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The Fourth Quadrant (21)


OOC,OOC,OOC

標出來防雷

架空背景

世界觀混亂

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21.Schrödinger's Cat

"我曾以為我看到的人是幻覺──僅止在夏天溽暑中看到的、想像中的人物。

雖然我明知自己的精神狀況很穩定,但是還是不免懷疑那只是青少年時期為了滿足自己心裡的想望而幻想出來的人物。

若是要問到我對那個影子有沒有任何感情,倒不如說是那個影子在我認知中對"我"的有些連我自己都不清楚的想望。

這大概是我懷疑並非幻覺的唯一根據,如果是我自己所想象的人物,我怎麼會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呢?"


櫻井翔從信箱中拿出了厚厚的一疊稿紙,在雨後逐漸暗沉的窗邊一行行閱讀。


"青年S這樣跟說著,他眼下有難以遮掩的黑眼圈,但是從各種跡象看起來他仍然保持理智,但是我們還是簡單的作了精神方面的測試。

這是為數不多的個案中最能夠保持精神狀態正常的一位,僅管如此他也幾乎到了極限。"


櫻井翔看著稿子上的文字笑了笑,這明顯是松本的手筆,就他所知大野智根本就不可能用這樣半文藝的語氣來寫。

浪漫主義的松本潤,卻選擇了科學來進行研究,若要套上大野以前跟他講的那些理論來講,大概跟他遇到這整件事情的合理性差不多。

─這都是可能發生的事情。

當時他找到大野的時候雖然對方已經研究這塊平行時空的領域好一陣子,但是要釐清他所遇到的事情還是花了點力氣。

他與櫻井翔的交換條件就是要將他的事情作為研究題材與樣本,櫻井翔相當坦然的答應了,他的事情刪刪減減去了大半感情的部分,用上化名讓他看起來似乎也像是在看其他人的故事,帶了點跳脫出痛苦的理性。

不過大概是大野智的怠惰性,這本研究的書寫了三四年,到至今都還在撰寫尚未出版,時不時松本就把稿子寄給他看一眼。

櫻井看久了也從一開始有些不習慣成了興趣,一束束將稿紙收集好,順便理清思緒。

你怎麼就能這麼冷靜呢?松本潤有一次在他進到研究室作完口述之後這樣問他,櫻井翔愣了一下之後只是搖了搖頭。

對他而言從頭到尾都是被動,沒有選擇就落入了那個人的各種世界,理由還是那樣不清不楚曖昧的講法。

據大野所說,最有可能引發這種現象的原因,是因為其中有一個世界的"二宮和也"有強烈的、想見到他的意念。

然後就像是擾亂了水池的波紋,一點一點擴散到所有平行世界。

"要穩定下來,只能找到"觀測點"。"

櫻井翔當時聽得一愣一愣,松本看著急忙又跳出來多解釋了一句。

薛丁格的貓。

啊,這次聽懂了。櫻井翔點了點頭,總之就是要打開那個箱子停止干擾,選擇一個世界繼續走下去。

但是箱子的開口在哪,大概只有二宮和也本人知道。

櫻井翔想到這邊就覺得莫名其妙,原本好好一個人生活著做什麼去干擾別人的生活,但是當他想起了記憶中"二宮和也"的行為的時候,卻又忍不住心裡那股酸澀感。

若當時"二宮"是在他身上找著他世界中消失的"櫻井翔",這樣似乎又讓整件事情合理了起來。

但是對於被投射影子的他,會不會太不公平了一點呢?

櫻井翔當時剛跟女友提了分手,對方哭哭啼啼甩了他巴掌,將某次他們一起出門的時候買的戒指拔下來在全班面前甩到他臉上,只差沒有給他貼上一個負心漢的標籤。

他看著女孩褐色帶淚的眼睛,心裡卻又被那個身影牽了過去,想起對方在鋼琴旁看他彈奏的眼神,也是這樣濕漉漉帶著點淚光,但是想細看的時候卻終究沒有眼淚流下,整體氣氛都像是錯覺。

說起來他也是擅自投射影子到別人身上的混蛋,櫻井翔默默的遞了轉系考試的申請書,轉到自己以前並不熟的CS 類別去,妻夫木聰都沒來得及阻止他,只是急的跳腳。

你說你轉就轉,還轉到個領域相差那麼大的科系去做甚麼呢?櫻井翔面對妻夫木聰的質問,只是扯出一個微笑表示自己沒問題,又開始投入了轉系考的準備中。

是啊為什麼要選擇這個科系呢?櫻井到畢業的時候都沒想清楚這個問題的答案,卻在就業幾年後終於找到了答案。

"這是從今天開始擔任開發部長的櫻井さん,大家要配合著他,繼續好好的工作喔。"

"我還不熟悉這邊的環境,請大家不要太過在意職位上下,很多地方請多提點。"

