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The Fourth Quadrant (10)

10.Mixing Board


OOC,OOC,OOC

標出來防雷

架空背景

世界觀混亂

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二宮站立在長椅前,陷入驚訝與平淡之間的模糊交界點之間,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反應。

腳底下金黃色而有些泛著枯黃的葉片在秋風中被他腳底小小的挪移踩的沙沙作響,一片一片碎成了细屑。

他不知道到底是應該先對男人口中所說的戀人的性別先感到驚訝,抑或是心裡那像是早就料到一樣的理所當然更使得他感到有些害怕。

男人依舊是坐在椅子上,好似早就知道他會有這樣的反應一樣,耐心的仰著頭望著他。

而他像被定住一般,低頭看著對方就算眼周布著皺紋依舊明亮的眼睛,瞳裡光彩流轉,彷彿要告訴他多少事。

那眼睛那麼熟悉,卻又那麼陌生。

心臟撲通撲通的跳著,用力得彷彿耳朵都可以聽到血液在血管中流動的聲音,像是之前他在夢中遇見那名青年的時候。


坐在長椅上的男人抬眼微笑著看他。

─'夢中青年從電腦的屏幕後頭抬起臉,停下手上的動作對他綻出一個笑容。'


男人放下手上的飲料,從長椅上站起來。

─'青年收拾好書本,推開圖書館有些老舊的椅子背著雙肩包向他跑過來。'


男人伸出指甲修剪的整齊的手指,握住他的手讓被熱飲暖過的溫度傳到他掌心。

─'青年在小店中向他伸出手,想扶住他眼底裡卻帶上了難過的陰影。'



"對不起。"未及開口,他看著男人向他皺了皺眉,原本溫潤的笑容帶上了點歉意。"雖然有些突然,但是我想今天時間到了呢。"

"時間?"

"如果你過幾天會再來的話,再跟你講清楚吧。"順著男人所指的方向看去,他居然看到自己的影子正在緩緩變淡。

他心中有些害怕,男人卻先一步的抬起手摸了摸他的頭頂,帶點安撫的意味在。

喂,別像摸小狗一樣的對我呀。二宮因為這樣的動作稍減了緊張,正想開口吐槽,卻又覺得不是那樣的適當,於是只用了眼神稍稍的表達了自己的不滿。

男人顯然因為二宮的眼神而停了下手,溫暖的手掌離開的時候讓二宮意外的有些失落,但是隨即又發現對方的手按上了他的肩頭。

"那麼,晚安。"

隨著對方好聽而低沉的聲音感受到的是推上自己肩膀的力道,他睜大眼睛看著對方微笑著像他揮手,而他卻無法控制一般的跌落。

為什麼?會跌到地上的。他閉上眼等待著應該出現的疼痛,沒想到背後卻像是碰上了什麼柔軟的東西,睜眼一看才發現自己又回到了自己家裡的沙發上。

桌上冷掉的便當,隨手丟在沙發扶手上的外套跟圍巾、正在報著深夜新聞的電視,一切都跟他睡著前一模一樣,大概只有角落的時鐘上分針時針的位置有所不同。

還有,他身上穿的是跟夢中一樣那件,櫻井翔借給他的外套,衣角甚至還沾上了一小片泛黃的銀杏。

二宮和也撐起身體,小心的捏起那片葉子,正想拿到眼前细细觀看,卻發現金黃的銀杏一點一點的從葉脈化作深綠,然後就像是萎縮一般不斷變化,直到細小到連手指都捏不住。

時間在倒退。

他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有了這樣的想法。

他放下其實已經不存在的葉子,將便當丟入垃圾桶,發出的聲音在深夜裡特別明顯,喀噹一聲像極了自己被夢中的男人推那一下,心臟深深的落入了黑暗之中。

不要再讓他有更多的想念了。





或許是已經習慣了這樣變換來去的夢境,二宮隔天居然準時的聽著鬧鐘的聲音就爬了起床洗漱,甚至還比平常早上了快十分鐘。

他穿上有些皺的西裝,伸手去衣櫃中撈出一條領帶想幫自己打上,手指習慣的繞了結將布料抽出的時候他卻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猶豫了。

