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The Fourth Quadrant (3)

OOC,OOC,OOC

標出來防雷

架空背景

世界觀混亂

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3. Bump




說是請多指教,但是實際上也完全不能算是這麼回事。

這樣想著的二宮和也,偷偷從電腦屏幕上緣探出頭,看了坐在整個辦公室最前頭的位子一眼,又縮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櫻井翔還是照著原本的樣子,規規矩矩的坐在自己的桌子前審著企劃報告書,就如同進公司以來的每一個日子一樣。

也許只是對方講的客套話而已吧。

就像現在櫻井對著遞上企劃書的同事面露笑容,否定整個案子的語氣卻堅定的讓人退縮。

嘴上講著什麼請大家多指教、說著客氣的話語,但是實際上在沒有人接近過去攀談的時候,卻這樣繃著表情皺著眉頭讓別人不敢接近。

啊啊真是討厭呀,真是不想有所牽扯呀。

雖然同樣都不是非常喜歡跟別人有所來往的個性,二宮卻並不覺得自己會跟他好好相處。

這樣的人,不是應該會在銀行或是什麼政府機關大企業上班的嗎?

扁著嘴這樣抱怨的時候,二宮和也卻突然想到了幾天前做的那個夢。

夢裡適才成年的學生穿著筆挺的西裝,一開始有些怯生的跟他攀話,然後在被他問著為什麼不去念經濟時傻傻的抓著頭髮笑著。

後腦勺翹起來的一小撮頭髮,感覺會讓散落的櫻花花瓣停留在上面一樣。

而究竟為什麼會做這樣的夢,二宮到現在心裡還沒個底。

"Nino,該走了,還呆坐在這邊幹什麼?"相葉雅紀好奇的湊到他身邊,嘗試著窺探他的螢幕,又在看到時洩了氣。"什麼呀,原來只是程式碼。"

"不然你以為我在看什麼。"二宮沒回頭斜著眼給了對方一個藐視的眼神,不必猜也知道對方腦子裡到底裝了什麼。"你以為誰會像你一樣上班偷看色情影片呀?"

"才沒有呢,我說了那是取材!取材!"相葉雅紀憤慨的指了指手上的企劃書其中一項內文。"在針對戀愛養成遊戲增加CG與影片可行度的調查!"

"是喔。"二宮連看都沒看,順手就打掉了相葉硬逼著拿到他面前給他看的報告,將電腦登出。

"是說,大家這樣興高采烈的,是要去哪?"

二宮看著不如以往苦著臉加班的同事,有些疑惑的問著。

"Nino你忘了嗎,今天我們是要去幫櫻井部長迎新呀?"

或許是二宮從來對於這種事情都不怎麼上心的關係,相葉也不怎麼在意,伸手就搭上二宮有些駝的背,跟辦公室中其他人一樣舉起手歡呼著。

"喝酒啦,還要點燒肉來吃!"

"今天不加班了!"

說到底這群人也只是藉著迎接新部長的名義趁機喝酒而已,二宮被相葉壓的背有些更彎了,用力掙脫的時候一抬頭就看到那戴著眼鏡舉止拘謹的人也被大家推擠著往門口走去,推開門的時候回頭望了一眼辦公室。

身型一瞬間讓二宮有些覺得似曾相似。

但是對方卻沒有像印象中那樣,反倒是迅速的回過了頭,反手關上門的時候似乎有什麼閃亮的光芒從指隙閃過。

不過那也跟他沒什麼關係就是了,二宮終於擺脫了相葉對於"是麻婆豆腐好還是燒肉好"的二選一問題,抱著包包快步走出了辦公室。





二宮和也並不知道酒精到底是不是種感情的催化劑,但是他卻不得不承認三杯啤酒對於一群大男人的可怕感染力。

原本還對於櫻井翔有些害怕的同事,在連續乾了三大杯又巡了一輪酒之後,也都自動自發的圍到了對方的桌邊,跟著那個男人因為無聊的冷笑話哈哈大笑。

如果他沒有看錯的話,其中那個已經把手勾上去對方肩膀的人正是早上還哭喪著臉跟他抱怨著自己企劃書直接被"冷酷無情的櫻井部長"退件的相葉雅紀。

"翔ちゃん今天晚上是我們這邊的,你們女孩子不准靠近啦!"

用著左撇子做為藉口,一個人縮在鄰桌一角的二宮和也看著相葉胡亂揮舞著烤肉用的夾子,驅退想要過來敬酒的幾個少數女同事,然後立刻得到了同桌其他男同事的附和。

"沒錯今天晚上是男人的夜晚,你們別想靠近櫻井部長!"

"反正也只是想來搭訕的對吧!"

大概被講中一半心思的女孩子們氣的妝容都有些糊掉,忿忿的從桌邊走開了。

"所、所以說我們男生要團結一致!"已經醉的差不多的相葉雅紀連話都講的有些不清楚,眼睛倒是銳利的掃到了坐在一邊自飲的二宮,馬上就拉開了嗓門。

"Nino,不要一個人躲在那邊,快過來呀。"

