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The Fourth Quadrant (9)

OOC,OOC,OOC

標出來防雷

架空背景

世界觀混亂

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9. Post-production






二宮和也坐在有些冰的椅子上,看著周圍裹著秋裝來往的人們,愣著愣著然後打了個噴嚏。

他都忘了自己身上只穿了棉質的長袖T恤,在這樣的秋天中還是有些挨不住的。

二宮摸了摸鼻子,認真的想著自己下次睡覺前是不是要採用洋蔥式穿法,裡面一層短袖外面一層毛衣最後再罩一件大衣,能夠適應各種氣候。

而這畢竟也只是二宮個人的想法而已,現下他得又一次的面對凜凜吹來的秋風才是事實。

"先生,您怎麼了,怎麼不穿上外套呢?"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原本苦惱著的二宮偏過了頭去,然後看到一個穿著風衣的男子走到了他身邊,指了指他身邊的紙袋。

二宮轉過頭去才發現那是他原本打算還給櫻井翔的外套。

這是第一次有現實的東西一起出現在夢裡面,二宮伸手過去,將袋子裡的外套拿了出來穿上。

就在他掙扎著將手塞進袖子的時候,穿著褐色風衣的男子同時在長椅的另外一頭坐下了,距離二宮大概一個人寬。

"我能坐下嗎?"

對方討好似的對他笑笑,二宮只是點了點頭然後默默在心裡吐槽。

都已經坐下了講啥呢。

男子似乎有些意識到他的生分,於是從手上的紙袋裡掏出了一個還冒著熱氣的肉包子遞給他。

"要吃嗎?"男人伸長了手彎起眉眼,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不小心買多了,就算是幫我個忙,吃掉一些吧。"

"......幫忙?"伸手接過燙手的肉包的時候二宮才想起自己是沒吃晚餐的,雙手捧著吹涼的時候眼角瞥到了對方掌心被燙的有些紅的印子。

"嗯,我跟人約好了在這邊等他,想說怕他餓所以去買幾個肉包,不小心就買太多了......"男子有些困擾的皺著眉頭,看起來有些捨不得的拉開紙袋望著裡面的包子。"但是看起來都很好吃嘛..........."

"唔......"二宮咬下一口,不得不贊同男子的論點─的確是很好吃,連他平常不太吃包子的人都幾乎要讚嘆著裡面的內餡調味非常符合他的口味。

"對吧,很好吃吧?"男子看著二宮一口接著一口,也從袋子中挑了一個出來咬下。"啊,這個泡菜口味的也好吃!"

二宮一邊咀嚼著一邊轉過頭去打量沉浸在美食中的男子,對方穿著整齊的西裝與風衣,看起來像個上班族。

雖然眼角跟眉間的皺紋顯示著這人的年紀大概五十多歲上下,但是或許是因為正品嘗著自己喜歡的東西,眉眼全放鬆著下來的樣子卻讓他看起來年輕許多。

對方似乎是有些欲罷不能,迅速的消滅完一個之後又拿了一個出來,還順手遞了一個給他。

"再來一個?"

被挑起胃口的二宮自然不會客氣,從對方手上接了過來。

"被我吃掉這麼多,你等的人不要緊嗎?"

"還有兩個他最喜歡的口味呢,而且要是知道是你吃掉的一定不要緊的。"

"......什麼呀。"看著自顧自哈哈笑起來的男子,二宮想這大概是一個傻爸爸,正在等著上學歸宅的女兒吧。

也許女兒已經上了初中或高中,還順手幫不器用的男子打上了領帶才出門。看著明顯是右撇子的男人身上掛著的左手結,二宮因為自己腦補的景象而彎起了嘴角。

坐著坐著兩個人吃完了包子,男子順手將剩下的包好然後用風衣小心的裹在懷裡,說是怕涼了,二宮也只是點了點頭,看著那人小心而謹慎的神色呵護著一個才一百日圓的包子,像是揣著什麼寶物。

被這樣愛著的女兒一定很幸福吧。看著男子溫柔的神色,二宮原本這幾天折磨得有些疲憊的神經也紓緩了下來。

作為回報二宮主動的問了男人要不要喝點熱飲,指了指公園一角的販賣機。

對方愣了一下之後點了點頭,還遞給他好幾個銅板說拜託了,這節省掉了二宮動作之後才想起自己沒帶錢的尷尬。

販賣機上賣的有一大半都是自己沒看過的飲品,二宮想了想也沒覺得奇怪,因為也許這就是夢中的設定,於是最後只挑了兩罐咖啡跟一罐可可,然後走回了椅子上遞給男人。

"謝謝,"男人禮貌的道了謝,又有些不解的看著二宮遞過來的另外一罐可可。"這個是?"

"給小朋友的,沒長大不要喝太多咖啡。"二宮拉開鋁罐拉環,灌了一口才又對上對方明顯沒理解過來的眼神。".......你不是在這等你小孩嗎?"

".....啊,"男人張大了一雙圓圓的眼睛,半晌才眨了眨眼笑了起來,似乎被戳到了莫名的笑點。

"怎麼了?我猜錯了嗎?"

"嗯,不是喔,我並不是在等我的小孩,雖然看起來很像是那樣對吧?"男人看著二宮明顯有些不悅的表情定了定心,然後又低下頭望著自己手中兩罐飲料,喀噹喀噹的輕輕互相敲擊著。

"我在等我的戀人喔。"

"......戀人?"二宮看著對方把玩著鋁罐的修長手指,這才發現對方手上的確是配戴了一款銀色的簡單戒指。

"嗯。雖然我覺得他可能也不討厭喝可可就是了。"

男人坐在長椅上的修長身軀前傾著,從領口露出了一截漂亮的頸子,黑色中已然夾雜著灰白的短髮稍微因為動作而蓋住了對方的眉眼。

二宮頓時覺得那樣身體的姿勢特別熟悉,熟悉到他幾乎可以將兩個影子都重疊上去。

但是在夢中他似乎有另外一件更加值得在意的事情。

"等等,你剛才說的是......"

男人低沉而溫厚的口氣講述自己的戀人的時候,用的並非是女性的"她",而是......

"嗯,是的。"男人抬起眼,對他溫和的含笑頷首。

"我在等的,是"他"呢,我喜歡的人。"





tbc



這周發生了點事情, 這章也不想匆匆就趕好

因此就先發這點吧, 抱歉

评论(6)
热度(31)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