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Beautiful Day(中下) (The Fourth Quadrant (番外)

說好的舞台劇演員跟記者先生的故事

希望這可以當成是正篇的一個線索來看


OOC,OOC,OOC

標出來防雷

架空背景

世界觀混亂

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與二宮的午餐時間並沒有櫻井翔想像中的難熬,意外的也不存在什麼尷尬的情景。

原本以為跟一個幾乎是陌生的人同桌會有著無話可說的窘境,但是二宮似乎意外的容易搭話,櫻井各種普通的問候都可以順利的接上話。

原本就是計畫外的相遇,如果這時候再把採訪用的筆記拿出來的話,也未免太不近人情了。這樣想著的櫻井翔,摸了摸口袋中的小冊子,終究是沒有掏出來。

餐點送上來之後兩人的對話明顯變少,一時之間只剩下刀叉碰撞的聲音,偶爾在人聲鼎沸的餐廳裡面敲出一兩聲輕柔的聲響。

點了義大利麵的櫻井很快的用完了餐,抬起頭這才發現二宮還在慢慢的咬著漢堡排,於是就偷偷的看著二宮發起了呆。

前幾次看到對方都是偶然的一瞥,或著是慌慌張張的在紙上寫著東西,這次是他第一次正眼與對方相對。

依照場刊上的介紹,二宮的年齡沒比他小幾歲,但是面容卻像是還停留在個少年那樣,在正午陽光下照著特別透亮,彷彿時間什麼的都對他起不了作用。

大概就是像、特別被時光所眷顧的人一樣吧。

"喂,現在幾點?"

"咦?"還沉浸在自己思緒裡面的櫻井被二宮突然一問嚇的差點跳了起來,然後這才又慌慌忙忙的拉開長袖望了一眼手腕上的錶面。"現在......快一點半了,二、二宮さん有什麼急事嗎?"

"沒什麼,就自己沒戴錶而已,跟你借問個時間。"說著二宮將還有小半個漢堡肉的鐵盤推到了一旁。"不吃了。"

"可是還剩下很多耶,二宮さん不吃了嗎?"從小被教育要愛惜食物的櫻井忍不住皺了皺眉。"這樣有點浪費......"

"那你幫我吃完好了。"

"好啊。"櫻井翔也沒多想,小時候弟妹沒吃完就是由他來收拾,長大了之後女朋友又常常念著怕胖,於是習慣性著就伸手將盤子拉了過來,拿起刀叉切了起來。

一直到將肉放進嘴的那瞬間櫻井翔才想到不大對勁,一塊肉卡在那邊不上不下,到底要放進嘴還是吐出來倒是變成了他的難題。

坐在他對面的二宮已經悶著聲笑了出來,看著櫻井有些視死如歸的終於將肉吞了下去,然後有些困窘的、緩慢的把盤子推到了一邊去。

"吃飽了?"

"......嗯。"

"現在......你剛說是一點半對吧,不用回去公司工作?"二宮身體後傾著靠在椅背上,將帽子又一次的帶在了頭上,帽沿玩笑似的蓋住了大半個臉。

"......不太想回去。"櫻井翔搖了搖頭,講到工作他就又想起放自己鴿子的女友,情緒不免有點低落。更何況他現在手上的工作就是採訪二宮和也,如果可以跟真人在一起那自然是比起回去看那些亂七八糟的網頁好上太多。"二宮さん呢?遊戲不用回去玩嗎?"

"唔,快破完了,覺得有點乏味。"二宮擺了擺手,似乎真的就對那款遊戲感到厭煩,孩子氣的動作讓櫻井翔不自覺得笑了出來,換來一個白眼。"我正打算去買新的。"

"那、能跟二宮さん你一起去嗎?"

一方面是不想回到公司、另一方面也不想去附近女友的公司找人、同時如果可以得知二宮的喜好什麼的,報導起來應該會更加方便。

"可以是可以,但是這頓你請。"

"啊,好。"櫻井拿起東西想跟著起身,卻沒想到在站起來的那瞬間突然又坐了回去。

"怎麼了?"看櫻井突然坐下,二宮似乎也有點被嚇到,急急忙忙的轉了身過來,卻看到對方有些泛紅的耳朵。

"不小心......吃太飽了,一下子站不起來。"

真的是太過丟臉了,自以為是的幫對方把東西吃掉,卻沒有意識到自己到底是不是吃的過飽。

櫻井翔抱著逃避心態將臉埋在手臂間不想抬頭,卻沒想到一雙手就這樣現在了自己朝下的視線中。

"喂,笨蛋。"櫻井抬起頭的時候他看著二宮沒有露出想像中的嘲笑神情,反倒只是稍稍的勾起了嘴角,朝他伸出了手。

褐色的眼睛裡面是他從沒看過的情感,不管是在舞台劇中、還是在後臺的時候、甚至是網路上傳了好幾百次的圖片寫真也從來沒看過。

"每次都是這樣呢。"

這麼溫柔的神情。

你在透過我,看著誰嗎?

櫻井翔只是伸出了手,不自覺得搭上了對方軟軟的掌心。





踏出店門口之後二宮並沒有像櫻井想的那樣直接衝往車站或是搭著taxi往秋葉原,反倒是懶懶散散的晃著。

"吃飽要運動一下,你那副樣子怎麼跟我去搶遊戲呀。"

"但是,現在不去的話......"