眼看著一群醉鬼跟自己招手,二宮和也頓時覺得自己的頭痛了起來。

但是就在他想像以往一樣轉頭逃跑的時候,卻冷不妨對上了那人的眼。

對方拿著玻璃杯正在啜飲著,放下的時候那人圓圓的眼睛就從杯緣露了出來,從鏡片的空隙間模模糊糊的看著他。

當下二宮就收回了退卻的心思,站起來走近那人所在的桌子。

感覺如果這時候逃跑就輸了,二宮奇怪的這樣想著,卻不想認輸。

而難得接受到二宮如此反應的同事們一下就歡呼著情緒高昂了起來,在二宮靠近的時候不斷鼓掌著,甚至相葉還貼心的將自己在櫻井翔旁邊的位子讓了開來讓二宮入座。

又不是小學生了,搞成這樣是哪樣呀。

但是這個時候如果再拒絕的話,反倒真的像是吵架的小孩子被一群同伴督促著和好的幼稚戲碼了。

因此二宮也懶得再做推辭,直接就大剌剌的在空位上坐了下來。

座位很擠,就算二宮跟櫻井都不算是體型高大的類型,兩個成年男性坐下也免不了肩膀手臂在舉杯敬酒間的碰觸。

這是二宮除了在那次電梯以來,第二次靠近著櫻井翔。

但是兩人卻僅止於禮貌的答話,或著分別插入團體的對話,從沒有那樣一對一的直接交談著。

這讓二宮有些放心卻又有些後悔,後悔著自己根本懶得去認識這個看起來有些不對盤的人,卻又為什麼要答應著坐下。

看著一大群已經開始發酒瘋的男人們,二宮覺得自己開始懷念著自家遊戲機裡面那個穿著水管工人服的鬍子大叔。

"二宮さん很累嗎?"

"咦?"

二宮和也有些驚訝地回頭,看著突然向他搭話的櫻井翔。

"看你酒也不怎麼喝,話也只對那幾個人講的樣子。"

"......算是吧。"二宮撇了一眼跟別人摟作一團大聲笑著的相葉雅紀,又低頭搖著自己手裡浮著冰塊的茶杯。

"櫻井さん呢,看起來還是很清醒呀。"

"是嗎。"櫻井翔聽著二宮的問句低聲笑了起來,修長的手指輕輕抹去酒杯上滴落的水珠,低垂而不像白日張揚的眉眼讓二宮覺得似乎對方也喝得有些半醉,近距離看著才發現原來對方眼袋下也帶著深深的黑眼圈。

櫻井歪了歪頭伸展了一下身體,換著方向歪著盤腿坐好的時候換了握著酒杯的手,二宮這時候才發現手指上頭乾乾淨淨,沒有看到今天離開辦公室時眼角瞄過的銀色光芒。

難道是自己看錯了?二宮盯著桌面上對方的手許久,正想收回眼神的時候卻聽到櫻井小聲講了句什麼。

在吵雜的環境下聽不大清楚,二宮想想這人也是自己以後的頂頭上司,於是正想湊上前去聽聽是不是對方也醉了得給遞茶送水的,卻聽到了對方低著聲調小聲地哼起了歌,歌詞不像是日文。

二宮的動作一僵,迷茫間居然覺得那曲調有些熟悉。

於是他退回了身體,縮到位子上任著那人倒在已經趴在桌上哭的相葉身上,瞇著眼唱著一段又一段不成調的小曲。





爛攤子終究是要收的,二宮和也在叫來第二十四台Taxi之後終於成功將一整店醉醺醺的男人一個一個送回了家,原本就沒有很醉的櫻井翔則是在末場的時候恢復了神智,正在店裡面買單。

櫻井走出來的時候二宮正嘗試著在寒風裡替自己點上一根菸。

"抱歉,麻煩你了。"

"沒事,我習慣了,這群人每次都喝成這樣。"二宮在折騰打火機好幾下後,終於成功的點起了菸,跟著菸吸進肺裡的還有乾燥過頭的冷風。

他頓時又覺得更清醒了些。

"櫻井さん......也要回去了吧?"

"嗯,我住的地方離這裡不遠,走回去就好了。"

"喔。"

原本二宮和也還想問問他需不需要再叫一輛車,看起來這輛是可以留著給他自己用了。

"那我......我告辭了。"

"二宮さん,"二宮鑽進車子前櫻井翔叫住了他,他有些不耐煩的回頭,卻看到對方像是在猶豫什麼,咬著唇皺著眉站在車邊。

"二宮さん,"櫻井翔躊躇半天又念了一次他的名字,最後才有些氣餒的放下了手,扯了扯身上的大衣,然後擠出了一句。

"明天見,上班記得不要遲到。"

二宮和也坐在車內看著對方離開的身影,有些恍惚地想著。

要注意的應該是那幫醉鬼吧,明天能不能克服宿醉都是個問題。





回到家的時間已經接近了午夜,二宮就算沒有喝醉處理搬運完二三十個大男人也算是勞動服務,於是趕緊洗漱完就換了衣服爬上床,連心愛的遊戲機都沒有打開。

這大概也是他頭一遭沒有跟裡面的人物說晚安吧,睡意襲來前二宮和也迷迷糊糊瞄了一眼遊戲機,碎念了一句明天再補償你們就徹底睡死過去。

但是奇怪的事情是,他的睡眠似乎很短很短,馬上就又睜開了眼,這一次他是站在有些老舊的圖書館中,陽光從窗戶與層層書架間灑下來,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淡淡的霉味。

又是夢嗎?二宮和也抬起頭小心的瀏覽著書架上有些發黃的書,走到書架盡頭的時候看到了一整排自習用的木製桌椅。

而像是呼應他心中一開始的猜想一般,一個剪著黑色短髮的青年低頭看著書,間或又在Notebook上打字。

等到他踩著幾近無聲的步伐走到對方面前的時候,就看到青年抬起頭,張著圓圓亮亮的大眼睛朝他眨了眨。

"二宮學長,你也來啦。"






<tbc>

评论(3)
热度(41)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