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Beautiful Day(下 一) (The Fourth Quadrant (番外)

說好的舞台劇演員跟記者先生的故事

希望這可以當成是正篇的一個線索來看

為什麼一直寫一直爆字簡直就是個謎(X



OOC,OOC,OOC

標出來防雷

架空背景

世界觀混亂

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推開劇場有些沉重的大門的時候,櫻井翔一瞬間被與外面不同、舞台上有些刺眼的燈光照的睜不開眼。

在閉起眼前他似乎看到了熟悉的身影站在舞台上,在門開的時候往他的方向投來一瞥,但是等到適應了燈光之後,卻又只看到那人頭上包著毛巾,捧著劇本認真的與女演員對戲。

心情不知道為什麼一下子就落寞了下來,一旁觀看的團長很快的就發現了站在門口有些手足無措的他,連忙將他請到了位置上坐好。

"Nino有講過說你要來採訪,先在這邊坐一下吧,等排演完這幕之後我再去幫你叫他。"

"沒關係,不用了。"櫻井對看起來相當熱心的團長搖了搖手。"如果方便的話,讓我坐在這邊看他排練可以嗎?照你們平常的來就可以。"

團長躊躇了一陣子還是答應了,雖然是內容完全還沒公開的舞台劇,但是在櫻井再三保證不會搶先寫出任何報導,甚至可以將相機跟筆記都暫時保管在他那邊的懇求下,於是就變成了兩個人坐在第一排的觀眾席,一個人在正中一個人在偏旁看著舞台上的兩人對戲。

二宮和也看起來對這樣的安排完全沒有任何意見,只是自顧自的喃喃背著劇本,專注到甚至讓櫻井覺得對方根本沒有發現到他的到來,彷彿進場時那一眼只是他自己的錯覺。

這樣也好,櫻井壓抑下心裡的那股失望,轉而揚起了報導的熱忱。

他對舞台上的二宮和也有著抑制不住的好奇,好奇的理由卻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若是牽強的說是因為身為記者的直覺恐怕也沒有人會信。

他只是想知道,在舞台上的二宮到底在想些什麼,就像現在聚光燈打在他的身上,有些瘦小的身體隻身一人坐在鐵椅上,飾演的角色茫茫的與自己對話,又細又小的聲音以最恰好可以讓後排聽到的聲量回盪在場中,快速的語調讓櫻井差一點聽不清楚對話的內容。

別碰他、別接觸他。

但是你想碰觸他,你明明知道的。

膽小鬼。

你喜歡他。

你只會影響他,讓他偏離他想走的道路。

你明明知道他是那種喜歡按著規矩來的人。

那只要冷淡的疏遠他就行了吧,交給我。



突然從漆黑中伸出的手拍到了孤身坐在聚光燈下的人影,女孩漂亮的手指被拍開的時候還帶了點泛紅,不知所措的表情一下子攤在了燈光下。

"做什麼?"

"我看你沉默了很久,是身體不舒服嗎?"

"我想,這應該是我私人的事情,跟你沒有關係。"二宮從椅子上站起來,作勢從口袋中取出了眼鏡戴上,截然不同的感覺讓不管是在台上的女孩還是櫻井都忍不住瑟縮了下。

"失陪。"二宮的身影一下子挺直了背脊轉身離開,只剩下女孩一個人在舞台上演著獨腳戲,櫻井已經無心去看。

他看著二宮的身影躲到了布簾後面去,正想著對方應該會從後台下來然後跟他打個招呼,卻沒想到這一躲就躲了大半小時,一直到台上女孩的獨腳戲排了又排終於讓團長跟編劇點了頭才出現。

"那個......請問一下,二宮さん不用重複排練嗎?我意思是說他的確出演的很完美,但是......"

演員跟編劇所寫的劇本總是會有出入,只排練一次的狀況櫻井翔還真的沒有見過。

"那個呀,沒關係的。因為這次設計的劇本是每一次公演場都會有所不同,而且劇本構想也是Nino自己想出來的。"

"自己想的?"櫻井翔有些訝異,他並不知道二宮還在編劇上有所興趣。

沒有興趣的事情他是不會去作的。

"雖然我們也很訝異,但是因為構想相當的不錯,所以就採用了。"

"多重人格的構想,一場主打一個人格,不是很有意思嗎?"

