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The Fourth Quadrant (12)

OOC,OOC,OOC

標出來防雷

架空背景

世界觀混亂

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12. Multiple Exposure


意外的道歉讓二宮有些無所適從。

他平常並不是一個不懂得讀懂氣氛的人,與工作場合或是家族中的長輩應對也遊刃有餘,但是他現在卻一次又一次的在這個人面前失去控制。

到底是為什麼?你又為什麼要一直出現在我面前?

他顫抖著手想將戒指還回去給對方,手卻先一步的被握住了。

"別慌。"男人低沉而溫厚的聲音安撫了他有些不穩的心神,他眨了眨眼才發現剛才自己的影子變淡了又恢復原樣。

這是代表他差一點又要回到"原本"的世界去了嗎?二宮抬起頭不安的看著眼前年長的男人,看著對方的眼神然後又放鬆了下來。

"這個......是那邊的'他'所擁有的嗎?"男人一手拿起了二宮手上的兩枚戒指,先將屬於自己的戴好,又將另外一枚细细的攤在陽光下细看,以二宮的角度可以看到戒指內側已經被磨得模糊的女性名字還留下一點點的痕跡。

"你認識上面的女孩子嗎?"

"不認識呢,至少在我這邊的話。"

在'這邊'是什麼意思?二宮盯著與心中所想之人過份神似的男人側影,有些不解。

難道事情並不是他所想的那樣,而眼前的男人也不是櫻井翔?

他所認識的櫻井翔會因為這枚戒指而對他生氣、會在酒醉的時候哼著不知名的小調、會跟他站在茶水間沉默著泡著咖啡、會在煙霧有些重的吸煙室中點起一支煙,然後在看到他走進來的時候在眼神中透出一點迷茫。

櫻井翔甚至不是新聞主播,也不會該死的對他這麼溫柔。

櫻井翔更不會叫他"Nino"。

但是如果不是這樣,為什麼直覺一次又一次的告訴他眼前的人就是櫻井?

"我跟你想像中的那個人,應該有很大的不同吧?"對方似乎是察覺到了他的想法,笑著將戒指先還給了他,而後從懷中掏出一包煙,點了起來。

二宮沉默著點了點頭,熟悉的煙味一點一點飄進了他的胸腔。

但是你跟他煙的牌子一模一樣。這句話二宮沒講出口,他不想讓對方知道每次櫻井吸煙的時候自己的目光總是會盯著的事情。

"我跟我喜歡的人是在採訪的時候認識的,他是個舞台劇演員而我那時候還是小記者。"

"嗯?"二宮有些疑惑的看著手指上夾著煙的年長男人,對方卻沒有回頭理會他,只是自顧自的繼續說著。

"為了採訪的關係,他的每一場表演我都有看,但是卻發現每一場他即興加上的劇情都不同。"

"那是夢,曾經有一次我私下訪問他的時候他這樣跟我講,那陣子他接下一場巡迴表演,演的是一個有多重人格的患者,結束之後過了很久才從台後出現,下台的時候頭髮亂亂的,甚至還夾了點灰塵,一下子我還以為他是真的在跟我講夢話。"

"全日本巡迴快50場他每一場都有不同的人格表現、每一個人格背後的故事又都不同,原本我以為是編劇的功力深厚,偷偷訪問了才知道那些全是他自己想的。"

"裡面的角色有小孩、有叛逆的少年、有性格陽光的優良青年、也有垂垂老矣的老人、甚至是在高級公司上班的白領階級,他全部演過。"

"表演非常精彩,因此我跟總編要求了延長採訪時間,跟著劇團一起跑了大半年,跑到連原本交往的對象都跑掉了。"講到這邊男人低聲笑了起來,沙啞的聲音跟著煙一起吐出來。

二宮突然想起了那個戒指上的女性名字,卻只是沉默的點了點頭。

"當時我也沒想那麼多,只注意到每一場的人格都似乎有著說不出的共同點,一直到最後一場前,交往對象在劇場門口跟我提了分手被他看到,然後從他手中接過一張皺巴巴的票為止。"

"最後一場他演的、是一個自以為自己是記者的角色,整天叨叨念念著捏著小筆記本跟著主角後邊跑。"

"記者......?"二宮似乎意會過來,看著眼前的男人露出了有點無奈的表情。

"惡趣味呀......"講到這邊男人弄熄了煙頭,丟到一旁的公用煙灰架中。"但是奇怪的是最後女主角居然喜歡上了這個有些膽小又有些笨拙的角色,迎接happy ending的時候那個角色接到了來自所有人格的祝福,然後......"

"就再也沒有那些人格存在了。"

"所以你的戀人、也在巡迴結束之後.......?"雖然二宮還不甚認得男人口中所敘述的對象,但是他卻不知道為什麼可以想像出來巡迴結束後兩人在一起的樣子。

應該是因為,如果是他的話,一定也會挑這個時間吧。

對著每一場都在下面瞪著圓圓的眼睛、認真的看著自己的一舉一動的這個小記者,到底還有什麼可以隱瞞住呢。

說喜歡也許都來不及了。

但是男人為什麼要把這個故事跟他講呢?

都是夢。這都是夢。剛才對方轉述的往事中,那個演員講了這樣的話,二宮仔細想想居然跟之前他所遇到的不謀而合。

而他現在不是也在'夢中'嗎?

二宮少見的瞪大了眼,淡色的瞳孔映著那個男人對著他揚起的嘴角。

"你理解了?果然是Nino呀,腦筋轉得真快。"

他突然理解了男人為什麼知道他的名字、為什麼知道他喜歡的包子口味、甚至為什麼對方打領帶的方式這麼眼熟。

"好了,為了以防'他'因為我們相處得太久鬧脾氣,你也該回去了。"

"──"二宮正要叫出對方名字的時候,卻被對方用食指示意了噤聲,彷彿那是個不可言說的秘密。

他看著男人略低下頭來,將額頭靠上他的,像是父親的安心、又似同情人般的溫暖。

閉上眼,男人壓低的聲音將話語傳達了給他。

"再見了,Kazu。"





再一次睜開眼的時候,二宮又好好的回到了自己家中,窗外隱隱約約的透出點天光,時鐘上顯示著再過一小時就到了他平常的上班時間。

而他卻沒有心情去理會這些,只是匆匆的抓過一張紙條將自己記住的字詞寫在上面,然後又抓起了手機打給相葉。

工作什麼的就一邊去吧。難得行動力高漲的二宮和也忽略相葉雅紀還沒睡醒而意義不明的應答,要求完對方幫他請假之後就到了浴室梳洗,心裡開始估算著等一下自己的計畫。

還有'夢'醒前、男人告訴他的、現在又被寫在紙條上的那個單字,二宮緊緊握著紙條塞在口袋中,彷彿那像是密室逃脫的鑰匙。



'Multiverse '






<tbc>

评论(10)
热度(36)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