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アジサイ(下 一)

OOC

角色衍生
山田太郎x御村託也
原劇6年後設定

閱讀順序
Fades

>蕾

>花は咲く 
>實
>本篇 



(下 一)






徹夜下過的雨很快就被朝陽蒸騰的只剩下綠葉叢中的露珠,正如同山田太郎那20多年來第一次的春夢,在隔天早上很快就忘的沒剩個影子。

但是每當跟那個人相遇的時候,卻又有一些片段不聽話的跑了出來,讓他原本作起來相當正常的舉止越發覺得奇怪,連想牽一牽那人的手都覺得彆扭。

二十四歲的山田太郎似乎又一次的陷入了無解的戀愛難題,這一次是連池上都不能說出的太過粉紅色的煩惱,只得一個人默默的困擾著。

戀愛到底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呢。

除了對於對方同樣喜歡自己而感到高興之外,為什麼會不自主的想去觸碰對方呢。

重點是御村也會跟他有一樣的情況嗎?

轉頭看著跟自己一起坐在中庭吃飯,正坐著咀嚼看起來相當美味的漢堡肉的御村,正想開口,嘴裡卻隨即被塞入了東西。

非常柔軟的肉質跟幾乎要滿溢出來的肉汁,山田抬起眼來正對上了一雙漆黑的筷子與御村望過來的漆黑眸子。

"怎麼樣?我家廚房特製的漢堡排。"

"唔.......好吃。"

"吃飯要專心吃,亂想什麼呢。"御村無視山田有些呆滯的動作,自顧自的也夾了一塊放入自己口中,又用筷子夾開了大半放入山田只有白飯酸梅的便當中,連帶著其他明顯是多一份的菜色,很快就將便當盒堆得滿滿的。

跟御村交往以後就再也不收其他女孩子的便當了,反正現在徵收便當的工作有底下幾個弟弟分擔,收穫比起以前自己高中時代實在有過之而不及。

大哥只要好好的談戀愛就好了,次郎四子插著腰領軍弟妹站在他面前這樣說,還硬塞了一本有些破爛的少女漫畫給他。

所以幾乎是戀愛定番的午休吃飯、放學一起回家,只要是他經濟許可的都盡量做到,也因此有了這種中午的約會出現,然後御村會帶著明顯多一人份的便當,說著自己吃不下然後全部分給他。

這一直都是御村式的溫柔,就算嘴上不太講臉上也總是裝著冷淡耍酷的表情,但是實際上卻總是將他放在了心上,體貼的幫他打理好一切。

想著想著太郎居然有點鼻酸,自己在什麼都沒有幫對方作的情況下還作了那種夢,簡直不可饒恕。

但是當他抬起頭想對著對方坦白道歉的時候,對上的卻又是對方夾到面前的精美菜餚,微涼的指尖頂上下巴。

"來,張嘴。"

看著對方漂亮的大眼睛張嘴吃下筷子上的料理,微甜的醬汁帶著滿足的饜足感瀰漫了舌尖,一直到對方伸手抹掉他嘴角的醬汁的時候,他才看著御村帶著笑意的嘴角有些慌亂了起來。

"御村君!"

"我想說你一直在發呆,是不是需要別人餵呢。"御村慢條斯理的為自己倒好涼茶,眼底帶的調侃之意卻昭然若揭。

"真是的,我又不是小孩子........"

山田因為自己的恍神而有些不好意思,又尤其是在思想內容不怎麼正直的情況下,於是只得拿起便當筷子埋頭猛吃,間或從便當中抬起眼偷偷的看一眼正在細嚼慢嚥的對方。

不過,剛才那樣算不算間接Kiss了呢,在即將把最後一口白飯扒進口中的時候山田突然這樣想到,又看了看神色自若的御村,擺明了不在意這種共用餐具的舉動。

一向進退有禮,注重個人隱私的御村會這樣作,是不是可以代表了他是特別的呢?

又還是說,其實御村君也是希望著與他接近的。

山田覺得自己的腦袋有些被曬的昏沉沉的,被瀏海間滴下的汗水汗濕的眼睛模模糊糊的看到發現他視線的御村愣了愣,然後笑著用被涼茶冰過的手指點了下他的額頭。

啊,這時候才覺得自己是真的喜歡這人到無法理解的地步呢,連腦袋都無法思考了。





下午山田又是例行的菜園巡查,原本想讓御村先走,沒想到卻在開口前對方就搶先一步,通知他說今天沒法一起回去。

"今天爺爺約好了師匠,說要作一件新的和服。"

"那個老頭就是頑固,現在誰還穿著那些累墜的東西插花。"

"御村爺爺也是為你好嘛,雖然方法稍微傳統了一點。"山田手上還抓著鏟子跟等下要用的園藝手套,看著有些不耐煩點著腳尖的對方,顧念著手髒也不好伸手去向以往一樣抓御村的手,只得站著等待御村回頭,再對他露出一個安撫的微笑。

"御村君也只有在面對爺爺的時候,才會顯得特別孩子氣呢。"

山田心裡這樣想著也沒多作考慮,直接講出口的瞬間就換到了對方一個白眼。

"喂。"御村皺著眉頭走到了他面前,伸手將他一小撮沒塞到綁在頭上的毛巾裡的頭髮捲曲在手指尖,然後稍微用力的、帶點報復性質的將那束短髮塞了進去毛巾裡,然後又捏了捏他的臉。"吃飯發呆的人沒有資格說我。"

"作完事情,來我家找我吧。"他看著原本貼近他的御村退了開來,歪了歪頭似乎想到了什麼,原本煩躁的表情一下子又平息了下來,手指點著微翹的唇瓣笑了起來。"爺爺上次託京都老店作的和果子還有剩,你就全部帶回去吧。"

"啊,好啊。不過這樣御村爺爺會不會......"

