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曲點文活動]No 004

CP: NS


OOC

神怪向

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no. 004





"你也來餵魚嗎?"

二宮和也看著眼前穿著紅色T恤的小個子蹲在池子邊,猶豫了幾秒之後決定低頭繼續跟自己手上的遊戲機奮鬥。

"喂,我說,你是來餵魚的嗎?"有著大門牙的少年好似不滿二宮的無視,又重複了一次,音調中還帶點孩子特有的鼻音。

"沒有,誰想餵那池子裡的大胖魚,我只是來這邊打電動的,你吵到我了。"手上繼續滴滴答答的按著按鍵,二宮一秒都沒有看像那個穿著寬大衣服的孩子。

"你說誰是大胖魚啦!"突然拔高的聲音讓二宮一下子錯手按錯了技能,隨即看到螢幕上的小人刷刷的血條歸零,game over的BGM隨之響起。

明明就只差一點就可以打過這關的!沒比紅衣孩子大多少的二宮站了起來,惡狠狠的瞪著眼前的人,讓對方在自己的眼神下有些恐懼的縮成一團。

"我說他就是大胖魚!才一年多就長的跟球一樣圓滾滾的!還吃掉了其他魚的飼料!害我不得不另外多買一包飼料來餵!"

".........那是因為你餵下去了,他就會全部吃完呀,"在二宮可怖的(?)目光下退了幾步的少年努力的反駁,卻顯得有些底氣不足。"他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時候算吃飽........"

"那就是他太笨,連自己吃幾分飽都分不清楚。"二宮看著對方又退了小半步,那害怕的樣子倒顯得自己在欺負弱小,嘖了一聲之後又退回去原本自己的位子,想重新打開遊戲機卻發現電量不足。

"......煩死了"碎念著的二宮正想將遊戲機收好回家吃點心,剛放下手卻發現一雙圓滾滾的眼睛正瞪著自己。"幹什麼呀你。"

"每天打遊戲機眼睛會壞的,別打了跟我去玩吧。"

"誰要跟小孩子去玩啦。"二宮看著眼前這個只到自己肩膀高度的小個子,皺了皺眉。

"我才不小,我已經初中二年級啦比你大兩歲!"對方不服氣的吐了吐鼻息,隨即又抓起二宮的袖子。"走吧,我最近發現這邊可有好玩的地方探險呢。"

"這種鄉下除了水田以外就這麼個池子可以玩,你還有找到哪。"雖然嘴上說的彆扭,但是聽到有新奇的東西二宮還是忍不住好奇心。

"有哇,你跟我走就找到啦。"大眼睛的少年對他眨了眨眼,拉起了他的手。"現在就走吧,不然我怕等下要天黑了。"

"等等......."二宮都還沒來的及說些什麼,就被那孩子拉著跑了起來,走之前連一眼都來不及看水池中那條他所聲稱的大胖魚。

算了,一天不餵應該也不會怎麼樣吧。

二宮這樣想著,同樣加快腳步的跑上了山路。




那次少年帶他去的是一個隱蔽的小溪旁,生長著殷紅的蛇莓在露水下閃著漂亮的光。

他兩人一人採了一把坐在溪邊踢著水吃完,過程中二宮意外的一次都沒想到要把遊戲機拿出來。

吃完之後那少年抓著他又走下了山,將他送到池子旁後就離開了,等到對方的身影隱沒在逐漸變黑的景色中他才想起來自己忘了問對方名字。

也許就是住在附近的孩子吧,二宮沒做多想,只是彎下腰用手指點了點水面,裡面浮出圓滾滾的紅色錦鯉向他討好似的吐了兩個泡泡。





"你又來餵魚啦。"

"我才沒有要餵那隻大胖魚呢。"

"那這樣,跟我去玩吧。"

之後他跟那個少年相遇,都是這樣的對話開頭。

而那之後少年都會帶他去一些他所不知道的地方探險,他也只是每次都任著對方拉著走。

他本來就是一個不太習慣決定的人,所以有一個人這樣幫自己把所有的行程都打點好也不是什麼壞事。聽著對方念著今天要去玩的地點,二宮心不在焉的應聲著。

其實非常的有趣呢,不管是哪一次的結伴出遊。看著對方拉著自己手時、笑的彎起的大大眼睛,就讓他想起池子裡那隻總是咕嘟咕嘟對著自己吐著泡泡的紅色錦鯉。

剛好每次看到他也都是穿著紅色衣服呢。又一次的跟對方在池子邊告別的二宮想著,摸了摸口袋剛好碰到今天要拿來給紅錦鯉吃的飼料。

原本要習慣性的整包倒下去,腦中卻突然想起了那個少年所講過的話,斟酌了幾秒鐘於是只倒了小半包。

"喂,你可別怪我呀。"看著池子裡有些怨念樣子浮出的、沒那麼圓滾滾的錦鯉,二宮這樣講著。





或許是每次都玩得太開心的緣故,二宮發現自己總是忘了問對方的名字。

但是只要他想叫他,那個少年一定就會像是感應到一樣的回頭過來。

這到底是什麼奇怪的感覺呢?二宮少年在床上翻來覆去總沒想通,只迷迷濛濛的做了一個夢夢到少年帶他走到了池子裡去,兩個人像錦鯉一樣玩耍著游泳。





二宮有好一陣子沒有看到那少年了。

原因是最近村里傳出一個又一個的鬧鬼事蹟,說有的小孩放學消失了過個兩三天又被別人發現昏倒在附近的山腳下。

大人說這是孤魂野鬼在作祟,會吸孩子們的精氣,所以都將孩子們看得緊緊的,二宮家也不例外,每天放學就急著將孩子直接帶回家去,更沒有出去玩的份,逼的二宮只好每天在屋子裡玩著那台越來越索然無味的遊戲機。

聽著房外大人們又一次的談論著越來越誇張的鬼故事,還有想要搬家等等的話語,二宮和也窩在房裡只擔心著那個池子裡的錦鯉沒人餵會死掉。

還有那個老穿著紅衣服的少年,不知道他會不會被那些鬼怪抓去吃呢?

