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Délicieux

Délicieux


東京喰種paro

最近看re 東京吃貨54話 真 黑金木出場的腦洞

OOC.OOC .OOC 

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喰種角度觀念有, 微慎






二宮和也回家的時候車上的廣播正播著新聞,低沉的男聲正用著凜冽的口氣講述著殺人案件,發生地點似乎就在他上班的地方不遠。

紅燈停下來的時候他撇了一眼周圍同樣停著車的駕駛,透過有些不透光的玻璃似乎可以看到每個人都神情緊張。

二宮趁著還有幾秒的空隙點上一根菸,有些大膽的將車窗搖了下來,讓煙霧從鼻腔從嘴裡一絲絲的吐出來。

白色的煙霧朝著鐵灰色的東京天空散去,就像他過於輕鬆的態度與整個城市一樣格格不入。

這也難怪,因為是連續殺人案嘛。他順手將廣播調的更大聲了一點,細細聽著裡面的內容。

說是殺人案到也不能算是,因為現場留下來的都只有血跡,其他的什麼都不剩。

什麼都沒有,不管地上的血驗出來是喰種調查官的,還是普通人的,甚至是RC 細胞過高的喰種血液,現場都是乾乾淨淨,連一片衣角都查不到,只有大片大片的血跡灑滿整個現場,在警察到達的時候還從鐵絲網上滴落,在地上畫出一片意義未明的圖騰。

是大喰,儘管官方再怎麼想安撫居民心情,這樣的謠言依然沸沸揚揚的傳了開來,點燃每個人心中的恐懼。

於是公共場合的人大大減少,每個人回家都盡量自行開車走最繁華的大路,夜深的時候戶戶燈火通明卻緊鎖著門,明知道那一點用也沒有。

事件還是在發生,以一個月到兩三天不等為間隔,時間到了就會在某個地方出現一大片驚恐的血跡。

警察什麼都查不到,CCG也束手無策,只能等著固定的受害者出現,久了似乎整個城市似乎也習慣了這樣的獻祭。

只要不是自己就行了。咬著菸的二宮瞄著前方還有好幾台車,這個紅燈一定又過不去,乾脆的打了方向燈往小巷轉去,打算繞路回家。

無視於其他駕駛投與他的驚訝眼神,二宮只想著盡快回家,幫等一下就要回家的人好好作幾道菜。

再怎麼樣,可不能餓到他家那位貪吃鬼呢。

到達車庫後二宮關門下車,搭電梯的時候一邊想著今天的菜色一邊習慣性摸了摸口袋中不離身的硬物。







櫻井翔回家的時候二宮正把最後一道菜端上桌。

"好香,Nino今天吃什麼?"一腳的鞋子還沒脫下來櫻井就聞到了餐廳傳來的味道,有些著急的拉扯著鞋跟手上又抱著大衣,當二宮走出餐廳到玄關的時候正巧撞上對方一個不穩往前跌,連忙走上一步去接著。

"翔ちゃん真是小孩子氣,"嘴上雖然念著,二宮卻還是將對方緊緊的抱了個滿懷,抬頭將下巴靠上櫻井有些溜的肩膀。"就這麼餓嗎。"

"工作太忙,中午沒吃飯,沒辦法。"雖然靠在對方肩上看不到櫻井的表情,但是二宮還是可以想像出對方垂下的眉眼,配上被風吹的凌亂的額髮活生生像個大孩子,於是忍不住就彎起了嘴角,像以前學生時拉著對方一樣,哄著櫻井去餐廳坐好。

"好了,吃飯了。"

"今天有漢堡排呀。"

"........嗯,"正幫著櫻井把大衣掛好的二宮愣了愣,回頭才看著櫻井已經拿起刀叉將一塊一塊的肉排塞進嘴裡,鼓著腮幫像只倉鼠不斷嚼著,有些看起來過多的肉汁從嘴角滴出來。

"......Nino!"

"我在幫你整理乾淨。"二宮舔了舔嘴角,舌頭前端似乎還沾著肉的鮮味以及那人臉頰嘴唇柔軟的觸感,配著那人有些紅的臉整體就是美味的饗宴。

他的食慾並不旺盛,或著說他向來有興趣的一直都是另外一方面。

"既然我滿足了櫻井主播今天的胃,那今天晚上主播先生應該能滿足我吧?"

靠近對方的身體被有些重的力道推開,但是對方有些慌亂的埋頭咬著餐盤裡的食物的樣子卻似乎像是給了他暗示。

今天的漢堡排作的很值得呢,二宮乖順的坐到了桌子旁的另外一張椅子上,拿起了遊戲機開始今天的闖關作業。






深夜睜開眼的時候,時針正巧指到四點,對方似乎還沒退下的體溫和著柔韌的腰肢還在他手臂間,從二宮的角度可以看到櫻井顯得有些蒼白的後頸。

真漂亮,似乎可以咬出一個痕跡呢。這樣想著的二宮也這樣做了,牙齒咬進柔軟的肌膚陷了進去,齒間廝磨著掌控著力道讓皮膚下的血管稍稍破裂,紅豔的血痕就在那裏綻開。

睡眠被騷擾的櫻井只是有些掙扎的扭了扭頭,又在二宮安撫的拍了拍手臂之後安分下來。

真是從以前到現在都沒變呢。

外表像個野獸卻可以輕易被安撫這一點。

鬆開了牙齒間咬著的肌膚,二宮有些好笑的看著對方微皺著眉頭依然安穩睡著的樣子,不禁想到他第一次跟這個人見面。

他翹課去買了遊戲翻牆回來的時候,卻正巧聽到了校園一角傳來的聲音。

那聲音對他熟悉卻又不盡然,走近了聽得更加清楚的時候才發現吸引他的並不只是聲音而已。

穿著制服的少年剛染好的金髮已經沾上了血,修長的手臂每一下揮舞都像是在演奏。

紅色的、紅色的、紅色的,全部都是紅的。

骨骼錯落的聲音,血管斷裂的聲音,肌肉被撕裂的聲音,每一個都是紅色的音符。

唯一不協調的恐怕是那人袖子上綠色的風紀委員袖章,還有地上那些人黑白相間的同校制服。

當樂章完結的時候他一腳踏進了血泊中,對上了那人紅色的眼。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要逃,對方堅硬而銳利的甲赫絕對有能力在幾秒中將他撕開。

