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 Listening ( part eight)

OOC,


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eight>





深夜的街道上已經沒有什麼商店開著,二宮左思右想還是拉著有點處於驚恐狀態的對方進了一家拉麵店,然後在一群用著拉麵醒酒的上班族大叔中間找了兩個位子坐了下來。

雖然被stk 跟蹤的事情並不是每個人都會遇到,但是好在對方似乎也在努力的讓自己恢復正常,所以當熱呼呼的麵從廚房端到兩人面前的時候,對方也終於能夠平靜下來,抬起頭來正對著拉麵吞著口水。

"那個......"

"不介意的話,先吃吧。"

這句話講出口的時候大概連二宮自己都要驚訝於自己的善解人意,而原因絕對不會是自己因為跑了一大段距離而出現的空腹感,也不會是因為對面坐著的人腹裡發出的聲響而造成對方臉上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

"可以嗎?"

二宮點點頭的時候終於看到了對方從見面以來的第一個笑容,然後利落的拿起了旁邊的竹筷雙掌合十說著我開動了。

啊,糟糕,吃東西的樣子也很可愛。

假裝低著頭夾著碗裡筍乾的二宮用著眼角餘光看著對面一臉專注在拉麵上的男人,突然有點衝動想替對方順一順因為剛才事件而弄亂的一頭短髮。

不過如果突然這樣就跟剛才的stk 也相差不遠了,二宮稍稍填飽了肚子,於是放下筷子在臉上彎出一個堪稱友善的微笑,嘗試著跟對方搭話。

"那個,櫻花先生?"

坐在對面男人一下抬起了頭,然後一邊努力咀嚼著自己嘴裡的東西一邊放下了筷子,拿起了旁邊的紙巾擦了擦之後這才鄭重的點了點頭。

"你好,我是主持人sakura......"講到這邊停頓了一下,對方側著頭想了想最終還是又加了一句。"櫻井翔。"

原來如此,所以才叫作sakura 呀。二宮一邊心裡暗暗點頭一邊卻表現得像個有禮的社會人士,大概只差沒有拿出名片來互換。

"二宮和也。"

"我知道的," 還沒等二宮反應過來,櫻井就似乎感覺到了自己的表達不慎,又急忙的加了一句。"我的意思是說,我知道你是瑪利歐先生。"

"......你知道?"這次可換成二宮有些驚訝了,雖然心裡曾經想像過好幾百次櫻花先生的長相,但是在他腦海裡卻毫不記得自己曾經跟這個人碰面過。

"是的,應該說......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還不知道。" 櫻井小心的斟酌著字句的樣子毫無落差的跟二宮記憶中的廣播吻合了起來。"但是我們第二次在速食店見面的時候,我就知道是你了。"

第二次?速食店?二宮努力的回想著自己最近外出過的地方,終於在對上對方帶著笑意卻有些疲憊的眼神的時候想了起來。

"是你?那個在Mos 撞到我的人?"

"嗯,那時候我聽聲音就覺得很像,於是心裡就擅自的帶入了瑪利歐.....不,是二宮さん的感覺呢。那時候真是對不起了。"

"不,我才是不應該收下櫻井さん的錢。"默默給當天自己的表現打個個負評的二宮急忙道歉,在口袋裡掏摸了半天才撈出幾張皺巴巴的紙鈔。

"這是那天的......" 二宮看著對方的眼神盯著桌上皺成一團的紙鈔覺得有些尷尬,但還是強作鎮定的加了一句。".......要還給你的錢。"

"沒關係的,而且你現在不是也請我吃拉麵了嗎?"櫻井有些沙啞的笑聲把二宮從面對真人而有些窘迫的心情裡拉了回來,對方彎起眼大笑著的樣子終於跟一開始他在深夜的生放送小房間裡的聲音契合了起來,有些不真實的樣子讓他偷偷扯了扯自己的大腿。

啊,是真的呢,櫻花先生。



"不過二宮さん還真是喜歡玩遊戲呢。連假名都跟遊戲有關係。"

"唔,就只是興趣而已。"二宮盯著又開始一口一口吃起拉麵的對方,被麵碗半遮著臉的樣子終於讓他想起了對那雙眼睛的熟悉感從哪兒來。

這不分明就是那天在車站裡票閘前幫他撿起遊戲的上班族嘛。

原來自己跟這個人早就已經在那個時候見過面了,甚至還不僅僅是擦肩而過,而是有了交集。

但是自己怎麼就沒認出來呢?

二宮看著眼前的這個人,突然有些理解了那個逃走的STK 的心情。

僅僅只是聽到聲音的話,總覺得對方離自己太過遙遠。

連長相都不知道、連接觸過都不知道。

廣播關掉就什麼都沒有留下的關係對於這麼喜歡的對象太過薄弱了,就是這樣想著才會去跟蹤對方的吧。

"......二宮さん?二宮さん?"

"啊,櫻井さん。"二宮回過神來才發現對方已經吃完了麵,有些好奇的盯著他。

"是不是太累了呢?抱歉讓你晚上還跑過來......."

