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The Fourth Quadrant (7)


OOC,OOC,OOC

標出來防雷

架空背景

世界觀混亂

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7. Act Break




二宮迅速的環顧了一下周圍的環境,他所身處的是從來沒見過的房間裡面,收拾的不算乾淨,床墊像是前一陣子才拿出來鋪上床單的,其他角落不是堆著書本、就是堆著些紙箱,不像平日有人居住的樣子。

他轉頭回去看著櫻井翔,卻發現幾秒的時間內對方已經退了開來,原本像是靠過來想要探視的距離一下子被拉回了平時的感覺。

"櫻井部長......"二宮看著對方咬著下唇一直不開口,於是鎮定了下心神決定還是由自己先開個頭。"這裡是哪?"

"......我家。"櫻井翔一下子似乎因為二宮的主動而有些退卻,伸手習慣去推鏡架的動作做到一半才發現自己現在並沒有戴著眼鏡,手就懸空在了那邊,在二宮驚訝的眼光下補上一句。"我家的客房。"

現在至少不是跟這個人睡在同一張床上。二宮不知道是因為想到這點還是因為剛才櫻井翔偶然做出有些冒失的舉動,心裡稍微放鬆了些,繼續小心的打探。

"但是我為什麼會......"

"我打開門想出去買煙的時候,就發現你倒在我家門口。"櫻井像是已經知道他想要問的問題一般,接上了他的話題。"這麼冷的天氣,我不能讓我的屬下睡死在外面。"

"更何況,你連大衣都沒有穿。"

二宮和也有些茫然的跟著櫻井的眼神看到自己身上,才發現自己還穿著睡前那套有些皺皺的T恤跟半長棉褲,的確如果以這樣在這種嚴冬的晚上走出門跟找死也沒什麼兩樣。

如果這樣解釋起來在櫻井翔那方面似乎就相當合理,畢竟他們也只是在工作上有些不合,沒必要深仇大恨到見死不救。

但是,他為什麼會出門?

二宮從傍晚的時間開始细细想去,今天自己沒有喝酒也沒有需要出門買什麼的念頭,為什麼會被櫻井翔"發現"在自家門口?

太奇怪了。二宮在櫻井看不到的角度小心的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發現他不僅僅是沒有戴出錢包手機,連鑰匙都沒有在身上。

如果這樣還說自己是出門然後發生什麼昏倒,也太過詭異。

這樣想著的二宮狐疑的看著給與自己答案的櫻井,眼底不禁帶上了幾分不信任感。

而與他眼神對上的櫻井翔,僅僅只是退後了幾步,然後就站起來說請他好好休息,自己先離開去睡了,走的速度快的連二宮都來不及攔住他。

但是自己為什麼會想要阻止這個人離開自己的視線,卻連二宮自己都有些不太清楚了。

或許是自己疑惑著看向他的時候,對方一瞬間露出的表情太過失落的關係。

二宮躺回用簡單墊被鋪好的床上,盯著陌生的米白色天花板這樣想著。

他從以前就不容易相信人,連小學時候幾個同學想整他,還是硬生生的給他發現了所有機關,於是嚷嚷著無趣就丟下他一個人了。

那個時候開始,他就總是在下課時間一個人坐在位置上,玩著自己的遊戲。

小學途中還搬了兩次家,一次回到鄉下老家一次又搬回東京,於是童年的記憶似乎就只剩著大批大批的封裝紙箱,還有從綠油油的鄉間搭車往有著灰色天空的都市前進,窗外的景色像是加快幀數的電影一樣一幕一幕往後飛去。