他低頭彎腰鞠躬,眼角撇見了一個站在角落的身影,還咬著pocky ,熟悉的讓他以為又是哪個穿越過來的幻覺。

不過這次不是了,他被同事帶著熟悉一圈辦公室介紹的時候,看著躲在螢幕後面的人影,終於在自己的世界跟"二宮"相遇。

儘管他根本不認識他。






說起來櫻井對於這個世界的二宮還是有些陌生的,對方似乎對自己有穿越平行時空的體質毫無概念,只是茫然的摸索著。

他看過了好幾種不同的"二宮和也",有的跟他們交談過、有的指是匆匆一望就結束了會面,但是其中好幾個都已經完全理解了自己有這種特異體質的事實。

其中一名似乎是舞台劇演員的"二宮"在最近最常跟他見面,對方看起來雖然外貌沒變多少,卻可以體會到歲月帶給他的沉穩已經跟他們還有些毛燥的年歲不同,對方似乎已經接受了這樣隨時會跳躍在不同世界的狀況,將手放在他頭上勾起一個微笑。

"這個世界的翔ちゃん還很年輕呢。"對方有些玩味的笑讓櫻井無所適從了起來,但是二宮瞇起的、帶著點皺紋的眼晴卻帶著讓他無法直視的溫柔。"我呀,將選擇權交給他。"

"讓他完全被我影響不是很不公平嗎?所以我想著至少讓他有點選項吧,連RPG 都可以選擇路線,他什麼都作不了就得跟著我走太委曲啦。"

但是你們最後還是在一起了。櫻井翔那句話憋在嘴裡沒說出來,對方的劇情已經走到Happy ending,他沒什麼好說出口的,甚至覺得有些羨慕。

"辛苦你了。"

"但是請你給這邊的他一個理解的機會吧。"

對方消失前落下了這兩句話,所以他嘗試著用友善的態度去對這個世界的二宮和也,沒有避開對方在茶水間的眼神,沒有避開每一個被相葉雅紀邀約卻有著二宮和也的午餐,卻在二宮終於找到事實的時候忍不住質問對方,也像是在質問自己。

為什麼要遇上你呢?

為什麼你想遇上我呢?

那又是為什麼,最後還是沒辦法勉強自己,不要將那些重重疊疊的影子置於你的身上,試著去探求一點點平等的感情與選擇。

他終究是將傘落在了二宮身邊,自己則淋雨跑到了妻夫木聰開的小小咖啡店中。

只是他說了那些話,在這一次的平行世界中,兩人應該便是形同陌路了吧。

櫻井翔這樣想著,打開了公司的mail 再三確認,重整了幾次確定自己沒有漏掉任何一封申請離職轉職的信。

一顆心在體認到這個事實的時候似乎被重重拿起又輕輕放下,卻也說不上完全是失望。

再等等,再等等,也許明天罷。

櫻井翔終於在一整天折騰之後鑽到被窩裡時這樣想著,夢中並沒有像想像中那樣出現那些他本以為會出現的影子,只是淺眠著一路到了天亮。





櫻井翔從電車上擠出來,整了整自己的領帶又調整好了背包的背帶,快步走向公司。

他已經有些遲到了,整棟趕上班的人大多是同他一樣急急步行,矮一點樓層的人便直接選擇爬樓梯,搭電梯的人比起平常少了很多。

他按下鈕很快的電梯就來了,正想著進去關門,電梯門卻又被一隻手扳了住沒關上,他抬頭起來,卻對上了一雙熟悉過頭的眼。

這場景太過重現,似乎又回到了他們第一次單獨相處的時候,只是那時候他伸手按了下開門的按鈕等著門外的人進來,這回卻是對方主動的推開了本要關上的電梯門。

"櫻井さん,早上好。"

"......早安。"

他不知道自己的語氣是否有些不自然,身體的僵硬卻出賣了他自己的心情,櫻井翔想強迫著將目光往前放盯著電梯上的顯示樓層,卻下意識的將眼角往二宮和也身上瞄。

對方手上握著的是他昨天留下的傘。

這代表了些什麼?櫻井翔不敢去多想,心裡卻似乎已有了答案。

電梯門開的時候這一回沒再是櫻井給他按著開門,立場反倒是反了過來,二宮伸手過去按住了Open 的按鈕,轉身讓櫻井先行出去。

還真是一點選擇都不給我呀。

他抬頭看著二宮略帶強硬的眼神,從昨日開始那股心底飄忽不定的感覺便突然消了失。

至少他知道沒需要再去檢查信箱了。






<tbc>



上篇評論的回覆容晚上補上,

如果有空的話, 也許報報近況........嗯


薛丁格的貓, 解釋走wiki

 未打開箱子前可以處於貓死掉/沒死之間的互相干擾狀態

可以想成是兩個平行世界,一個世界中貓死了, 一個世界中貓還活著

要一直等到打開箱子觀測才會解除這個狀態, 走向其中一個世界


44 5 /   / NS 同人 2y
评论(5)
热度(44)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