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The Fourth Quadrant (8)

OOC,OOC,OOC

標出來防雷

架空背景

世界觀混亂

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8. Off




一月中的時候東京的天空還是沒有放晴。

二宮和也走進辦公樓之前拉了拉自己的圍巾,米白色的毛料在一大群穿著深色大衣的上班族中算是特別明顯的顏色。

這也讓相葉雅紀遠遠的就看到了他,在電梯口就急著跟他招手。

"Nino ,早上好!"

二宮懶懶的揮了揮手權當作是打招呼,鑽進排隊等電梯人群裡面的時候才發現相葉雅紀空著的另外一手原來是掛在櫻井翔的肩膀上。

二宮走過去的腳步頓了一下,卻還是站到了兩人身邊。

"NinoNino,你看我跟翔ちゃん穿情侶裝耶!"

".......哈?"二宮眨眨眼,還以為是早上沒睡醒聽錯了,仔細打量一下這才發現櫻井跟相葉身上的大衣果然是同一款的,連圍巾似乎都只是顏色不同。

"什麼情侶裝不太對吧,相葉ちゃん。"櫻井翔被這樣講了似乎也不生氣,只是露出有些無奈的笑容。"只是剛好在同一家店買的。"

"但是但是,"相葉不斷拉扯著自己身上的衣服跟櫻井比對。"能買到同一件不覺得是奇蹟嗎?"

"你這樣講我以後都不敢穿這件出門啦。"櫻井看相葉誇張的手勢比劃著,壓低聲音笑了起來。

"啊,電梯來了。"

二宮和也跟著人群一起走進電梯,看著兩人彷彿熟識好友一樣的互動,不知道為什麼心情就有些鬱悶了起來。

櫻井翔自從那天之後,對他的態度似乎改變了。

並不像以前工作上那樣會對他挑剔質疑,也不會刻意的迴避他,但是看到他的時候,談話舉止就像是冬天飲用的冷水那樣,清清淡淡,有些難耐卻也不是無法喝下去。

走出電梯的時候二宮讓到一邊偷偷的看了一眼被相葉開玩笑似的勾著脖子的櫻井,對方低垂著眼簾低頭走出,嘴角上帶的淺淺笑意讓他不自覺的又退縮了一步。

那樣的笑容他說不上熟悉,卻也無法說是陌生。

已經分不清楚到底是在他念想中擅自描繪出與夢中青年的相處情況,還是說當時真的有在哪個夢中的午後,看到對方揚起的笑容。

二宮揉了揉有些發疼的眼睛,低著頭快步走到自己位置上。

 戳著自己放在桌面上的蘑菇手辦,二宮和也覺得自己不知道位什麼覺得委屈的要死。

擅自跑進別人的夢裡面、擅自表現出跟平常不一樣的模樣、甚至擅自的決定表白離開。

但是當他覺得寂寞的時候,卻為什麼怎麼樣都不肯從夢裡面出現了呢?

將臉埋進臂彎內,二宮閉上眼细细回想青年的樣子,卻發現一如那些童年的記憶,緩緩的、像流沙一樣從腦海中一點一點流失。






相葉雅紀平常人雖然神經大條,甚至全身上下都瀰漫著天然的神奇氣息,但是在關鍵時刻還是很能察覺不對勁的。

就像是現在,相葉雅紀放下自己手頭上正開發到一半的寵物養成軟體,長腿一踢就把有著滑輪的電腦椅晃到了二宮身邊,一路上居然看準了沒人經過,喀噹喀噹的滑過了大半個辦公室。

反正櫻井部長去了別的樓層開會,平時就習慣相葉這樣坐的同事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NinoNino,怎麼了,今天心情不好嗎?"相葉壓低聲音,看著懶洋洋的打著字的二宮歪過頭發問。

"我每天都這樣。"二宮連抬頭看都不看一眼,自顧自的戳著桌面上的小寵套件,相葉略伸長了脖子望去,才發現是一只圓滾滾的倉鼠。

"啊那不是我們新開發的小遊戲,Nino你有裝呀!"

"吵死了,不要在我旁邊大呼小叫的。"二宮終於轉過身一腳往相葉坐的椅子踢去,然後看著對方被踢遠之後又慢慢雙腳並用的挪了回來。"到底怎麼樣啦,我愛公司試用一下也不行嗎?"