久別重逢的青梅竹馬戀愛劇,一邊是堅定著意念,努力多年好不容易才從沒沒無聞的街頭藝人轉成歌星的女孩,另外一邊卻是從小為了多重人格所苦,只能默默的跟著女孩守候的小記者。

每一場因為人格不同劇情走向也有所不同,相應著一場就得更改一次劇本,說起來雖然是大工程,但是卻是足以吸引觀眾目光與長期注意力的手法。

雖然櫻井翔不得不坦承說聽到男主角的設定是一個記者的時候,內心有種說不上的感覺,只得尷尬的笑笑,然後趕快跳過這個話題。

在排演到了後半,場景開始變換的過程中,他終於看到了二宮和也頂著一頭亂髮從舞台邊邊的布幕中探出,望了好些秒才像是發現他一樣,歪過頭朝他招了招手。

身體像是比自己大腦反應的還要快,櫻井邁開腿三步併兩步的就小跑到了台邊,看到二宮懶懶的伸展了身體出來,趴在台上撐著腦袋看他。

"你還真的來了呀?"

"嗯...因為,二宮さん都邀請我了不是嗎?"

他在有些灰暗的場中努力的睜大眼睛看著抿著嘴的對方,短髮上沾著些許的灰塵讓二宮看起來有些狼狽。

是不是在什麼地方滑倒了呢,這樣想著的櫻井翔有些走神,一直到二宮伸出手扯了他的衣領這才讓他一下子回神過來。

"櫻井さん。這次的公演為期半年,總共快五十場,這樣你還要追著跑嗎?"過近的距離讓櫻井翔不自主的退縮,卻無法從對方的動作中掙脫,只是愣愣的對上了帶著點血絲的眼睛。

"放棄有時候也是一種選擇,你再想想吧。"

"這是最後的機會了。"

衣領上緊迫的力道被放了開,櫻井看著二宮用著跟剛才舞台上一樣決絕的背過身,重新走到了後台。

周圍的燈光似乎都暗了下來似的,他心中突然就想起了剛才女主角在台上獨白的內心戲,說不上來的寂寞。






櫻井翔站在主編的辦公室外頭,手上的稿子捏皺了又被拉平,然後又一次的背捏皺,直到整疊都有些破爛不堪,這才停了手。

他常有時候在想,自己的選擇到底是正確還是錯誤呢。

要是那時候自己選的是另外一個選擇,會變成怎麼樣呢?

要是他沒有聽從主編的想法去作舞台劇的採訪。

要是他沒有選擇二宮和也做為採訪對象。

要是他第一次就知難而退。

要是他丟下了舞台劇演出去找女友約會。

要是他沒有去看二宮那次的排練。

要是他.........放棄了那半年的演出。

企劃案被主編壓著說要再想想,女友那邊則是連聽都不太願意聽。

果然自己的男友突然要開始跟著一個劇團跑遍大半個日本這種事情,是無法忍受的吧。

櫻井翔忍不住嘆氣,若是可以他一直想跟女友好好談談,甚至已經做好了這半年過完回來就跟她結婚的打算,到時候稿費也拿到了時間也空閒了,也是該安定下來的時候。

但他現在卻不知道女友可以等他多久。

其實以他現在手上所有的資料完全可以寫出一篇專題,只需要交出來排版之後他就可以結束這個當初他並不願意接的採訪,看看接下來是否要回到他熟悉的時事經濟版塊,過著他一如以往的日子,徹徹底底的跟二宮和也斷了線。

但是他卻沒有辦法這麼容易放棄,似乎只要一抬起手想在鍵盤上敲打出這個人名,那人站在舞台上的樣子就竄入腦海,怎麼樣都驅逐不去。

又尤其二宮孤身坐在椅子上掙扎的內心戲更像是烙印在了他心頭上,他原本記憶力就不差,更是甚至連白皙手臂上浮起的青筋都記得清清楚楚。

第一場的排演沒有看到結局,故做冷淡的男主角終究是離開了女孩,站在街上看著大型廣告牌中的身影潸然淚下,嘴角卻浮起了比女孩主演的愛情劇中更加幸福的笑容。

櫻井翔怎麼樣都放不下那個角色,就算犯傻也好誤會也好他總認為二宮和也這個人本身就跟這個角色有離不開的關係,又尤其是聽到整個劇是二宮約在兩周前提出的構想的時候。

想要去靠近對方,想去理解。

這樣的想法一直無法揮去,回家開始收拾行李跟排定車票與行程表的時候,女主角的一句台詞像是最為深刻的印像,硬刻了在他心裡。


"我無法放下他。"








评论(6)
热度(41)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