白白胖胖的,一定馬上就成為目標吧。

想到這裡二宮看著床頭剩餘的魚飼料,一把抓起後偷偷的從小窗戶爬了出去。




跑到那池子邊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二宮果不其然的又看到了那個少年蹲坐在池子邊,但是卻看起來瘦了不少,無精打采的樣子。

"喂,你怎麼了。"看著對方這樣二宮心裡有些慌,急忙走過去搖了搖對方的肩膀。

"啊,是Nino呀,我沒事。"有些疲倦的大眼睛看向二宮手上拿著的飼料,一瞬間亮起了熟悉的漂亮光芒。"你又來餵魚啦,不過不怕被妖怪吃掉嗎?"

"那你呢?你不怕嗎?"二宮學著對方的樣子蹲在了少年旁邊,覺得對方的體溫格外冰冷。"嘖,你身上怎麼這麼冷。"

"......我還以為Nino應該很怕鬼,會馬上想逃走呢。"少年沒有回應二宮的問句,反倒是像是在自言自語一樣,皺著眉頭小聲說著。"這樣不行......"

"什麼?"二宮湊近了一些想要聽清楚對方,卻沒想到卻在一瞬間對上了對方睜大的漂亮眼睛,臉也被對方的手捧住無法移開。

看著對方彷彿要滴出水一樣眼波流動的眼瞳,二宮只覺得自己像是重新回到了曾經的那個夢中,迷迷糊糊的被少年拖進了池子裡。

他突然想起其實那個少年的眼睛跟那隻圓滾滾的紅錦鯉太過相似,而那個少年出現的時候他從來沒有在池子裡看到過那條魚。

所以說.........二宮想要開口,卻像是溺水一樣的無法出聲,只覺得眼前漸漸變黑。

"Nino,對不起,但是不得不這樣做了呢。"

這是他意識中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媽媽抱著自己放聲大哭的樣子。他這才知道原來他消失了三天然後最後在一個水田邊被農夫們發現。

然後隔天他們就舉家搬離了這個村子,他再也沒有見過那個少年。

然而他也再也沒有回去過那個池子,因為搬離的隔天那個村子就因為山洪暴發而被淹沒了一大半。

再晚一天,他們家可能就會遭遇被淹沒的命運。





所以說,錦鯉什麼的,果然還是......招來吉祥的生物吧。

上了高中後的某一天他看著坐在自己身邊的相葉雅紀拼命的轉著twitter上的圖片的時候,突然講出了這句話,引的對方更加興奮的大聲說著喔喔Nino你喜歡那我多轉幾張給你。

可是我只想要那隻而已呀,無聊的戳戳手機上的紅色錦鯉圖片,二宮覺得似乎這隻太瘦了一點。

"對了,Nino聽說我們來了一個實習的生物老師喔。"

"是喔。"繼續戳戳手機上的圖片,二宮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

"然後我們學校後山居然有一個小生態池耶,你知道嗎?聽說就是那個老師建議說要帶學生去那邊學習的,然後裡面新養了很多魚呦, 什麼時候去看看嗎?"

".........."




雖然只是碰碰運氣而已,但是因為想念就特地浪費午休時間來這邊的自己,果然是燒壞腦子了吧。

二宮撐著傘煩躁的避開地上泥濘,不悅的捏了捏放在口袋裡、特地去買的魚飼料。

真的只是試試運氣喔。一看到沒有就把整包飼料倒下去然後離開!

啊,不然也可以把飼料賣給那個特別愛動物的笨蛋、或著是隔壁班的魚癡學長?

一邊這樣想著心情似乎好了些,二宮跳過最後一個泥水坑來到了傳說中的生態池。

池子不大,裡面就幾條魚跟烏龜在悠閒的游動著,二宮粗略的看了一下然後失望的發現裡面沒有紅色的身影。

有雜色的、有金色的、有白色的、有帶斑點的,就是沒有那種純的、圓滾滾的紅色。

所以說這怎麼可能嘛,二宮有些心酸的吸了吸鼻子,正想回去卻看到眼前正對著走來一個人,紅色的傘、黑色的西裝打著紅色的領帶。

然後還有著圓滾滾的大眼睛,看到他就笑彎了眼角,雖然隱藏在眼鏡下但那樣子看起來太過熟悉。



"哎呀,同學,你也來餵魚嗎?"



二宮和也下意識的握緊了飼料包,低著頭勾起了嘴邊的弧度。

他想,他找回了他的紅錦鯉。





===========

點文者:  @微雨 

指定內容:

歌名:锦鲤抄 

歌手:云の泣 银临 

CP:NS


评论(6)
热度(35)

© mondsuchtig | Powered by LOFTER