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The Fourth Quadrant (17)

OOC,OOC,OOC

標出來防雷

架空背景

世界觀混亂

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17 .Flashback





點著昏黃燈光的小店裡在這個時間還沒什麼客人,身為店長的妻夫木聰在櫻井翔還用著小銀匙玩弄著上面原本細緻可愛的鮮奶油球的時候就公器私用的先是走到了門邊,一手將營業中的牌子翻了過來,接著又走到了有些老舊的唱片機旁邊,放入了一張黑膠。

有些透明感的男聲配著輕柔的音樂馬上就充滿了這個空間,櫻井卻在妻夫木擅自坐到他身邊的時候皺起了眉。

"你知道我不喜歡這片。"

"知道,但是外面已經在下雨了,我覺得還是不要讓裡面也一樣陰鬱的氣氛才好,不然就枉費了我給你的這杯咖啡了。"

看著櫻井扁了扁嘴又窩回去喝著熱咖啡的樣子妻夫木聰忍不住笑了起來,又引來對方一個有些不滿的眼神。

不過櫻井翔會來到他店裡的原因,大概除了對方本人以外,這世界上也僅有他一個人知道。

一開始只是兩個人坐在大學旁邊的小店裡所講的、連小說都鮮少出現的奇怪情節,到後來居然頻繁的發生。

而這麼六年多來,對方也從一開始有些驚恐變的麻木,到最後只剩下馬克杯中黑咖啡反射出來的、對方沉默的倒影。

無法解開的問題,說出來也沒什麼用了。

他覺得櫻井心裡似乎這樣想的,自從兩年前發生那件事情之後更是,於是他只能在櫻井每次出現的時候端上一杯咖啡,聊做最後的安慰劑,也抑制住自己心裡最後一點好奇心。

"......又是他嗎?"

"嗯。"

面對妻夫木聰的問句,櫻井僅只是點了點頭,沒有多回答些什麼。

愛爾蘭咖啡喝起來非常舒服,像是友人為他開的這家店,小小的卻可以溫暖人心。

但是再怎麼樣溫暖的燈光,總是有些角落無法照到,就像他每次坐在這家店裡總止不住的那些想法。

他想,或許連妻夫木聰都不知道,他其實不是討厭這片唱片。

黑膠唱片一日復一日的在上頭旋轉著,裡面流洩而出的男聲就算年華老去還是帶著不可抹滅的乾淨少年音,巡迴了又巡迴。

然而這跟他的聲音太像了。

所以總讓他忍不住不想起那個人。

炎炎夏夜中那個身影汗濕了額髮,抱著他有些破舊的木吉他,為他唱了一首遲了快大半年的生日快樂歌。

所以這到底是慶祝半年前的十六歲生日,還是慶祝半年後的十七歲生日呀。那時他窩在他身邊扯著涼被,有些不滿的念著。

但是他卻沒有漏看那人眼底藏著的星光,溫柔的似乎不像在看他。

他想也許那就是他走上分岔路的開始。





正式說起來他與"二宮和也"的第一次見面並不是妻夫木聰所聽到的任何故事裡頭的一次。只是那時候他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對他來說,那只是一個有些莫名其妙的陌生人而已。

高中夏日的午後,他躲掉了補習跟朋友翻出圍牆,卻在躲避教官追捕的時候與朋友走散。

他晃著手上剛買的冰棒來到鎮上的商店街,本來是約好著要一起去染髮的,現在人走了個散他染髮的興致也少了一半,只是覺得就這麼空手回去,若是明天朋友都染好了,只有他一人還是這麼規規矩矩的,豈不是落了笑話。

