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The Fourth Quadrant (11)

OOC,OOC,OOC

標出來防雷

架空背景

世界觀混亂

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11. Cross-Cutting



櫻井翔對他的態度又改變了。

這是二宮在這周工作下來之後深刻的感覺到的事情。

並不是說就突然人格做了轉變180度的大變化,而是對他的沒有像以前那麼冷淡了。

就像那天在茶水間的事情,櫻井翔沒有再像一開始那樣為難他、也沒有像前陣子那樣完全無視他,而是開始真正的跟他"嘗試"著相處。

在電梯間遇到的時候會點頭打招呼、討論工作的時候會認真的看著他、吃飯的時候就算看到相葉雅紀一手已經勾住自己的肩膀卻也沒有拒絕共食的邀請。

但之所以用著嘗試兩字,是因為二宮還是查覺到了櫻井舉止間的不自然,似乎是努力嘗試著要做出這些事情來。

這也是難怪的事情,畢竟如果今天櫻井翔在一夕之間就變成了那個夢中那個溫柔和善的青年,也許他才會想捏捏對方的臉問說對方清醒了沒。

比起這些,二宮更加在意的是,櫻井轉變的時間點,似乎是從他與夢中的男人相遇在銀杏林下開始,不偏不倚恰恰好的就從那天作出了分割,準確的又無縫的像是電影剪接的場景變換。

今天若不是因為他也是劇中之人,也許根本就什麼都查覺不到。

櫻井翔並不是高超的演員,只是整個情節走下來實在有太多的分支,引的他失了方向。

"二宮さん,"二宮抬起頭來,就看到了有些彆扭的櫻井翔站在了他桌子前。

"...........部長有什麼事嗎?"

"相葉さん問你說,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吃午餐。"

雖然是公事公辦的語氣,用語與距離也抓得恰到好處,但是二宮還是可以從對方抿著的唇查覺出對方的不自在。

而且.......往櫻井身後再看一眼,相葉雅紀已經站在了辦公室門口跟他招手,這似乎也說明了櫻井為什麼會站在這邊。

多事的笨蛋,二宮一邊在心裡碎念著,一邊站起了身,與櫻井錯身而過的時候順手拍了拍他肩膀。

櫻井翔似乎是沒有預料到他會有這樣的動作,一下子往後退了一步,撞到了後邊桌子上的筆筒,裡面的筆咯噹咯噹的掉了一地。

"......抱歉。"

櫻井翔推了推眼鏡,有些狼狽的站在一邊,任著二宮用著有些驚訝的眼神上下打量。

"沒事,我來撿吧。"二宮挑了挑眉,彎下腰來跟櫻井一起撿著散亂一地的筆。

撿拾的途中二宮用眼角瞄著彎著腰弄皺西裝有些狼狽的對方,發現對方僅只是盯著地板一隻一隻的將筆握在手中,沒有跟他的眼神對上。

"好了。應該沒有漏了吧。"將地上的筆都撿起來之後二宮直起身體,櫻井也做了同樣的動作,將筆放好回去筆筒中。

"你們好慢呀,怎麼了嗎?"相葉雅紀似乎是在門口等得有些不耐,跑了過來到他們身邊。

還不是都你害的,二宮心裡的吐槽還沒出口,櫻井就先擺了擺手,對對方笑笑的說沒什麼,然後伸手輕輕的推了下相葉。

"好了,快走吧,不然等一下午休時間都要過了。"