"早就叫朋友幫我留好了。"

"喔......"聽到二宮有別的熟識的朋友幫忙將遊戲預先留下的時候,櫻井翔是有些失望又高興的。

失望是失望在他有著這樣好交情的朋友,而自己只是拖累了他的行程。

但是另一方面來說,二宮願意花時間跟他在一起,而不是只是像上次那樣冷淡的拒絕他,這一點讓他心裡暗自的高興了起來,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

心裡像是被開了一個小孔,什麼感情就這樣偷偷的被渡了進來,讓他光看著身前半步的身影就覺得連腳步都有點不穩的"幸福"。

二宮走著的腳步很慢,櫻井翔亦步亦趨的小心跟著他,這樣懶散的散步讓原本因為吃的過飽而難受著脹痛的肚子疼痛感一點一點的減輕,當櫻井覺得自己已經消化掉大半鬱食的時候,抬眼一看才發現他們居然走到了神宮外的公園。

"......櫻井さん。"在樹蔭投影下二宮突然轉了過身來,差點沒讓櫻井直接撞了上去。"你問了我這麼多問題,之後又想採訪我,我也可以反問你幾個問題吧。"

"啊,是可以......"櫻井也站定了腳步,腳下少許的落葉被踩的沙沙作響。

身為記者被某些採訪對象反問也不是什麼意外的事情,甚至有時候會當成採訪報導中的良性互動。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站在這個地點面對這樣的二宮和也,櫻井翔就止不住的覺得緊張。

"今天你在等誰?"

"我在等......等我女友,"講到這邊櫻井有些尷尬的笑了幾聲,隨後又沉默了下來。"......說起來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我似乎是因為之前跟她失約了,所以這次也被........."

"失約?"

"嗯,就是剛好跟二宮さん相遇的那天,雖然我跟她道了歉也說了原因,但是她很顯然不想聽的樣子,其實也是我的不對......"

"會難過嗎,跟那個女人分開的話?"

"咦?"突如其來的問題讓櫻井翔有些不知道怎麼回答,照理來說他是應該覺得被冒犯的,以他們的交情二宮根本就不應該問出這種問題,就算是為了報復自己緊纏著他想要採訪,二宮也應該不至於會這樣講。

但是比起憤怒,更多的卻是感覺困惑,不單單只是因為二宮為什麼會問出這個問題,而是自己為什麼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他曾經擬定的未來計畫中會有溫柔持家的妻子、會有活潑的小孩、會一起生活在夫妻兩人一起努力買下的房子中,會為了生活中的小事煩惱卻又覺得心甘情願,會一起牽著手直到白頭。

但是現在他卻無法肯定的給出答案,說想和這個女子一起走下去。

原本計畫好的路線似乎被什麼東西給打歪,偏到了別的路上去。

又或著是對方一開始根本就跟他想的是不同方向,走著走著兩個人才會走偏了岔上不同的道路。

那些岔路原本是存在的嗎?

還是在什麼時候突然出現的?

女子曾經在腦海中明亮的身影被蒙上了一層灰,怎麼擦都擦不乾淨。

"我......其實也不太知道。只是覺得........不能這樣輕易的放棄......."

再怎麼說都是交往了兩三年的感情了,雖然還不懂得動搖的根本在哪裡,但是真的說要分開,還是會有點躊躇。

"........櫻井さん,你現在這樣的心情,還想來採訪我嗎?"

"說不定我天生跟你相衝,你看你一來看我的表演就跟女友吵架。"

"不是這樣的,這跟二宮さん沒有關係。"櫻井打斷了二宮的自嘲。"我只是......"

只是想要知道你表演的是什麼、卻不自覺的被吸引了過去而已。

這句話櫻井翔沒講出口,只是抿著嘴搖了搖頭。

他現在跟二宮的距離可以聽到對方輕微的嘆氣聲,接下來又一次出現在眼前的就是二宮伸出的掌心。

"把你隨身的本子跟筆給我。"

"啊,好。"

二宮接過去之後在上面草草寫了幾行,然後又丟還回去給他。

"這是......地址跟時間?"

"下周開始在這裡排練,我主演的舞台劇。"

"主、主演嗎?恭喜─"櫻井翔恭喜最後一個音節還沒講完,就被突然靠近的二宮嚇的不自覺後退了兩步。"二宮さん?"

"想知道犯人的話,就來訪問吧。"

"咦?"

"我回家打遊戲了。"

二宮沒再講些什麼,只是退了開來隨意的跟他揮了揮手,然後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走的時候還是踏著那樣懶懶的步子。

看著對方的背影,櫻井翔只是站在了原地沒有移動,腦子裡全是二宮留下的那句話。

已經開始有些偏斜的太陽將他的影子拉長,朝著二宮離開的方向扯去,像是另外一條道路。

而那條道路上,櫻井翔彷彿看到了一個跟站立著不動的他不同的身影,急急忙忙的往對方追過去。

如果是舞台劇的犯人的話,我早就已經知道啦。








嗯這中篇其實已經講了很多線索出來呢

包含觀測跟岔路這兩個詞,還有時間等等的

另外N先生不是沒戴錶, 是討厭戴錶(等等

總之真的有一點一點講出來!(喂

最後不理解的話, 我還是會開一個後記講清楚的( ; ω ;)


评论(5)
热度(44)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