那打結的方式,在鏡子的反射中居然這麼熟悉,但是在他最近的印象中居然不是像這樣自己看著鏡中的自己,而是看到這個結在另外一個人脖子上出現。

所以他又想到了他第一次在電梯裡頭遇到櫻井翔的時候,對方在剪裁得當修身的筆挺西裝下打的有些歪歪的領帶。

原本不想理解或是沒有去注意的細節似乎被昨天夢中男人每一句每一言別有意義的話語挑了起來,緩慢的拼湊著。

但是我不是解謎遊戲的主角呀。二宮和也瞪著鏡中的自己惡狠狠的嘖了聲,轉身往門口走去,嘗試著甩掉那份令人不知所措的迷茫。

幸好早晨擁擠的交通跟一大堆接踵而來的工作很快的就拉走了他的注意力,二宮和也一直到將近下午才在茶水間中遇到了櫻井翔。

對方還是帶著那銀框的眼鏡皺著眉頭,掛著條不大相稱的領帶在為自己沖一杯黑咖啡。

二宮走進去的時候沒有跟對方打招呼,事實上也是因為他並不想要用自己的熱臉去貼對方冷淡的反應,所以只是自顧自的走到咖啡機前看著一大排可選擇的按鈕猶豫。

他想起昨天夢境中男人手中兩罐被敲的叮噹作響的鋁罐咖啡與可可,不自覺得在兩種飲料間猶豫不決。

他不喜歡黑咖啡的味道,如果有機會的話他寧可去選擇蘇打這種小孩子的飲料,但是實際上的情形是他今天需要提神,不能沒有咖啡因。

".......要來杯Mocha嗎?"

二宮猛然回頭,卻發現出聲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剛才還一臉專心致志自己泡著咖啡的櫻井翔。

對方突如其來的搭話讓二宮有些反應不及,平時想好許多要拿來反駁或是嘲諷的話語一句都講不出,只得看著對方湊了過來。

"裡面會有些許巧克力的甜味跟鮮奶油中和苦味,這樣比較喝的下去吧?"

櫻井翔沒抬頭也沒等二宮回答,自顧自的調整好了機器就按下沖泡的按鈕,不一會兒巧克力淡淡的甜味就混著咖啡獨有的香味瀰漫了整個茶水間。

因為二宮並沒有挪動腳步的關係,走過來在咖啡機前面操作的櫻井翔一下子就離的他很近,近的幾乎二宮只需要呼吸,就可以聞到對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跟煙味。

他身上的味道是冰冷的、但是咖啡的香味是溫暖的,混雜在了一起吸進肺部就變成了一股子複雜的心情。

"好了。"當櫻井翔讓開的時候二宮常用的蘑菇圖案馬克杯已經裝了滿滿的咖啡跟奶泡,也沒等二宮真正反應過來,就轉身想走出茶水間。

"等等!"二宮終於在櫻井後腳將踏出門檻的那瞬間叫住了他,然後望著那人用著有些窘迫的角度轉過半個臉來。

好幾個問題在他腦子裡打轉,但是在看到對方低垂著的眉眼與透明鏡片下像是在顫抖的眼睫的時候那些問題就像化成了水,傾來倒去就蒸發了個乾,最後只剩下一句話。

"..........謝謝。"

這幾個音節脫出口的時候二宮心裡像是有一根弦被扯上了弦鈕,拉緊了又拉緊,莫名的害怕會不會對方又用著之前那樣的態度對他,冷冷的音調讓整首樂曲戛然而止。

意料之外的櫻井翔只是略略挪動了腳步,朝他點了點頭。

但是二宮卻沒有看漏對方嘴角那份笑意,像是把夢中青年與昨晚男人的色彩中和了糊上,勾勒出淡淡的弧度。



─"我知道你一定喝不下黑咖啡的。"

雖然沒有親耳聽到,但若是夢中的那兩人,一定會這樣講的吧。

二宮和也看著步伐顯得相當疲憊的櫻井翔緩步走向辦公室,拿起了杯子捧在掌心,宛若每次對方牽起他的手那樣小心。



tbc

评论(9)
热度(45)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