於是除了幾格特別清楚,其他都像是糊了花了,看不真切。

櫻井翔的客房中似乎沒有裝上暖氣,二宮只蓋著一件被子還覺得有些冷,轉了一圈終於在一角發現了電暖器,插好電設上定時開了起來才終於覺得足夠溫暖。

裹在陌生氣味的被子中的時候二宮深呼吸了幾次安定心情,入鼻的是有些潮濕的淡淡霉味,像是剛才出現的櫻井翔,讓人有些討厭卻又不知道為什麼有種懷念的感覺。

霉味跟房間中書的感覺會讓他想起圖書館。

然後想起圖書館中的那個人。

然後想起那人對自己說的話。

二宮吸了吸鼻子翻過身,瞪著亮著紅光的電暖器轟轟作響,眼皮越來越沉卻還是極力抗拒著睡意。

夢中青年最後講的那句話他不理解,但是心裡卻隱隱約約的知道自己大概是再也無法做這個夢了。

所以他撐著不敢睡,生怕自己真的睡了,然後沒有夢到對方,原本還只是猜測的想法就變成了事實。

於是到了電暖器的定時結束,窗外的天色也漸漸亮起來的時候,他還是睜著眼沒有睡著,只覺得這間房間冷得過頭。




櫻井翔來敲門的時候二宮正從淺薄的睡眠中醒來。

因為還沒有進入熟睡,所以不會做夢也是應該的。

二宮和也這樣安慰著自己,抓了抓頭髮就從床上爬了起來。

就算是周末、就算自己全身還痛得要死,畢竟是寄人籬下,還是不要太晚起來的好。

走出房門,櫻井翔大概是顧慮到他還沒醒,客廳與走廊的燈都還是關的,只有廁所小小的一盞昏黃的燈光,與半開著的廚房燈是亮著的。

他走向廚房,正巧看到對方從微波爐裡端出兩杯熱牛奶來,一轉頭就跟他撞上,兩個都沒睡醒的人各自被嚇了一大跳。

反應比較快的二宮和也一個步伐衝上去先穩住了對方的手,以免牛奶就這樣潑了一地一身,然後抬頭想習慣性的吐槽的時候卻正面對上了對方因為驚嚇而瞪得圓圓大大的眼睛。

熟悉而無防備的表情突然讓二宮恍神了一下,迷迷糊糊的認為自己是不是又回到了夢中,有點笨拙的青年為自己泡上一杯咖啡暖身。

而這次當他想伸手握住青年因為抓著杯子而變得溫暖的手的時候,碰觸到的卻是有些冰冷僵硬的指尖,凍的他一下子就縮回了手。

"......抱歉。"櫻井翔還是沒有帶著眼鏡,拿著兩個馬克杯讓他有些行動不便,於是也沒說什麼,就像是沒有發現二宮的退卻一般將牛奶放到了餐桌上,然後又問了句。

"要吃荷包蛋嗎?"

"啊,好,拜託了。"

雖然由櫻井不純熟的動作判斷這個男人並不常下廚,但是正當他想踏入廚房一步的時候卻被對方一句"備用的毛巾跟牙刷都放在浴室中了"給堵了回去,默默的去梳洗。

離開餐廳之前他又看了眼櫻井翔,對方凌亂著頭髮對著平底鍋皺眉,身上沒有穿著西裝而是灰色的休閒連帽T,不加修飾的外表讓他看起來比平常年輕了許多。

然後就更加的、更加的跟夢裡的青年相似 。

二宮和也拿著淡黃色的毛巾擦臉的時候聞著上面屬於新買的、淡淡的洗潔劑香味,看著鏡子裡自己的面容自嘲的扯起了一邊的嘴角。

這樣看著別人,來連結自己夢中的妄想,簡直太過分了。





用完簡單的早餐,二宮客套的幫忙收拾了餐桌之後就準備回去了。

除了對於陌生地點的不熟悉感讓他不自在,另外眼前的這個人也讓他有些手足無措。

幸好對方也不是像相葉雅紀那樣自來熟的人,不留他也不趕他,好像吃完早餐二宮就自然的要離開一樣,站在了門口送他。

走的時候櫻井翔還好心的借了一件大衣給他,尺寸比較小些,說是原本是弟弟的,沒想到搬家打包的時候一個不小心就帶了來,於是就放在了這邊。

跟之前一樣聽起來相當完美的原因,二宮和也也不想與他較真,不客氣的穿上了就準備離開。

走的時候他看著櫻井翔也裹著毛衣站在玄關,送他的樣子遮掩在依舊沒有開燈的走廊陰影間,半個身子都被黑影蓋住。

"那我走了。"

"嗯。"

櫻井翔的聲音聽起來疏遠又靠近,二宮帶上鐵門,視線就這樣被鐵灰色的門緩緩的分割成兩塊,把對方隔在裡頭。

走出幾步後他習慣性的抬頭看了一眼天空,還是那樣灰茫茫的沉沉壓著水平線,身後傳來鐵門上鎖的卡榫聲像是鮮紅的東京鐵塔,尖刺的突出了音節。





tbc

43 9 /   / 2y NS 同人
评论(9)
热度(43)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