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The Fourth Quadrant (20)

OOC,OOC,OOC

標出來防雷

架空背景

世界觀混亂

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20.  puzzle




少年時代的那點往事,說起來就像是從書中掉出來的一頁,有些殘破卻又寫著未完待續,真的想要將它認真地放回原本的書序之中,卻又發現沒有一章銜接的上。

他從此不再彈鋼琴。

這件事情就連妻夫木聰都不知道,而他只是在高三那年又將頭髮染回了黑色,像所有學生一樣為了考取大學而努力。

他填寫的志願是東京市中心K大的經濟系,以他的成績算是游刃有餘,從考試公布成績一直到畢業簡直順利地像是RPG 遊戲中最後的Happy Ending.

當櫻井翔站上講台代表畢業生致詞的時候,連他自己都還有些恍惚。

在這所學校所有的經歷他幾乎都還記在心裡,唯獨那間音樂室的回憶像是不能打開的時光膠囊,在時間中保存了很久外殼的鐵盒生了鏽,想開起來就得用點力氣,甚至刮傷了手指都無法將變形的蓋子打開。

所以也就沒有必要去打開。

櫻井翔將已經幾乎是幾張白紙的樂譜塞進了家裡拿來的餅乾鐵盒,蓋上之後好好的埋在了老家院子後頭的櫻花樹下。

也許等到某一天老了,甚麼事情都再也想不起來的時候,就是再打開那盒子的時候了吧。

那時候他會依著有些昏黃的燈光,嘗試著用老花眼去辨識那上面也許曾經有過的字跡,試著再不太靈光的腦子裡去搜索為什麼要將這白紙埋入地下,最後釋然的一笑感嘆曾經年輕的自己。

櫻井翔在春暖花開的時候載著自己一箱一箱的行李搬到了學校宿舍,開始了以前同學們無比憧憬的"大學生活"。

社團、舞會、聯誼、讀書會,他什麼都試著去參與,跟著同宿舍的室友妻夫木聰從早到晚也沒停歇過,本子上記的滿滿的行程表被別的同學看到笑著說這簡直比讀書還累。

對此他沒有多講什麼只是闔上了記事本,妻夫木則好脾氣的笑笑拍著那人的肩說要不你也一起來吧。

於是那晚的聯誼上就多了一幫經濟系的新生,將燒烤店的小包廂裡塞的有些水洩不通,連挪個位置都難。

櫻井翔就是在那個聯誼上認識了他的前女友,當時一個人安安靜靜的坐在角落,用著左手夾著有些被烤焦的肉片往碗裡放,吃了幾口就停一停,又抬起頭朝旁邊的人笑一笑,淺褐色的眼裡卻沒有笑意,不怎麼喝酒。

那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讓櫻井翔喝得發昏的腦子有些恍惚,偷偷擠到那女孩身邊,坐下看著她有著柔軟指腹而不算修長的手指,似乎心裡就回到了那天夜裡,偷偷摸摸的在扎滿千本針的心窩裡埋下一顆暗戀的種子。

聯誼回去的時候他與那女孩交換了號碼,然後像是理所當然的一樣交往了起來,確定關係的隔天他便有些後悔。

櫻井與那女孩走在街上,女孩看起來不若當時聯誼那小小包廂裡那樣沉默而又帶著點不可捉摸的氣質,反而像是打開了什麼開關,拉扯著他這間店看看那邊又想逛逛。

女孩子嘛,活潑一點好。櫻井這樣告訴自己,卻在路過一家樂器店的時候鬼使神差的問了那女孩一句。

"妳會彈吉他嗎?"

女孩有些愕然,隨即搖了搖頭,反問他會不會什麼樂器。

"這樣呀,我也都不會呢。"

他這樣回答了女孩,朝女孩笑了笑,喉嚨裡像是灌滿了胃液湧上來的燒灼感。





"翔くん,這樣下去好嗎?"