但是那人只是稍稍皺了眉,像是在校門盤查學生一樣的問了一句。

"........二宮同學嗎?"

二宮點了點頭,然後看著他彷彿還有點失神一般的望著地上的人體─肉塊,伸手去摸了摸耳朵上的銀色耳環。

二宮突然就笑了,然後在對方茫然的抬起頭的時候同樣的問他了一句。

"櫻井委員長,就這麼餓嗎?"

"來吧,我們去吃飯。"

看著那人乖順的點了點頭,不顧著血也會沾到自己身上,二宮拉起了那人未被赫子包裹起來的手,朝著對方彎起嘴角。

讓我來餵飽你這隻美麗的怪物。






從那時候開始他就時常幫對方收拾善後,手法也從一開始的生疏到了現在幾乎是不會留下半點證據。

而在這過程中他也發現,櫻井並不是有意的去殺人。

只是想吃東西而已,這似乎是這個看起來面面俱到帥氣有禮的男人最自然的本能,同呼吸性慾一樣的衝動。

青少年的時候這樣的衝動常常發生,有時候上課間差點抑制不住了二宮就將對方拖進廁所,壓制住對方的手腳。

然後做///// 愛。

用著血液潤滑,鐵鏽味刺鼻的突入通常可以讓對方一下子安靜下來,然後低下頭去和櫻井接吻,原本帶著暴戾氣息的金髮少年就會乖順下來,渴求的與他交纏著唇齒。

Nino聞起來有很好吃的味道。

櫻井翔一臉正經的對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二宮有些哭笑不得,手掌也沒閒著就從下腹往上摸去,激起對方一陣陣顫抖,連帶著下方都分泌出一點點液體。

嗯,翔ちゃん也很好吃呢。

他舔了舔溫熱的液體,朝著對方羞恥的臉也露出一個不帶玩笑的認真表情。

隨著年長櫻井似乎也沒那麼容易暴走了,於是就養成了固定的進食習慣,剩餘的食材由二宮處理。

"不稍微克制一下好像不行......"櫻井摸著耳環朝著二宮笑笑,然後又捏了捏自己的肚子。"好像會胖呢。"

但是二宮一直沒有跟對方講,比起這樣,他還是最喜歡對方失控的樣子,從平時清明的眼神一下子變的只有單純的慾望,直接的簡直像是在做愛時的樣子。

就像現在這樣,二宮站在暗巷中,看著在月夜下比以往都還要鮮紅的赫子切開對方的胸腔,心跳彷彿與地上的那人一樣同步激烈跳著。

比什麼都還要美味的他的怪物,可以的話他甚至願意被他食用。

但是這樣不行,他要是被吃了以後還有誰可以餵飽他呢?

似乎已經有點回復神智的櫻井朝站在一邊的他笑笑,正想踏著步伐向他走來,卻感覺有兩個銳利的東西劃過臉頰邊,留下了一點血痕又消失。

櫻井轉頭望去發現後面有兩個穿著白衣的調查員倒在地上,胸口早已被如同羽毛般的赫子刺穿。

"......真的很少看到Nino的赫子呢。"櫻井有些看著二宮背後在月光下顯得有些透明的羽赫,像是看到什麼珍奇異獸般的睜大了眼。

"......今天心情好。"迅速的收起了赫子,二宮拿下了嘴邊咬著的煙,拉近櫻井然後舔去了對方臉頰旁的血。

"明明很好看的......."櫻井鼓著嘴想避開,卻還是被二宮固定住臉給了一個充滿刺痛菸味與自己血味的吻,然後看著對方走到了調查官的身邊,從對方身上摸走了庫因克。

"啊,是甲赫呀,倒楣。"

"Nino你自己都是羽赫了,幹嘛還那麼執著要羽赫?"櫻井有些不解的看著二宮持續的收刮行為,動作簡直像是他看到平常對方在遊戲中打怪摸寶的感覺。

"羽赫體積小,好用。"

"是這樣...."櫻井也有些懶的去深究二宮的好用究竟是甚麼意思,只是看著庫因克出了神,然後抬頭認真的問著。"Nino ,庫因克好吃嗎?"

二宮看著對方認真的表情,考慮了幾秒到底要不要認真回答他這個問題。

對於連赫包都願意嘗試著拿來吃的櫻井,同樣是赫子作成的武器恐怕也沒什麼不同吧。

忍不住嘆了口氣,決定放棄的二宮牽起還蹲在地上的櫻井,捏了捏對方的臉。

"翔ちゃん就這麼餓嗎?"

"那我們回家吧。"二宮將櫻井牽上車,讓對方在車上坐好,自己則帶上了手套,朝對方露出一個微笑。

"稍等一下,就餵飽你。"








p.s N先生不願意放出羽赫的原因是因為被S先生說看起來很好吃很像麥芽糖

P.P.S只是想嘗試著寫兩個吃貨(x 的日常生活



评论(13)
热度(101)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