這樣想著心一橫,櫻井就走進了一間最近的理髮廳內,隨意指了看起來跟外面陽光差不多亮眼的金色,然後就閉上眼裝鴕鳥。

當理髮師說大功告成的時候他睜眼,看著鏡子裡橫眉豎目又帶著點懊悔的小子,當下要後悔也來不及了,只得忍著頭皮上的刺痛付了錢,推開掛著風鈴的玻璃門走出去。

當他走出門,對上眼的就是坐在對面茶店裡咬著團子的、看起來約二三十歲的男人。

當時櫻井正懷著一肚子氣,又有人這樣盯著他剛染好的頭髮看,平常掩蓋得挺好的脾氣就這樣被惹了起來,想想反正都染了這個髮色,乾脆一不作二不休當一回不良,橫眉豎目的走了過去,居高臨下的瞪著那個嘴角帶著笑意的男人。

"......看什麼看。"

"沒有,只是覺得翔ちゃん染這個顏色好懷念呀。"

"哈?你在說什麼?"

原本以為對方被這樣嚇完就算沒表現出驚嚇,也應該會覺得麻煩而趕快走人的,甚至是跟他對罵起來,沒想到對方居然只是笑了笑,甚至連站都沒站起來。

這下櫻井是真的有些火了,正想一腳踏上那人坐著的長凳伸手揪起對方的衣領,卻在這時候發生了極其尷尬的事情。

"咕嚕"

兩人同時看向了音源,一邊帶著尷尬另外一邊則是努力藏著笑意,原本櫻井一股非得惹事翻桌的氣勢一下子就削弱了下去,正紅著臉想逃跑,卻被那人拉住了手。

"不介意的話,就讓我請你吃團子吧。"

"當作剛才的賠禮?"

為了存染髮的錢而沒有吃午餐的櫻井看著對方死抓著他不放的手,又低頭看了看自己扁扁的肚子,最後終於決定妥協,一屁股坐在了離那人有段距離的長凳上,順手摸了那人還有幾串團子的盤子到身邊,開始悶著頭往嘴裡塞。

一旁的團子店老闆娘眼見風波平息,立刻機靈的端上茶來,避免了櫻井差點被團子噎到的事故,末了又伸手揉了揉他剛染的金髮。

"小伙子這不挺好嘛,挺帥。陽子一定也會覺得好看。"

"........."他忘了這家老闆娘就算沒看著他裹尿布開始長大,至少也跟自家老媽有著快十年的交情,於是聽到這句話只得繼續裝死,努力忽略坐在長凳另一端那人努力憋笑的樣子。

".......只有這幾串我可不會原諒你的。"

"我知道,等一下再給你加點。"

"還有──"

"然後再請你去吃拉麵,怎樣?"

".........成交。"

肚子一旦沒像之前那麼餓之後,心情也好轉許多。櫻井咬著竹籤晃著腳看著團子店牆上掛的時鐘滴滴答答的往前,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壞了,秒針往前走了一會子又掉了下來,回到了6的地方。

這鐘該修啦,等會跟老闆娘講一聲。

但是,真是奇怪的人。他想著又忍不住往對方看了一眼,對方穿著有點像上班族的襯衫,領帶已經被扯鬆了,但是他不記得這附近有這種需要穿著正式的會社在。

外地人嗎?他索性撐著頭盯著那人的側影看,對方的輪廓在午後的陽光下顯得有些淡,膚色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長期在室內的關係顯的偏白。

甚至,連瞳色都有些淡。在那人轉頭過來發現他正看著他時,他來不及別開目光,於是就這樣對上了對方的眼神。

那人顯得有些透明的手指伸了過來點了點他的額頭,於是他回神的時候又看到那人帶著點戲弄意味的笑容,然後又再一次在他表達不滿前制止了他。

"好了,不是說要吃拉麵嘛,該走啦。"

"......我要吃大碗的,加叉燒。"

"別吃的站不起來就行啦。"

"才不會呢。"

他又瞪了那人一眼,隨之拿起了書包往轉角的拉麵店走去,沒有注意到那人落後的時候臉上的那種表情。


又或許是,那時候他太過年輕,所以沒能讀懂那人眼底的意思。

而現在他也沒機會了。






40 6 /   / 同人 NS 2y
评论(6)
热度(40)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