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曲點文活動]No 003

注意: 

OOC

CP: JS





他一點都不懂。

對於相處了快十五年的團員,櫻井翔的事情。

他明明是用了那麼認真的語氣跟表情說著,自己是對方第一的粉絲的,為什麼就不是能夠理解呢?

他還記得那時候拍攝完經紀人就把他找過去語重心長的念了他一頓。

就像是被醫生特別治療的患者,教導矯正著他扭曲的症狀。

不可以太接近、不可以太親密、不可以明顯的表露出自己的感情。

藥效在他們都脫離了孩子的外型的時候開始發作。

過於猛重的藥性讓他像個不良少年一樣的散發出叛逆的氣息,其餘四個團員默默的容忍了他這樣尖銳的菱角。

但他堅持他自己是對的,太過靠近是不允許的事情。

儘管這樣他的眼神其實還是忍不住想追逐他,看著"他的"翔君就算染黑了頭髮還是那樣的閃閃發光,吸引著身邊人的目光。

他開始厭倦待在團體之中。

為什麼這個人可以跟他私底下去海釣、可以跟他一起編唱同一首歌呢?

為什麼這個人明明就什麼都沒有要求就可以跟他一起共演一個夏天呢?

為什麼這個人可以假裝著笨蛋就張開雙臂擁抱住他呢?

而"他的"翔君,只是在他惡狠狠的瞪著的時候挑起修剪的漂亮的眉毛朝他丟過去一個眼色,就將他的心臟幾乎撕裂成兩半。

他狼狽的別開了眼,覺得臉上熱辣辣的困窘,像是窺探著反而被發現了,只得將更多的心力投注在力求完美的表演上。

但每晚夜裡他卻一次又一次放棄了自己的準則,像想像中那樣貼近對方,用力吻上對方柔軟的下唇,然後舒張開一直皺著的眉。

夢裡的櫻井翔還是那樣的眼神,說不出厭惡也說不出喜歡,有點像當初他大聲在鏡頭面前宣布的時候卻又不像。

他老覺得其實櫻井那一眼像是一種挑釁、一種邀請,用力的想把他從這個準則中拉出去。

太奇怪了你們這些人,他坐在一邊的沙發上看著其他四個人大笑著鬧成一團,櫻井翔舒張了雙腿窩在沙發一角看著二宮打遊戲,腿上給大野智枕著頭午睡,相葉則是拿著一籃點心靠在他身邊吃。

明明就是極為平常的景象、明明就是看起來互相友愛的關係,為什麼就讓他這麼不舒服呢?

握著台本的手緊緊抓著,他眼神在四人身上轉了一周最後還是來到了櫻井翔身上,然後看著櫻井雙眼從二宮遊戲機狹小的螢幕上移開,又是那樣直接的對上了他的。

挑起眉梢的時候他覺得自己的心臟狠狠的被什麼抓住了一下,然後又惡意的放開。

"松潤?"

有些疑惑的語氣讓他從那樣的情緒中醒了過來,看著櫻井透露出疑惑的大眼睛只能愣愣的張著嘴。

"翔君,我......"

"嵐さん, 請stand by!"外面的工作人員敲了敲門,及時的打斷了他們之間的對視跟其他三人的吵鬧聲,然後前後的走出了樂屋。

他還只是坐著,等三人走出去之後跟在最後的櫻井翔似乎在想些什麼,腳步到了門口又轉了回來。

當櫻井翔彎下腰來對著他的時候他覺得他幾乎沒辦法動彈,只能抿著唇繼續坐著,稍稍將頭偏過去一點透露出有些囂張的態度。

"松潤......"櫻井翔漂亮的五官太過於接近,他的手緊緊抓住沙發上的布料才不致於伸出手去。

"翔君,要stand by了,你這樣我沒辦法走。"

"啊,抱歉...我只是........."櫻井翔猶豫了幾秒終於還是直起了身。

他鬆了一口氣正想站起身,卻沒想到櫻井又突然彎了腰湊近他,近到他幾乎可以數清對方到底有幾根睫毛。

而且重點是,他剛才的動作又讓他再一次的、直接的撞進了櫻井翔的眼神裡。

又是那樣的感覺,松本覺得自己的心臟好像都要被這人水潤的桃花眼給勾了出來。

"你是不是有什麼煩惱的事?要不要......"櫻井咬了咬下唇停頓了幾秒,又接著說下去。"要不要今天晚上我們聊聊,我知道一家很不錯的餐廳。"

完全意外的發展,他看著櫻井翔面對這樣的邀約只能點了點頭,然後看著對方露出舒心的笑容重新站直了身。

"那就約定了,我先出去,松潤也趕快跟上來吧。"

"嗯。"

等到櫻井翔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視線裡的時候,他才忍不住將臉埋在了雙手中,全身顫抖起來。


怎麼辦,好像要守不住這個準則了呢。


===========

點文者:  @時効性。 

指定內容:

歌名:4號病房 

歌手:林宥嘉 

CP:JS




JS還是比較不上手呀果咩; v ;

總之到底S桑是有意還是怎樣可以腦補! 

但是這整篇都是小潤的內心活動所以可能會有所影響

就像其實其他團員沒有惡意(?)但是小潤心裡都........(喂

下一篇更新回到櫻花先生好嗎!

评论(8)
热度(21)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