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The Fourth Quadrant (15)

OOC,OOC,OOC

標出來防雷

架空背景

世界觀混亂

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15. Narrative






二宮和也的請假條櫻井翔是在早上九點半的時候從相葉雅紀手中接到的。

他看著上面歪歪斜斜的寫了病假兩個字,也沒說些什麼就直接的準了假,然後拿起了菸盒打火機走向吸菸室。 

他想也知道二宮不是請病假,假單也多半是叫相葉直接幫他填的,但是在這種事情上頭他不想跟二宮較真。

但是二宮如果不是病假,又到底做什麼去了呢。

櫻井翔小心的將點著的煙放在菸灰缸邊緣靠著,看著上頭的火光明滅。

他想起那天在自己眼前出現的、有著熟悉褐色眼睛的中年男子,慣常的出現在自己家裡然後朝著他打招呼,嘴角勾起似曾相似的弧度。

但是跟他說話的語氣很溫柔,原本對於男性有些高的音調因為年紀而變的低沉了些,伸手稍稍抬頭就揉亂了他的額髮。

"辛苦你了。"

"但是請你給這邊的他一個理解的機會吧。"

眼鏡不知道何時被摘下,近視的情況下他看著那人變得有些模糊的輪廓,想搖頭拒絕最後卻還是選擇了軟化,原本硬撐著挺直的背脊放鬆了下來就趴在那人膝蓋上。

很瘦弱卻很溫暖,感覺撫在自己髮梢軟軟的手掌心逐漸消失的時候,他忍不住閉上了眼抱怨著。

雖然有那麼一點幼稚,但是他真羨慕那一邊的自己呀。

從眼角流出的淚滴終究是穿越了那人消失的殘影,濕透了冷灰色的床單。





交換跳躍,二宮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這些突如其來的認知與字彙中抓錯了重點,但是他又覺得這是他不得不了解的事實之一。

如果他想了解的是'這個世界'的櫻井翔,而不是那些'夢'裡面的話。

"你該不會以為同一個世界裡面,可以存在兩個一樣的人吧?"松本潤皺了皺眉,看著大野與二宮都維持著站在窗邊的動作,便逕自在桌邊坐下。

"你到了那邊的世界,自然會有那邊的'你'來替代。"

"雖然還不太清楚到底是怎麼做到的,但是你的確抓住了平行世界之間的'隙縫',然後與每一個道路上的你互換。"

所以他到現在跟多少不同世界的'二宮和也'互相交換了呢,就在他在每一個場景中見到'櫻井翔'的時候,櫻井同時也遇到了那些人嗎?

二宮突然想起了之前夢中那人所說,原本不太明瞭又帶著深意的話語。


─"他還怪我跟你講得太久,所以包子才涼掉了。"

─"好了,為了以防'他'因為我們相處得太久鬧脾氣,你也該回去了。"


還有那幾天,櫻井翔意料之外的態度改變,都恰好與那個夢發生的時間相符合。

難以解釋的巧合在同樣幾乎不可置信的說法下,居然全部都變的合理起來。

不是因為他,而是因為別的世界的"二宮和也",而改變了這個世界的櫻井翔。

體認到這件事的二宮突然有些氣憤,轉念一想又有些洩氣。

但是他不也是因為'夢'中的櫻井,所以才在意起這個世界的對方嗎?

論即先後,這樣的自己根本就沒有立場生氣。

".......那些世界的人,到底是誰?"

"那些都是你,是每一個你可能成為的人,他們也同時可能成為你。"大野聽起來意外可靠的聲音令二宮有些焦躁的情緒平靜了下來,手中的即將燃燒至手的煙也被大野接了過去捻熄。

"而你所遇到的那個人也一樣,他是曾經每一個可能成為的'他'。"

像樹狀圖一樣延伸出來的他的世界,跟著櫻井同樣錯綜複雜的樹狀互相交雜了就變成了更加不可解的平行道路。

他只不過是站在了其中一條上頭。

但是又是為了什麼,要讓他知道有其他道路的存在,讓他更加的猶豫不知道該往哪邊走去呢?

"...簡直無法置信......."

