攝影片的小房間而改成將他帶到自己家裡,或是從來都沒有將每次的影片拿出去,這都是二宮對他的特別待遇。

而當每次他累昏了睡過去之後,醒來的那瞬間都會看到自己身上好好的蓋著被子,而二宮和也點著一盞小小的燈,咬著一根煙不知道是在寫下一次影片的腳本還是想些什麼。

他瞇著眼看著燈光下的身影,真真正正的感受到這個人就是當初拍出那部電影的人,讓當時還是一個小記者的他坐在無人的電影院裡面忍不住落淚。

歷盡了時光交錯的主角最後站在了與對方初遇的街上,看著曾經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與自己錯身而過,卻終究沒有叫出對方的名字。

一個故事不一定會有好的結果或是壞的結果,你以為愛的人卻也不一定懂你,就算已經看過了那個人在世上千千百百種姿態樣貌,卻也僅止於你所看到的他。

他懵懵懂懂的淚眼在筆記上寫下這段字,卻又全數將它刪去。

我只是累了。正如同主角最後一句話那樣,似乎也講出了製作這部片的人那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心意。

於是他回到家的時候重新在電腦上的文檔打著,他所崇拜的導演總是將自己的想法直接的表達出來,打完又覺得猶豫,卻還是按下了存檔。

了解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製片者的心意,不懂的人卻怎麼樣都看不懂,只覺得這是一杯無味的清水,雖然可以解渴卻飲盡便忘。

他們為什麼都想找我拍片,燈光下二宮的眉眼看的不太清楚,眼裡透出的迷茫卻讓櫻井一瞬間以為他只是個走失的孩子,茫然的問著他我應該去哪裡。

所以他忍不住就講出了他自己的想法,張開雙臂用力抱住那人其實很瘦弱的背。

與二宮交換著吻的時候他迷糊的想,怎麼這些劇本裡面就沒有任何一個人會講些長點的台詞呢。

這樣他就可以好好的、認真的跟他講一次我愛你。

就算那個人什麼都不知道。







===============================



不小心把之後要開的新篇相關寫進去了呢wwww

嗯大家可以猜猜看是哪一段, 新篇走向文字感覺也會像那段一樣(?

另外這篇設定就是跟隨Recording, 所以對於這種情節無法接受的朋友們可能要避一下雷

最後再提醒一下To the End 那張訂單收單是10/10號喔
訂單選項中也已經修改了, 可以直接選擇是否訂購上次的aNSwer本! 
訂單與詳細資料走此, 

mondsuchtig.blog.fc2.com/blog-entry-61.html


謝謝大家, 有問題或是要討密碼歡迎留言私信! 



最後悲哀的發現我不但300fo的文還沒寫完而且居然要400fo了

真的是, 非常的感謝大家⁄(⁄ ⁄•⁄ω⁄•⁄ ⁄)⁄


但是首先好像要先把30題寫完(›´ω`‹ )

评论(15)
热度(38)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