"對喔,趕快趕快,不然轉角那家中華料理店一定會沒位置坐的。"相葉像是被提醒了一樣,急急忙忙的就重新往外走去,櫻井也緊跟在對方後面。

二宮並沒有很餓,事實上上午的工作也大多是在放空,因此他只是慢吞吞的拖著腳步走著,卻在抬起腳步的時候突然聽到了細小的聲響,有些像是金屬的撞擊聲。

是什麼?二宮尋著聲音方向蹲了下來,果然在桌腳發現了一個閃著銀光的小東西,撿起來才發現那是一枚戒指。

他看過這枚戒指的。

小小的,閃著有些黯淡光芒,表面卻又像是被誰一次一次用手指琢磨過,有些舊的銀色戒指,正是那天他在茶水間看到的,櫻井翔所帶著的戒指。

那枚失蹤的、又從來沒有別人看過的戒指。

他看著邊跟相葉聊天邊離開的櫻井,有些好奇這枚戒指到底是不是屬於對方的。

所以他只是將東西藏在了口袋之中,然後加快了腳步跟上兩人。




二宮想起他曾經在茶水間問過櫻井戒指是誰的,當時對方冷冷的回答打斷了一切可以繼續話題的可能。

那時候他想這枚戒指可能對櫻井來說相當的重要,所以櫻井才會用這樣過於冷淡的態度來回應。

但是現在看起來似乎不是這樣,二宮縮在電腦後面看著一如往常工作交辦事項的櫻井,手中小小的指環已經在掌中靈巧的轉了三圈。

如果掉的是很重要的東西的話,應該會馬上找的吧。

例如訂婚戒指。

二宮趁著櫻井不在的空檔將戒指拿到燈光下细细研究,隱隱約約的看到了被磨的幾乎看不出來的女性名字接在熟悉的名字之後,一起被刻在了戒指內側。

他想起上一次去對方家裡,那空空洞洞的樣子,只有一副的餐具跟盥洗用具,怎麼樣都不像有人一起居住的樣子。

是怎麼樣的事情,才會讓櫻井翔這樣的人將原本已經代表著幸福的戒指取了下來,一個人躲在空蕩的房間中遊蕩。

這樣的疑惑一直持續到了二宮下班,甚至還特別多等了一下,直到櫻井翔離開這準備收拾回家。

櫻井翔還是沒有任何要回來找東西的樣子,平淡的表情甚至讓二宮一度懷疑這個東西根本不是他的。

但是上面的姓名卻又寫的那麼清楚,儘管已經有些磨損刮痕,二宮還是可以用指尖就摸索出對方刻在上面的英文拼音。

當二宮將戒指擺在自家桌子上的時候,忍不住又嘆了口氣。

感覺自己撿了一個麻煩回家呀,本來只是有些好奇,等著對方想來找的時候再遞給他,沒想到櫻井翔連找都沒找,甚至連眉頭都沒皺一下。

到底是怎麼回事呢,二宮閉上眼又想起了夢中的那個男人,特別親切的態度、彷彿知道他喜歡的口味的樣子、還有對自己講的那些意義深長的話,全部都交織成一個又一個的問題。

─"如果你過幾天會再來的話,再跟你講清楚吧。"

似乎只剩下這個方法了呢,再見對方一次。

二宮這一次穿好了櫻井借自己的大衣,將戒指握在了手裡,讓頭往後仰,準備讓身體落入柔軟的沙發中。

但是接觸到的並不是熟悉的柔軟椅墊,而是意想中的、有些冰冷的木製椅背。

二宮張開眼睛,不意外的看到了上回秋日金黃的銀杏落葉在地上鋪得更厚了一層,來往的人群身上的衣服也漸漸加多了。

而他轉頭就對上了夢中男人瞇著笑起來的眼睛,朝他眨了眨眼。

"你好,先生我們又見面了呢。"





在二宮尚未開口之前先遞過來的是熱騰騰的包子跟熱飲,二宮一邊將看起來更加灰暗的戒指不動聲色的塞入口袋,一邊就將對方的好意接了過來。

"這次的口味還喜歡嗎?"對方用手遮著已經被半個包子塞得滿滿的嘴,問著還正在吹涼包子的二宮。

"還沒吃呢。"

"喔。"男人被這樣截斷了話似乎也不生氣,只是自顧自的咬著肉餡,腳一擺一擺的看起來心情不錯。

".......那上次的那兩個包子,你.....你等的那位喜歡嗎?"沉默久了反倒是二宮覺得有些難熬,跟上次同樣隔了一個人的距離向對方發問,斟酌了半天還是沒講出戀人兩字。

"嗯,很喜歡喔,雖然沒有明講,但是我看的出來的。"男人從口袋掏出紙巾擦了擦手,將注意力轉到罐裝咖啡上,啪的一聲拉開了拉環。

"因為他還怪我跟你講得太久,所以包子才涼掉了。"

"......可以問那個人的事情嗎,他為什麼知道我是誰?"

然後你又是誰,怎麼知道我的來歷。

剩下半句疑問二宮噎在了喉頭沒問出來,帶著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顧忌。

"嗯.......怎麼講呢......"有些意外的問題似乎讓男人陷入了苦惱,但是對方耳朵上浮起的暈紅二宮並沒有漏看。

"雖然早就知道有可能會問這個,但是真的要講出來還真是地獄呢。"對方的眉頭扭成了八字,看起來有些委屈又有些羞恥的樣子,但是還是認真的低下了頭思索。

二宮可以看到對方在膝上握起的雙手,右手像是習慣性的不斷不斷轉著左手上的戒指。

"......他是一個很溫柔的人,可能是因為觀察很敏銳吧,所以不管講什麼或是做了什麼,都很容易被察覺到。"

"但是也就是因為這樣,所以當時在發生了這些事情的時候,他才卻步了。"

"卻步?"

"嗯。"男人講到此處從口袋掏出了一個東西,在二宮面前晃了晃。

儘管名字好巧不巧的給男人修長的手指給遮住了,二宮還是認得出來那是電視台進出人員的識別證,身分表明是新聞主播。

意外的身分讓二宮有些迷惑了,但是男人似乎沒有察覺到他的樣子,只是將識別證收好,繼續講著。

"你有想過,也許你天生就有些與眾不同的地方、又或著是命運──我知道這很奇怪──或許知道你錯過了某些事情,所以給了你特別的能力。"

"然後那個能力可能會讓你改變到別人的人生,就算只是多踩了一步、多說了一句話、多看了對方一眼,也許整個世界就會有所不同?"

二宮看著男人低著眉眼的樣子,心中似乎越來越迷糊,卻又忍不住被對方的語調吸引,於是撐起身子調整座位,直到坐到了對方身邊。

"這種世界英雄的設定、根本不應該出現在平常人身上,對所有人都是──"

講到這邊男人不自主的頓了頓,抬眼望去才發現是二宮一把捉住了自己的手腕。

"先生......?"

"讓我看看、你手上的戒指。"

男人先是愣了一下隨即會意過來,將手上的戒指拔了下來,從二宮的角度可以看到空缺的地方還有個印子。

但是二宮並沒有時間去在意那個,他只是將自己口袋中的另外一枚拿了出來,放在自己手掌上筆對。

不一樣。

不一樣的樣式、不一樣的藏鑽、不一樣的大小、還有不一樣的刻字。

他抬起頭,看著對方對他皺了皺眉卻又揚起一個安撫的微笑。

"抱歉,Nino。"






tbc



後天開工啦! 不想上班(喂




评论(6)
热度(45)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