"沒事的,我玩遊戲也常熬夜。"

不能讓對方知道自己在想什麼,二宮急忙接上話,又想到了自己好像忘記了某件重要的事情。

"櫻井さん,那個跟蹤你的人......很久了嗎?怎麼不報警?"

"大概有一個月左右了,我一開始想說應該只是普通的巧遇,總是在同一個地方遇見什麼的.......不是常有那樣的事情嘛。"櫻井看著二宮明顯寫著不信的表情連忙又解釋了起來。"剛好跟對方作息穩合上了,常常一起上班,或是每次都在倒垃圾的時候遇到的。"

"而且對方也沒有特地來跟我搭話,狀況變的有些激烈也只是這一兩周的事情......."

"真是的,就是因為你不拒絕,對方才會越來越激進呀。"二宮嘆了口氣看著對面心知自己理虧而垂喪著肩膀的男人,忍不住想吐槽。"明明就是幫別人解決問題的廣播節目主持人,但是遇到自己的事情居然這麼遲鈍嗎?"

"這樣對快30 歲的大叔而言會不會太不妙了?"

"就說了還只是算大哥哥拉。"櫻井明顯想起了之前他們兩人的對話,跟著二宮有些調侃的語氣又笑了起來。"不過我之後會跟電台反應的,可能請他們調整一下收錄。"

"調整收錄?不報警嗎?"二宮有些緊張,櫻井這句話說的極其曖昧,到底收錄是要調整什麼也沒細說,狀況好只是延期幾周,或是換了時間無法現場收聽,但是會不會是停播呢?

"沒事的,二宮さん不是已經幫我把他趕走了嗎?"櫻井笑了笑,手像是無意識一樣的拿著湯匙翻弄著碗裡吃剩下來的麵湯。"......而且我覺得,也許就像二宮さん講的,我應該正面拒絕他比較好呢。"

"......也是。"

如果沒有足夠的證據就找了警察過來,也許反而是增加了事情的複雜度而已。他看著櫻井站了起來,像是吃飽了一樣滿足的伸了伸懶腰。

"二宮さん,謝謝你請我這頓。"

"......不客氣。"

二宮在櫃台跟店員付帳的時候,櫻井已經走到了店門口,從眼角的餘光二宮可以隱隱約約的看到對方似乎點起了菸。

但是當他拉開門簾走出來的時候,對方卻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捻熄了菸,用圍巾跟大衣努力的將自己裹好,站在只穿了一件夾克的二宮旁邊活像個毛球。

"櫻井さん怕冷嗎?"

"應該吧,二宮さん......"

二宮還沒有反應過來櫻井為什麼將話語停頓在這裡,就感覺有一股溫暖的氣息湊了上來,柔軟的圍巾繞上了他的脖頸,抬眼的時候對上的是對方在夜裡反射著拉麵店昏黃燈光的溫暖眼神。

"回去的時候也不要著涼了。我的圍巾先借給你吧。"櫻井看著二宮有些愣住的樣子,幾秒之後才回神自己作了有些讓人誤會的舉動,連忙解釋起來。

"啊,我們以前男校常這樣借東西,衣服也常常弄混互穿的,所以......."

"........謝謝。"二宮半個臉被遮在圍巾裡面,聲音有些不清楚。

"那.....我先回去了?"櫻井似乎不是很清楚二宮的反應,只得試探性的問了一句,之前招的兩輛taxi 也剛好開到了店門口,就看到二宮默默的點了點頭,低著頭握著手不知道在做什麼,卻又在坐上車前被二宮叫了住。

"......櫻花先生。"這次叫喚的方式並不是"櫻井さん",櫻井僵住半個已經探進車內的身子,努力轉著脖子回頭看著站在車門前送他的二宮。

".....廣播還會繼續吧?"

"會的,瑪利歐先生。"櫻井忍不住露出笑容朝著二宮點了點頭,正想關上車門的時候手上卻被二宮塞進了一張紙條,一看發現是剛才吃拉麵的發票。"這是?"

"拿著吧。"二宮沒說什麼就幫櫻井關上了車門,然後退開幾步朝著對方揮手。

還真是有些奇怪的人,櫻井看著圍著自己米黃色圍巾的人在後視鏡裡越來越遠,低頭看著手上的紙條有些好奇,仔細檢查了價錢也沒發現問題,正想折好收起來的時候才發現後面有一行字。




"櫻花先生,請問我要怎麼把圍巾還給一個借給我的好心人呢?請告訴我方法 

from 有些困擾的瑪利歐"




這真是.......櫻井看著紙條上有些潦草的字,笑了起來。

明明不是工作時間呀,但是不回好像也不太好呢。





二宮坐在taxi 的後座報出自家地址,正想瞇上眼小睡一下,卻突然聽到手機上的信息提示音,摸索著拿出手機打開mail ,剛看一眼開頭嘴角就無法抑止的上揚。

啊,要不是在別人的車上,他大概都想哼唱起遊戲的通關音樂了。



"瑪利歐先生,我建議你下周和對方約個時間地點,再把圍巾還給他吧。

p.s記得穿暖再來。

from sakura"


而顯示在mail 上面的,並不再是外面公共電話的不明來電,而是普通的手機號碼與信箱。





<tbc>

91 17 /   / 2y NS 同人
评论(17)
热度(91)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