"沒有,我以為Nino你會比較喜歡柴犬的......"相葉抓了抓後腦勺,然後像是想起什麼一樣的突然掏出了手機。"對了,Nino你看你看,手機上新出了這個遊戲喔。"

"喔──"遊戲什麼的還是比較能夠激起二宮的反應,他往後靠了一點探頭看過去相葉手上的手機螢幕,才發現是一款RPG遊戲。"什麼啊,是這個呀。"

"咦?Nino你已經在玩了嗎?"

"什麼在玩,這是我們以前玩的那款呀,"二宮用手指隨意點了點,又仔細的看了一下。"你看,果然是那款的翻新15周年紀念版本。"

"可是......."

"什麼可是,以前不知道是誰每天蹲在我旁邊看我打這個遊戲,都忘記了嗎?"二宮和也翻了翻白眼,正想繼續吐槽,卻發現相葉露出困惑的表情。

".........Nino,我以前沒有跟你一起玩過這款呀,"相葉偏過頭想了想,又肯定的點了點頭。"嗯,沒錯,我跟你開始同班是你中學搬來東京之後,那時候這款遊戲早就沒啦。"

"咦......?"

二宮看著相葉認真的眼神,知道對方並不是會在這種事情上──或著說對方根本沒有心思這樣做──會騙自己的人。

而且剛才他是隨口說出,但是细细想去的確他與相葉雅紀認識的時候,已經是穿著初中制服的印象了。

但是,剛才一瞬間在他心中出現的回憶,又是屬於誰的?

腦海之中好像在自己小時候,一直有一個同樣小小的身影蹲在樹下,縮著身體跟他擠著一個狹小的遊戲機螢幕,跟著他的操作小聲的驚呼著。

對方面目與聲音都像是老舊的錄影帶,就算調出來了那捲卻怎麼都找不到適當的機器撥放,只能看著上面的標籤勉強回想裡面的內容。

"你們是怎麼了嗎?"手上抱著一疊資料明顯是開會回來的櫻井從走道探頭,走到了相葉身後,彎下身看著對方手上的東西。"啊是這款呀,好懷念。"

"翔ちゃん也玩過這款嗎?太好了趕快教我,這關我一直破不了!"相葉轉過身急忙站了起來,拿起手機往對方求救。

而二宮只是有些僵硬的坐了下來,試圖去忽略背後傳來的討論聲。






回到家的時候二宮看著被自己放在鞋櫃上的紙袋,忍不住又覺得眉心一陣陣的痛。

他拿起用著附近麵包店紙袋包裝的東西,走到沙發上坐了下來。

裡面裝的是櫻井翔那天借給他的大衣,他一直沒記得還回去。

至於到底是為什麼不還,他不想去细想,只是覺得自己心裡不想這樣做。

櫻井翔看到他也沒催他還,也不知道到底是真的忘了還是並不在意一件外套。

外套的樣式設計的與櫻井今天身上穿的完全不同,毛料的不能用洗衣機洗於是二宮少見的拿去了店裡請人幫忙。

但是今天看著對方身上新買的外套,二宮突然有一種想乾脆把這件衣服據為己有,也不用還回去的念頭。

他偶爾都會出現一些這種奇怪的念頭。

就像如果對方幫忙自己準備好了外套,他就不一定想穿。但是像是今天櫻井這種不聞不問的樣子,他就有一種想要將這件穿上身然後到對方面前去晃一晃的衝動。

又像當初去買圍巾的時候,相葉幫自己挑了深藍色的圍巾,他卻不知道為什麼反而一眼就看上了這款米白色的,回家想想不但容易髒又不太符合自己的個性,但是秉著不想浪費的想法,也就直接的圍上了身。

二宮又看了一眼紙袋中被乾洗店袋子好好包裝的外套,嘆了一口氣之後把紙袋丟到了地上,閉上眼。

還是等著對方來討吧。

開著的電視裡傳來搞笑藝人吵雜的聲音,白天累積的疲憊跟多日未好好睡的倦怠感一口氣湧上,二宮也顧不得買回來的便當沒有吃,就這樣倒在了沙發上睡著。

這是他第一天沒有念想著那夢中名為"櫻井翔"的青年入睡。

但是就像是跟他開玩笑一樣,當他張開眼睛的時候,映入眼裡的卻不再是自己家裡的客廳,而是散落著銀杏葉的公園,張眼望去遍地都交疊著金黃色的碎片。

二宮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知道這個夢境還是與想像中的不同。

至少他已經不在可以遠眺鐵塔的校園中,而是在了人來人往的神宮外苑。





tbc


评论(4)
热度(43)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