當他埋頭在期中報告的時候,睡在上鋪的妻夫木聰這樣問了他一句。

".......什麼?"

櫻井揉了揉開始有些近視的眼睛,一邊在電腦上敲打著字一邊頭也不回的回應了一句。

迎來是妻夫木有些洩氣的嘆息聲跟把頭栽到枕頭裡的悶響。

他知道他在裝傻,他也知道他在問什麼。

但是既然跟對方交往了,就也得好好的對待別人吧,更何況那女孩嬌小可愛,雖然不若當時第一眼看到的形象,卻還是可以接受的。

所以努力的挪出時間來陪著對方約會,甚至教導對方學業,這在櫻井心裡都是一個男友應該對對方做的事情。

從別人的角度看來,他的生活感情學業兩方得意,似乎被所有美好的事情充滿,但是每當他挑燈自己一人獨處的時候,就覺得心空洞洞的,似乎千創百孔,全是被戳出的洞,就算嘗試著用美好去填滿這些,卻又漏了出來,一點不剩。

明明違背約定的不是他,卻剩下他一個人來承擔這些痛苦,太狡猾了。

他在半夜的時候嘗試著唸出那個人的名字,卻發現難以做到──他並沒有忘記,反而記得更深,只是不敢講出口。

他寧可覺得那是夢。

熟悉櫻井翔的人大概會覺得他是個努力的人,所以櫻井也努力著讓自己幸福。

等待哪一天幸福湊到了一個巨大的體積,也許就可以直接將那些記憶空洞塞上,再也不會怕哪兒漏了出點脆弱。

但是事情並不如他想的那樣簡單。

櫻井翔再一次看到那熟悉的影子是在大學的校園裡面,那時他正與女友走過長廊準備去下一堂課的教室,那日陽光溫暖,照的人有些暖洋洋的懶惰,女孩披散著一頭長髮有些心不在焉的走著,他則是看到了對方頰邊落了一撮髮絲,偏過頭正想提醒,卻發現一人站在林徑中,直瞪著這邊。

雖然那人的面容被樹蔭遮去了大半,他還是認得那人的輪廓,那熟悉的,他曾經在少年的夢裡一次又一次的看見過的,低著頭彈著吉他的側臉。

但是又有些不同,那人看起來比之前更加年輕了,帶著點徬徨的氣息,有些慌張的眼神卻盯著他不放。

他身體一震,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跑了出去,女孩在後面叫著他的名字的聲音被越拋越遠,他只顧著追著那人的身影跑,但是等到他追上那人的影子的時候,卻只看到了對方往自己望來的一眼,隨之消失在了眼前。

是幻影嗎還是夢?他彷彿被魘住了無法動彈,在尚未完成轉成秋季的天氣中覺得連風聲都要讓自己窒息。

女孩終於追上了他,拉著他的手臂想提醒他上課要遲到了,他只能任由女孩將自己拉走。

但是他知道已經回不來了,就在他毫無顧忌的追出去的那瞬間,心裡只想著再見那人一面,問問他為什麼要這樣。

為什麼,要擅自丟下我呢?

從那之後他覺得他自己像是被分成了兩半,一半如同往常一樣的生活跟女友交往,一半則開始在半夜的時候走進圖書室,在書本中與校園裡尋找那人的身影。

沒有什麼人是會這樣憑空消失的,櫻井翔這樣想著。

他查過精神病歷、幻覺相關的書籍,也查過記憶障礙,甚至連外星人的書他都看過了,卻怎麼樣都找不到跟自己相同的狀況。

直到他最後翻開了那本有著跟大海一樣藍的封面的書本,他在驚訝之餘又忍不住的掩住了眼,忍耐著不讓那些溫熱的液體滑落。

櫻井翔滑坐在有些破舊的書架旁,終於感覺到了被分開的自己終於在這一刻回到了同一個身體。










<TBC>












54 19 /   / NS 2Y 同人
评论(19)
热度(54)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