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 Listening ( part two)

OOC,

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櫻花......先生?請問你說的是......我嗎?"

面對電話另一方傳來有些疑惑的聲音,二宮心裡暗暗懊悔,另一方面又覺得好氣又好笑。

這個人怎麼連粉絲們給自己取的愛稱都不知道?但是這樣說出口的自己也相當的羞恥吧。

被對方知道自己是狂熱粉絲什麼的,簡直就像被同學激將之後不小心告白的中學男生一樣。

但是不同於廣播上的、帶點猶豫的聲音跟上揚的語調,卻讓二宮覺得相當的可愛、甚至可以擅自在腦海裡描繪出那人歪著頭用一邊肩膀夾著電話的樣子。

"嗯,上次不小心在網站上看到有人介紹的,我還以為那就是你的名字呢。"想了想還是用了毫不在乎的語氣回答,二宮決定還是不要讓對方知道自己的想法。

"啊,原來如此,是網友們取的呀。不過我在廣播中用的名字是Sakura喔,並不是櫻花先生。"話筒對面傳來了有些低沉的笑聲,似乎對這樣的別名並沒有反感,而這也讓二宮鬆了一口氣。

"原來是Sakura嗎,這麼說我好像有聽過呢。"二宮和也小心的揉了揉剛才被自己撞到的地方,繼續假裝不在乎的講著。"是不是那個、星期一晚上十一點的節目?"

"是的、那節目名稱叫做Listening,非常感謝收聽!"語調一下子高了起來,像是第一次知道自己有聽眾一樣,然後開始滔滔不絕的介紹了起來。"那是一個談話節目喔,聽眾們可以寫信進來講述自己遇到的煩惱,或是分享之前解決煩惱的方法,偶爾還會遇到有用信跟暗戀者告白的朋友們........."

二宮和也懶懶的抓著手機半躺在床上,聽著電話一頭幾乎沒有斷續的聲音閉上了眼。

那些節目他全部都知道、甚至一期都沒有落下。

但是光聽著對方興高采烈的跟自己介紹著,他就完全不忍心去打斷。

雖然他一點都不知道為什麼櫻花先生會打給他,但是他幾乎可以想像對方是用著多麼開心的表情去講述自己在做的工作。

這簡直就像是特別服務的廣播呢,二宮這樣想著忍不住握緊手機勾起了嘴角,卻在聽到對方輕微的咳嗽聲之後清醒了過來。

"櫻花先生,你今天該不會感冒了吧?"二宮和也皺著眉起身拉開窗簾一角,可以看到窗外還有著細細的雪花飄落。".........不要跟我講說你在外面?"

".........我在電話亭裡。"彷彿被發現做錯事的小孩一樣,櫻花先生的聲音馬上低落了下來,隨即又補上了一句。"沒有那麼冷的。"

所以來電顯示才一直都是未知的號碼嗎?二宮和也惡狠狠的瞪著手機螢幕,有些生氣對方這樣可能會著涼的行為。

明明就不舒服了、明明就很冷又很晚了,為什麼還要將時間花在窩在一個小電話亭中跟不認識的人聊天呢?

"那這樣我還是趕快掛電話好吧?對於用聲音吃飯的廣播主持人,這樣可是不行的。"努力裝出冷淡的語調,但是心中卻又有另外一個聲音希望電話不要這麼快掛。

也許這樣的機會不會再有下一次了,剛好接到櫻花先生打錯的電話什麼的。

心理這樣想著二宮忍不住有些低落,啊啊果然還是應該第一時間將這通電話錄起來的。

但是他又想起櫻花先生似乎是個相當注重隱私的人,過了這幾年粉絲越來越多,卻也從來沒有人看過他長什麼樣子,跟他接觸的方法除了廣播明信片還是只有明信片,其餘什麼都到不了他手上。

所以也有人懷疑這個人根本就不是如同節目上那樣熱心而溫柔,私底下是個冷淡疏遠的人。

才不是呢,那是因為你們以前都沒有聽過他自己辦的網路電台,所以才這樣講的。二宮和也每次看到這種言論心裡都有些不平,卻也懶的去講些什麼。

但是保存通話的這種事情,還是不好去做吧。二宮和也有些煩躁的嘖了一聲,他覺得如果下周他還想聽到櫻花先生的廣播,現在就應該把這通電話掛斷讓這人回家睡覺。

"不好意思,果然還是讓你覺得很煩了嗎?"對方似乎是誤解了他那聲的意思,用著帶點鼻音的聲音道了歉。"也對呢,半夜聽一個不認識的男人講話什麼的。"

".........這樣講起來的話那些聽廣播的人不是也都半夜聽著一個不認識的人講話?"

"嗯,這麼說起來也對呢。"櫻花先生似乎再一次的被這句話逗笑,壓抑過的、有些沙啞的笑聲從電話那邊傳來,這讓二宮放心了些。

不管怎麼樣都不想讓對方誤會自己討厭他呢,雖然也不想一下子就被揭露是粉絲的身分。

但是還是希望對方回家休息,二宮開始用手指戳著床頭上的瑪利歐手辦,繼續想著要怎麼樣讓這通電話結束。

然後下周開始他還是櫻花先生,我也還是聽眾,每周一守著廣播聽他講話。這樣想著二宮心裡有些酸酸的,像是前陣子好不容易刷出的Boss被相葉氏打掉一樣。

"那個.........之後的話......"沉默了幾秒之後對方像是想鼓起勇氣一樣,隱隱約約的可以聽到深呼吸的聲音,卻又遲遲沒有繼續說話,這讓二宮覺得有些好笑。

要調解緊張心情,也應該把話筒拿開呀櫻花先生。二宮正想吐槽對方,這時候卻突然聽到了對方的下一句。

"之後我還可以......再打給你嗎?"

".........什麼?"意想不到的話語讓二宮腦中空白了幾秒,嘴裡只來的及吐出意味不明的疑惑音。

"我之後還可以再打給你聊聊嗎?"這句話在二宮腦袋之中聽起來清楚了許多,他想也許是櫻花先生又重複了一次的關係,因為他腦子裡還有些混亂。

"那你怎麼有我的電話?"這句話剛出口他就後悔了,因為聽起來像是他已經同意了對方打來。

二宮捏著手上的蘑菇造型抱枕幾乎想拿來墊著撞牆,但是實際上他只是坐在那邊聽到櫻花先生用著同剛才介紹節目時一樣高興的語調回答。

"我有記下來剛才的電話號碼的,這一點不用擔心。啊,因為已經很晚了,那我就先掛電話了......嗯......請問你叫......"對方像是對這時候才想到要問名字顯的相當困窘,但是二宮一下子也有些慌張,轉頭就看到了帶著紅帽子的水管工公仔,脫口就說了出來。

"瑪利歐......吧?"

"嗯,好的。那麼瑪利歐先生,晚安。"在對方帶著笑意的道別之下通話終於被切斷,二宮和也卻還是只能拿著手機愣愣的發呆著,直到螢幕的亮光暗下去之後才鬆了一口氣一樣的倒回了床鋪之中。




啊,好像不小心答應了一個不得了的邀約呢。

用手臂掩蓋住眼睛,幾秒之後二宮忍不住偷偷笑了起來。





<tbc>

關於男神跟男神的男神的故事(錯

评论(18)
热度(36)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