"嗯,但是也沒有辦法證明他是錯的不是嗎?"大野學著松本同樣坐到了桌邊,捧起剛沏好的熱茶,將有著大漁字眼的杯子捧在手中,一邊講一邊露出了期待的笑容。"啊說不定這個時候,另外一個世界的我就釣到了鮪魚也說不定呢......."

"大野さん,請你不要忘記要投稿的期刊截稿日是下周一,而現在稿子上面只有我幫你寫的引言。"松本有些嚴厲的制止了大野的白日夢,轉身敲了敲月曆上被打了個小紅圈的位置。

"那說不定某個世界的我就已經寫完了呢......"

"大野さん!"

看著已經要吵起來的兩人,二宮回過神來急急忙忙的說了一聲感謝之後就要離開,過程中兩人都沒有阻攔他,而他也加緊腳步離開了實驗室。

一步踏著一步,等到察覺的時候他才發現他幾乎是跑了起來,無視著室內不能跑步或是會不會吵到其他人的規定,搖搖晃晃的衝到了室外,眼前明亮起來的瞬間才發現自己正踏上了那條小徑。

小徑上仍屬冬天的情景,除了某些長青的樹之外,春天像是尚未來到這個空間一樣,只有殘枝上頭結著透明的霜,透出一股清冷的溫度。

對於不常運動的他心臟似乎已經超出了負荷,他放慢腳步走在小徑上,吐出的熱氣凝成一股股白煙,呼出之後又散開。

白霧之中他彷彿看到青年的身影,又像是看到那名坐在長椅上的男子,那些他原本以為是夢的情景,居然全部都是某個人貨真價實的人生,雖然未曾相識但是他卻肯定對他們造成了一些影響。

想起青年泛紅的眼眶,還有年長男人帶著些無可奈何包容的眼神,他就覺得自己完全的對不起那些世界中認真的看待他的'櫻井翔'。

而他又應該用什麼心態去面對這個世界的櫻井翔呢?那個同樣的應該被來自別的世界的他所影響到的人。

而這些一切的一切,櫻井翔又知道了多少?

喘著氣依然不能紓解心臟的隱隱鈍痛,他走到一邊想靠著樹稍微休息一下,卻發現小徑遠遠的另外一頭走過來一個人影,被霧氣遮掩著有些看不清楚。

然而當那人越走越近的時候,二宮卻覺得自己尚未完全紓緩下來的心跳又迅速的跳了起來,帶著點與以前都不同的激動。

那人穿著深黑的西裝,身形裹在大衣中緩緩步來,然後在他幾乎窒息的時候在他面前停下了腳步。

他看著銀框眼鏡底下再熟悉不過的漂亮眼睛,恍恍惚惚似乎以為自己又到了另外一個'夢'中。

但是對方的一句話卻讓他一瞬間像是掉回了現實,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能站穩在地上,鞋子略陷入了冬天潮濕的泥土中。

"二宮さん,你果然也來這邊了。"





"不需要向他提起那件事情嗎?"

"......嗯?"大野趴在論文用的稿紙上頭,手指戳著魚缸凸出的玻璃曲面逗裡面的金魚,有些心不在焉的用著單音回應松本的問題。

"之前有另外一個人來問過一樣的事情,甚至比他早了好幾年......."

"不需要。"

"但是,他顯然就是故事中的另外一個人物。"

"沒關係的,這件事不需要我們去干涉。"修長的手指點了點水面,大野沒有看向有些擔心著的松本,只是甩掉手上的水珠,看著水面的波紋興起又漸漸的平息。

因為事情總是會照著它應有的走向而去,而這是只有你才能決定的,對吧。

大野看著魚缸裡漂亮的紅色金魚,將殘留在手指上最後的水滴抹上了稿紙,暈出了一小塊模糊不清的汙漬。






tbc




==================================

題外話是下一篇應該是N先生的生賀! 

其實我想了兩篇腦洞 但是無法決定要哪邊wwww

關鍵字是 

1. 科幻, 世界末日, 有病(?

2. 童話, 反轉, 賣蠢(?


嗯好朋友們給我點建議吧(喂

雖然我最後又不一定會照著寫(告非


评论(10)
热度(39)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