"沒關係的,他人老了不用吃那麼多甜的。"御村擺了擺手,似乎毫不在意。"反正我也不喜歡,太甜了。"

對不起了,御村爺爺,但是這是他的要求呀,而且四子七生他們小女生一定也會喜歡的。山田內心的良知與弟妹燦爛的微笑拔河了一會子就敗下陣來,轉而向御村用力的點了點頭。

"好的,那我一定去。"

"嗯。那我先回去啦。"比起之前有些煩躁的樣子御村看起來顯然高興了許多,背上背包向前走了幾步卻又回過頭來。

"御村君.......?"

他看著御村側過臉,挑起眉朝他笑了笑,雖然他倆的距離有好幾步遠,但是他卻覺得那句話似乎是在他耳邊講的一樣清楚,像是雨滴滴到了平靜無波的池塘中間,激起一圈圈的漣漪。

"......別讓我等太久呀。"

他握著鏟子的手鬆了下又握緊,夢裡那股雨中潮濕的黏膩感似乎又湧了上來,儘管他還不是那麼理解這句話到底代表了什麼。





當他下午完成工作,跑步著到御村大的有些誇張的家門口的時候,天邊已經壓著幾朵厚重的雨雲,他一邊按電鈴一邊抬頭看著天空,想著也許待會得和對方借把傘回去。

"山田少爺,歡迎。"在他還在恍神的時候親切的老管家就已經走了出來迎接他,一邊帶著他走過已然相當熟悉的走廊,一邊朝他道著歉。

"不好意思,少爺還在丈量尺寸中,可能要請您先等待一下......"

"沒關係沒關係,我去御村君房間等著就行啦,請您轉告他慢慢來。"山田有禮的也朝對方鞠躬,然後在對方的帶領下走進了御村的房間裡,選了一個慣常的位子就坐下。

能幹的管家很快就送上了茶點,對著山田又道歉了之後就急急忙忙的離開,大概是回去看那有些任性脾氣的少爺到底有沒有好好完成裁量試穿的步驟。

坐在充滿著淡淡花香的房間中山田也不太介意等待,先是走到了對方作業到一半的插花作品旁邊欣賞,接下來又將對方桌上散落的書本排放整齊,最後才回到位子上去品嘗傳說中相當美味的和果子,吃沒幾口卻又放了下來,打算等著對方回來再分享。

不知道是不是前一天晚上夢的影響還是在溫室中悶久了有些中暑,從早上開始就有些無法專心的山田靠著沙發只覺得眼皮重,撐著撐著卻又不小心睡了著。

夢裡還是那樣有些陰暗潮濕的天氣,廊下的紫陽花沒受到細雨的影響,依舊盛開著。

太郎。他感覺對方修長的手握上他的掌心,十指交纏。

他轉過頭去看到對方像只任性的貓,眨著眼靠上他肩膀,然後在他臉上落下一個吻。

柔軟的觸感一下子就離了開來,他不自主的想湊上去再討一個親吻,卻看對方側過臉躲了開來。

他作錯了什麼,或是他不應該接近對方嗎?山田在夢裡意外的有些心慌,伸出手去就想抓住對方肩膀,卻怎麼樣都捉不住。

他對這樣的感情太不熟悉,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少女漫畫中的陳腔濫調是不可能拿來對待這個人的,他急躁了起來,像是以前惡夢中看到昂貴的花瓶一個個碎掉。

只是這次他怕失去的是比花瓶更加無價的一個人。

但是正如同那次的惡夢結尾有著那人身影的出現,這次的夢中似乎也有一個人重新牽起了他的手,熟悉的體溫撫過他的掌心,然後是比之前任何一次夢中的體驗都還要柔軟的吻,帶著踏實感落在了他的唇上。

熟悉的淡淡花香與特有的香水味讓山田一下子睜開了眼,一手緊緊抓住了握在掌心的手,一邊對上了對方有些驚嚇而睜大的眼睛。

"......山田!"

還穿著藏青色和服的青年在驚嚇中不自主的縮了縮,卻礙於他握著的手而沒有退開,只得強作鎮定的在沙發旁邊坐了下來,臉上還少見的帶了可疑的紅暈。

"御村君,你、剛才......"

"..........."繃著臉別過頭去的御村一語不發,但是山田細細看去才發現對方連耳殼都帶上了一層淡淡的粉紅。

這是不是可以代表,剛才那個吻是真實的呢。

他看著對方眨了眨眼,發現對方沒有在退卻的跡象,被他握著的手也放軟了下來,於是鼓起了勘比告白那次一般的勇氣,將夢裡那個稱呼喊了出口。

"託也。"

這次他總算沒有再被躲開,托著對方削著短髮的後頸小心的吻了上去。





tbc


發現各種肉到了這對cp 手上都忍不住放軟嗚嗚嗚 ; v ;

下一章完結 

79 14 /   / 2y NS 同人
评论(14)
热度(79)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