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The Fourth Quadrant (14)

OOC,OOC,OOC

標出來防雷

架空背景

世界觀混亂

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14 character development






若不是帶他來的那名學生一再向他保證,二宮大概會以為自己走到的是研究海洋生物的實驗室中,小小一間裡面掛滿了大大小小的魚圖鑑與標本,甚至還有意味不明的魚拓錶了框貼在牆上。

站在帶著淡淡魚腥味的實驗室,二宮和也有些無所適從,一旁的學生倒是手腳俐落的替他準備了一杯與這邊不怎麼相襯的花茶與可愛的動物形狀手工餅乾。

"稍微等一下,我進去叫醒大野さん。"

"啊......好。"

叫醒?二宮抬頭看了看鐘,時針正指著十點多的位置,怎麼看都不可能是正在休息的時間。

還在疑惑著的時候,只見那名學生推著一個不停打著呵欠有些睡眼惺忪的短髮男子從內室中走了出來,身上穿著的是類似學生委員會集體訂做的T恤短褲。

漁夫。二宮看著被半推半拉著丟到自己面前椅子上的男人,心裡默默的下了一個結論。

"嗯......聽松潤說,你有事情想找我?可以明天再說嗎,我昨晚去夜釣了現在很困......"

"大野さん!"

被大野稱呼為松潤的那名學生皺起了眉毛,站著居高臨下看著坐著的他倆人,氣勢倒是比應該是教授的大野看起來像樣許多。

"別人特地來跟你請教問題,你居然用這種態度,另外我不是提醒你下周要截止投稿了你怎麼還去夜釣!"

二宮瞄了一眼大野袖口露出來明顯的肌膚色差,還有像煤炭一樣黑的臉,不動聲色的轉移了話題,露出一個專業的微笑。

"松本同學,不要緊的,我只是因為最近電玩題材有考慮到這方面的素材,所以想來跟大野さん討教一下。"說著二宮從口袋中熟門熟路的摸出了有點皺的一張名片,遞了出來。

眼前的這人看起來到底可不可靠還屬未知,二宮想了想決定還是先找個藉口搪塞過去。

但是其實也不算是藉口就是了,至少他的名片還是真的嘛。

"二宮......和也?"

"啊,這家遊戲公司有聽過,我以前也有買過這家的遊戲。"松本湊到大野身邊,看著他手上的名片。

"那還真是謝謝了,松本同學,這次一定會把你們的意見與見解好好的寫入遊戲中,請期待吧。"

二宮和也朝著臉色稍微和緩一點的松本繼續友善的揚起笑容,熟門熟路的繼續編著聽起來堂而皇之的藉口,從取材開始一直到搜尋到了大野的這本書,串聯成了一個再正當不過的故事。

"所以這邊想請教大野さん幾個問題,可以嗎?"二宮終於在故事的結尾串連回了大野身上,一轉頭看到一直規律的點著頭的人驚醒了過來,嘴角終於沒忍住的抽了抽。

"啊,但是我不打遊戲的......"

"沒關係,大野さん,你只要做為顧問,聽一聽我......我朋友這個腳本寫得怎麼樣就行了,因為他才寫到一半,又遲遲不肯跟我講結局,所以有些心急了。"

"是這樣呀,那好吧。"

原本以為大野會再多問些什麼,卻意料之外乾脆的答應了下來,松本也馬上去搬了另外一張椅子來坐著,手上拿著紙筆像是要記錄下來。

大野似乎意外的被他開啟了工作開關,二宮和也面對著這兩人也不自覺得坐直了背脊,一邊思考著自己的狀況一邊緩緩的將所有編成一個"故事",一字一句的講出來。

偶爾在他有些不清楚停下來的時候,大野也看起來不怎麼著急,只是沉默的等著他繼續講出來,整個房間只剩下松本振筆疾書記錄著的沙沙聲音。

他想,也許這兩人已經發覺了這根本就不是什麼電玩的腳本,而是某個人真實的遭遇,所以才這麼安靜的聽著。

而將自己的私事這樣講出來給兩個陌生的人聽,對於二宮和也也是第一遭,但是他卻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停止,反而覺得這樣講出來輕鬆了許多。

或許是因為'夢'裡的那個'櫻井翔,將他指引到了這個地方,所以他才能夠這麼安心吧。

於是他一字一句,從頭將他與櫻井翔的認識,那些腦子裡不知所以的景象與字句,變換而跳躍的夢境內容,甚至是現實與夢境中對方的態度都略提一二,串成了一整個故事。

只是劇本中他走到這裡,捏著對方給的提示找不到結局,想抬頭看看對方到底在哪個終點等著他,卻連自己走的方向是不是對的都不清楚。

這個是怎麼樣的結局呢?是童話般的完美結局,還是兩人各往一方的離別,抑或是僅僅止於這個距離,見面時一個點頭便算是打足了招呼。

到底要怎麼樣,才可以走到對方所希望的結局上頭。

講到最後的時候二宮低下了頭,沉默了許久才像是大夢初醒,加上了一句說劇情到這邊他變沒有再看下去了,暗暗提示著這個故事已經到了中斷點,未完待續卻不知道怎麼下筆。

幸好松本相當會體認氣氛的察覺到了他的意思,站了起來說茶涼了他再去煮水,二宮也順勢的站了起來從口袋中掏出一根菸,轉頭簡單的跟大野徵求了同意之後就走到窗邊點燃起了小小的火光。

他並不常抽菸,只有偶爾熬夜到撐不住了才會咬著菸工作,那時候整個辦公室也都會陷入那種死線前必須得要交出東西來的焦躁氣氛,顧不得什麼吸菸室,人人都點上一隻讓室內煙霧繚繞。

但是櫻井翔卻不同,二宮知道其實他每天早上十點會進去一次,下午三點的時候又會進去一次吸菸室,一個人站在玻璃窗前望著外面,任著菸點著了放在菸灰缸上,一點一點的燃燼。

以前二宮以為櫻井只是單純的進去想工作的事情,但是現在回想起來,或許對方是在為了某件事情痛苦著、煩惱著,才會被逼著不得不將自己隔在一個空間裡,一次又一次的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二宮看著自己手上的煙,突然有些了解了那人在淡淡煙霧裡皺起眉頭看向他的感受。

"你朋友的故事很有趣。"

二宮轉頭,才發現是大野不知道什麼時候也摸到了窗邊,同著他一般點起了一根菸。

"哪裡有趣。"

"二宮さん,你有聽過平行宇宙嗎。"大野吸了一口煙,將另外一個名詞混著菸吐了出來,聽起來有些含混不清。

"還有Quantum"

"什麼?"二宮疑惑的轉過了頭,前一句話還在可理解的範圍內,下一句卻馬上就接上了有些學術的話題,讓他一下子反應不過來。

"二宮さん,你有沒有曾經設想過"如果當初......也許......"的想法,"接話的是煮好熱水出現在他倆人身後開始泡茶的松本,他推了推粗框眼鏡避開蒸騰而上的水氣,往茶壺中注入熱水。

"假設你今天不是來這裡、而是去公司上班、或著是請假在家裡睡覺,也許接下來你整個世界就會變的不一樣。"

"也許你會因為這樣而在街上撿到一張彩票中獎,也許你會走到馬路上不小心出車禍、也許......你會與一生中最重要的人相遇。"

"平行世界的概念有點像是從這裡衍生出來,每一個世界,都是從不同的"道路"誕生出來。"

二宮點點頭,這些資料他在網路上似乎有看過,心裡也有三四分底。

"但是平行世界的時間觀念並不是一致的。"大野在一旁又加了一句話,捻熄了菸走到桌邊捧起熱茶呼呼的吹。"所以你朋友的劇情裡面,才會有那麼那麼多不同時間點、"同樣"的人出現。"

"而二宮さん你呢,應該就是扮演了那個在各時空中交換跳躍的主角。"

".......交換跳躍?"二宮敏感的在大野所講的一整句話中抓出了有些弔詭的字眼,原本以為僅只是對方表達不當,卻看著大野非常認真的對他點了點頭。

"是交換喔,兩個平行世界的你在那時候進行了互換,"大野放下了有著大漁字樣的馬克杯,瞇著眼對他笑著露出了兩顆虎牙。

"這真的是非常有趣的設計呢,這遊戲我會想玩的。"







<tbc>





Quantum : 量子

有興趣的可以先去看一下量子學說跟平行世界之間的關聯, (X


评论(21)
热度(39)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